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离开叫不舍
初三 散文 783字 207人浏览 槿湘墨韵

“可以散了。”级长不露威严的说。同学们不用收拾那曾经饱满的书包,因为大家的书包都空虚得只剩下了了几张纸,几支笔,和那本枯黄的作业登记本。这空荡荡的书包让同学们稍显狼狈,也许有些人已经在后悔着:如果有更多书让我收拾,也许我能留得更加自然一点。一些早已收拾好书包的人,不知所措的站了起来,跟同学聊了两句,又坐了下来。大家都不像平时放学那样一哄而散,因为这一散,又不知何时能再聚。

还记得半年前,同学们还在那活蹦乱跳;还记得一个月前,同学们还在这埋头苦干;还记得两个星期前,我踏进考场那一刻是灰白的。这三年来的画面像幻灯片一样在脑里放映着。可惜的是,那些事,这些物,都像死去了一样安静。还不是他,看着我略显苍白的脸,拍了我布满灰尘的肩,止住了自己的颤抖,终于吐出了一个短语:“加油。”

我走出了考场,漫无目的的走到了今天。如今,我看见大家都顽固的坐着,只好低着头,却偏偏该死的想起了那天我们一起打球的情景。我打了一个哈欠,让回荡在眼里的含盐养分存在得更合情合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大概是那个神经钟又坏了,怎么,半个小时就过去了。有个负责巡视的老师催促着我们快点走,但静默了良久后,仍无人站起。班长无力的说:“走吧,不然……不然又要挨骂了……”声音到了最后,几乎让人听不见,但我们都知道他想说什么。同学这才陆续站起,三三两两的走出了课室,然后零碎在操场之上,最后散失在这座大城市之中。我走出了校门,独自回到了家,洗了个澡,开了电脑,上了Q,打开了我们班的Q群的聊天框——这也许是我们最后的联系方式了吧。

“哎!”“哎一些人在刷屏,我问他为什么。“我上高中以后要寄宿,可能以后不可以再上Q了呀!”这个网络常客说。几个同学也表示有同样的情况。我无所谓的关了电脑,躺在了床上,仰视着天花板,慢慢的闭上了眼,仿佛还能听见那不住的读书声,那清脆的打闹声,还有……呵,别傻了,已经没有了,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