背影
初二 日记 4071字 577人浏览 羚桃123

背影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小海送我的时候一路上婆婆妈妈说了很多类似照顾自己混的不好给他打电话之类的话。我嬉皮笑脸嘻嘻哈哈骂他娘炮还向他吼着说我21了自立能力堪比小强别低估我。

火车站多的是来来往往的人们带着行色匆匆与我们擦肩而过。各自背道而驰分离时他认真凝视着吊儿郎当的我掷地有声地说,小天,珍重。

我抬起头的时候看到头顶郁郁葱葱的树叶闪着斑驳的落日余晖铺成背景,他安静的立于其中,对我认真的说着再见。

这个陪我走过青春边界的少年,捂着他对我珍贵的情谊,竭尽全力为我做的每一件事,说着每一句话,都带着诚挚滚烫的温度。虽然我总是一笑置之爱理不理。 离别让我在这一瞬间忽然觉得感伤。路途漫漫,前途未卜,社会复杂,人心险恶,我断了自己的退路,支身一人去陌生却又多年心心所向的南方城市。 说了再见,不知道会不会再见。你应该理解,有些人,有些事,有些场景和对白,也许一转身就是一生,一生不再有机会相遇重来。

我顿了顿,说:“离我那么远旷了课来为我践行,时间紧张也未能好好请你吃顿饭,我真的很感激。我不会忘记你。没事会给你电话,你也保重„„„” 后来发现气氛有点沉重,自己却啰嗦起来于是娇嗔道:“哎呀,怎么这会换我婆婆妈妈了,好啦一起转身各自珍重后会有期再见吧~”

我听他嗯了一声就急急跑了。当我过了马路回头再看时,他的身影已经淹没在来去匆匆的人群里。

忽然想抓住这里的最后一缕抚过柳树的晚风。最后一场铺成背景的落日。最后一句珍重。

是年少和青春都在这里。闭上眼全部都会浮现。

晚春时回家经过小巷头顶繁盛葱郁的梧桐树和你身上的白衬衣舍不得。

校园小树林里你时常经过的几株紫丁香和你脸上对她温暖的笑舍不得。 酷暑清晨坐在窗外等朝阳渐渐亮起来的天空和暖暖的晚风舍不得。

秋日里铺满落日的黄昏和夜里突然来访淅淅沥沥的雨声舍不得。

冬日凛冽冷风中一杯紧握在手中的温水和写满你字眼的日记本舍不得。 所有有限美好难忘的时光都潜伏着满当当的离别,如同年华里的困兽,我抓也抓不住它即逝的尾巴。

天之涯地之角,如今全剩下舍不得。

1. 晚春。 一年四季之中最钟爱的季节大概就是晚春。

喜欢满眼绿意以及拂过脸颊温暖的风。

喜欢那栋教学楼你窗前的紫丁香,在你低头伏案埋头苦读时, 我曾佯装追寻淡淡芬芳,躲在花的背后凝视你冷漠单薄的背影。

喜欢穿白衬衣的少年。

喜欢穿过树叶罅隙打在地上斑驳的光。

喜欢印着小碎花的裙子。

„„„

无论是雨水里温润的泥土还是烈日里你眉角的汗。无论是多年前偷偷夹在日记本里的丁香还是深夜一个人插着兜懒散走无人的街一抬头就撞见满天的星辰。

无论是多么难忘的芬芳闭着眼就能嗅的到。

那段时光都在晚春留下最深的足迹,是初二。

我在七班,六班和我们是同一个语文老师。

也许遗传原因,我写的作文总有不一样的地方,慢慢的我写的东西都会被班主任当范文在两班念出来。

偶尔有时我们两班交换看作文。有次拿到名叫皓皓的人的作文本。翻开的一瞬间就被他的字体和才华震慑到了。下了课跑去他们班打听才知道他不仅是学生会主席而且还是全年级的三好学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驱使,虽然没见过他人,但从那以后只要互改作文我就专挑他的作文还时不时打听他的消息。

直到有一天,他的青梅竹马寂居然跑来问我说我认不认识他,说他想认识我。还拉着我去三好学生展览牌看他的照片。

我凝视着定格在照片上的陌生面孔。浓眉大眼目光犀利严肃没有笑容黑色的眼镜框更托出他的面色苍白鹅蛋脸让整个人显得更轩昂。

我定了定神转头对她说不认识。刚逢他下体育课我们上体育课。寂让我别说话。她走到他面前跟他低语了几句,他就跑到教室里去了。

我至今记得她走向他时满眼都快要溢出的温暖以及他看着她专注的神情。 不知道什么原因从那以后我便失去他的所有消息。

于是每堂课下都会跑去楼道假装找人借书然后偷偷望他一眼。早晨跑操完也会冲到队伍前面装成提前要跑进自己教室的样子找见他的身影。批作文的时候拿不到他的本子就好失落。每天放学的时候装作顺路就远远跟在他的后面看着他和寂有说有笑的回家然后看到他们互道再见再远远跟着他。看他到家心里才会跟他默默说再见然后转身跑回自己家里。

那时我家在最东边他家在最西边。六点放学我必须在半赶回去又没有公交车于是总是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到家气喘吁吁瘦死不长肉。

这件事一直持续到毕业。

那个时候个子矮又丑学习也差所以根本没有什么朋友。很多感受我都写在日记本上。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暗恋上他的吧。日记本上开始出现他的喜好,他的名字,他的样子。虽然他一直都不知道。

那时候自卑于是开始奋力学习为了追赶上他即便随便说两句话也好。虽然直到毕业也没有跟他说上一句话。

因为学习不好所以被同学孤立。我也识趣不会厚脸皮的参与其中。只是一个人常常坐在座位上发呆。毕业的时候我穿了身自认为最帅气自己最爱的蓝衬衣,坐在角落告诉自己,能忘就把这些年都忘了。然后红着眼看到他穿的白衬衣和他们班的合照。当然会有他和寂的单独合照。

当我鼓起勇气加他qq 的时候是高一的事了。他在省重点高中,而我在普通高中。没有人知道我找他q 有多曲折艰难。峰回路转有次居然在我们初中班群里意外发现他。

于是一激动去包夜。第一次去网吧,在他空间听他的背景音乐听一整夜,把他空间里的所有说说日记全抄在日记本上每夜翻看。加他号码不敢说真实名字。和他说每一句话都反复斟酌许久。

没人知道我第一次和他说第一句话时有多紧张因为控制不住情绪而在屏幕一边止不住的发抖。

后来慢慢熟悉聊了一个月时当我要跟他坦白我是谁的时候,寂却登上他的qq 号发现我的存在误以为我在抢他的朋友所以告诉皓我的真名。于是在我还没来得及珍藏一点温暖的时候就被喜欢的人讨厌的不愿再有一丝接触。

你这个骗子。离我远点。他说。

那晚我一个人坐在网吧从深夜哭到天明。不要人问。

这个我悄悄暗恋了三年,一个人走过黄昏。清晨。校园的丁香花。他的窗前。对着他背影微笑的人还未来得及认真表白,还为能认真说一句再见就已经碎了一地。

悲伤溢出胸口。

我无处可逃。

2. 酷暑。

度过晚春的时候我开始成为跟他一样的人。学习成绩排名不再出前三。独来独往。不愿担任任何学习代表或组长。不太说话。不喝酒。不旷课。标准的三好生。

一个人住在外面。租在五层楼高的公寓里,面朝东。有很大的窗户和外面三尺宽的窗台。没人知道我的生活到底如何。

那时候晚上下了自习,一个人静静穿过小巷,头顶郁郁葱葱的树被柔风拂过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暖橘色的路灯斑斑点点穿过树叶,天空黑的如一片幕布偶尔抬头撞见落下的星辰。

回到房子第一件事总是洗了手走到书桌前扭开台灯看以前的日记。虽然他的那些文字我都能够倒背如流却还是如同初见津津有味的认真品读。

夜里都开始沉睡一切静下来。一个人的房间安静的只听见钟表滴滴答答声和胸膛里的心跳声。

睡不着的时候悬坐在几十米高的阳台窗子上抽烟。看幕布一样的天空。 晚上的风是热的,黎明和日出都相当迷人。

兰州的清晨是从五点开始,天边淡淡的晨光柔和的如同缓缓归来故人脸上的红晕一般打动人心。

那段时间常常一个人坐到天亮。想一些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只会让自己更加难过却禁不住深陷的过往。

黎明也总是在一盒烟不剩几根时出现。天空渐渐亮起来从铺到天边的淡蓝色泛出肚皮再到太阳升起打亮一切颜色,匆匆行人。公交车。建筑和旋绕在它表面的云雾。

像是夜里楼对面突然亮起来的一层层灯,四周被黑暗包围,眼前却是被分割成诸多方格的暖暖流光。

温暖令人神往而又难忘。

我不知道未来在哪里。我只是跟好比诸多跑在马拉松道上没有终点或者不知道终点在哪里的孩子一样不停前行。

3. 秋日

树叶渐渐黄的时候我高中毕业上了医大。开始独立。暑假自己挣钱,包括一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

那时候每天下班都会经过一所高中。偶尔透过栅栏看到操场上奔跑的少年,看见他们满脸纯净的笑容,总有那么几个女生故作矜持却又和喜欢的男生打打闹闹。

平地落日余晖的寂静黄昏以及他们一起肩并肩慢慢走在黄昏中拉长的背影。 我咬着牙匆匆跑过他们,落下青春哽咽许久的钢笔,留下一本无字日记。跟思念一样别无二致。唯有场景,没有对白。

我不愿再想起年少青春的点滴。

我不愿与过去失去联系即便过去你只是点亮我的整个夜空。

我同桌毕业以后一直和我联系。记得他曾经说他想上师大。结果阴差阳错去了理工大。

某个忽然落起雨的夜里,他落汤鸡似的出现在我的门外手里还不忘拎着一打啤酒。

毛毛属阳光型的学霸。篮球打得很好,喜欢科比。为人义气爽朗。颧骨高瓜子脸皮肤略黑板寸头。

总之挺帅。

高中那会和他说的话比较多。虽然爽朗却挺细心。老师讲的重点他还会在我的习题册上用红笔勾出来给我看。他数学很好每次我有很多题请教他时他都不厌其烦的一一讲解给我。

诸多事在他落魄出现在我面前时一一浮现。

不让我进啊。他先开口问。

我立马闪开去拿毛巾给他,他也丝毫不客气一步跨进来脱去外套接过毛巾擦干头拿起桌上的吃的打开电视机开始和我天南地北的乱侃。

我们坐在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边喝酒边聊。过去如同一幅山水画落在眼前。我们避而不谈。

说起心心念念的大学和以前对未来的遐想,如今碰杯,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4. 寒冬。

万树干枯空中挣扎延伸的树枝和白茫茫一片北风呼啸的冬天总让我有种承受不住的感觉。

走在飘起雪异亮的清晨中,公交车上的冰花和空中呵出的的寒气都让人贪恋一杯温水所赐的温暖。

一个人在外久了都会忘记过生日。

寒假的时候大学同学小海提着蛋糕从西边跑到东边给我庆生的时候觉得感动。

人海茫茫遇到以心待相待的人是件多么难得的事。

千山万水。总有离别。

心里想到最悲哀的事情,只是我的悲欢再无人分享。

我只能一个人。我也只是一个人。

那些看过的日出,走过的夜路。淋过的暴雨,踏过的积雪。终于渐渐开始力不从心准备和我告别。

我还是成了少言寡语的样子。

在暮色沉寂之际,西边的夕阳坠落在地平线,对于过往我早已不去怀念,第二天清晨昏睡不醒的是关于过去的所有影像。

总有温暖可以铭记。总有阳光适时出现。

生活还要继续,目标可以重设,你还未老没到八十岁,一切都来得及。

我也烦了。

是时候忘记了。

短发。

香烟。

暖春。

酷暑。

衬衣。

日记。

你。

青春只剩下背影。让我们重新开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