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塘、乌镇游记
初一 记叙文 1540字 265人浏览 miyijgj

江南梦

站在阳台上,看到黑蓝的天空那孤零的星,又想起在西塘的桥上看到那轮圆月高悬于天空,白墙黛瓦,小桥流水,却生生地觉得有几分寂寥和落寞。气温有点低,回到宿舍坐在电脑前,无须执念,闭眼便是乌镇和西塘的景致,虽说在苏州也有两年的光阴,但终究不是心中的江南。

对江南的执念是从何时开始的呢?或许是那些唐诗宋词中吟诵的江南风情,或许是那些言情小说背景的南国柔情,又抑或江南只是心中的梦,与生俱来,虽知道西塘和乌镇圆不了自己的江南梦,但依然来找寻。

晚上的西塘是热闹的,我不喜欢,就不累赘了,小小的西塘只有两条街,或许只有深夜和清晨才能屏蔽掉喧嚣,还西塘的月亮一份安静。

深夜11点,我们一行从酒吧出来,喝酒后的兴奋被冷寂的风一吹,有些诡异的感觉,酒吧一条街的喧嚣渐渐地退出了我们的视觉和听觉,转角而过,便是安静带着深夜雾气的小巷,巷子是青石砖,有些崎岖不平,月亮已经偏西,几个人明显都带了醉意,怕是过桥时,惊了入睡的小河,连星星也躲起来了。

早晨的西塘是真实的西塘,所有的生活都是真实,没有外来的打扰,没有那么的相机和眼光,只有本真的自己。踏过了桥再次进入酒吧一条街,不禁怀疑这是那昨晚喧嚣放肆的世界吗?安静,或许是激情过后的慵懒。还是另一条街来得真实,不似这条街过于借着古典卖弄着花哨。

两条街之间有条桥,在桥头有一家豆腐花,是一位老爷爷在买,只是在小车旁撑着两张桌子,然而那豆腐花却是柔软滑腻,阳光照在豆腐花上,似乎都沾染了香气,不妨想象,清晨,你从梦中醒来,不需要工作,甚至不需要任何的安排,与任何人和物都没有关系,踏着阳光,穿着随意,在河边的柳树下,静静地喝一碗豆腐花,那是该如何的惬意,可惜这种生活对我们是怎样的奢侈啊。或许在古代,我真乐意,布衣荆钗,相夫教子,就这样一生,又有何不可呢?或许不该轻易地窥测老爷爷,但是看到简单的牌子上有他和一位老奶奶的照片,不仅无限的艳羡,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死生契阔,与子成说,何况是在这江南小镇,有小桥,有流水,有明月,有星。

生于北方的我不曾见过水稻,虽然在火车上无数次的竭力张望,终究看到也只是模糊的轮廓,然而这次从西塘去乌镇,终于看清了水稻,不是小麦初发芽的嫩绿,也不是春天之后的油绿,而是一种发黄的绿,或许还是管窥蠡测了,但看到那大片大片的水稻铺展,中间或有弯曲的小路,又或零散的河塘和小房子,总是觉得神奇,有一种回到家乡的感觉,或许真是曾经所想无论用怎样的文明来包裹自己,骨子里只有与大地亲密接触的植物才能真正的唤起内心的颤栗。

乌镇有西栅和东栅,不喜欢西栅,虽然很多影视剧都是在这里取景,虽然这里的景色很符合我梦中的江南,虽然这里的夜景可以说的上美轮美奂,但是这是已经被旅游公司开发过,所以不喜欢,唯一的惊喜便是晚上,在景区中有四对中老年人在跳华尔兹,不清楚这些人是管理人员还是怎样,我只是觉得虽然华尔兹不是梦中江南应该出现的东西,但却有了那份神韵。

或许东栅最得我心,沿河的两条街,都是最原始最真实的江南建筑,木质结构的两层楼房拥挤在青石铺就的街上,偶尔会出现一条小巷子,或者是跨河而过的桥。在一家民居里吃早餐,临河而开的窗子,船从窗前划过,看着对面的烟雨长廊,斜对的石桥,是怎样入画的一幅美景,实在是非笨拙的笔能描述。东栅和

西栅最明显的区别在于东栅的一切都是最初始,窄窄的巷子如果有电动车行来,你唯恐躲避不及,实在是太窄了,即使是稍微宽敞的街,也有工作人员在不停的疏散人流,实在是容纳不了这么多的人,江南本就是娇弱,如何受得了这样的喧嚣,所以上午十点我们便匆匆离开了,如同逆流而上的鱼,终于逃离。

江南本就是梦中的,如何能够去找寻,看着带回的簪子、耳坠和头巾,突然觉得是一种亵渎,即是梦中,如何能够妄图入梦?有些美好就永远在想象中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