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世纪
高三 其它 491字 939人浏览 dsj99993

最近听闻80后有犀利幽默的韩寒,世事忧伤的小四,而90后文字以惊艳着称,非主流宣言:我们是糖,甜到忧伤。我不知道这个创造了多少不良风气和悲伤给予我们这群孩子。我不可以说我们的多愁善感是真还是假,站在现实中判断虚幻,人的情感难以琢磨。然而,当你说心痛,心悸是否真有一丝触动;当你写下惆怅,额间是否为之多几道皱纹;当你提及落泪,心间多蒸发了几滴水。

不知道,不知道67十年代的人是否依然如此申诉,远在边远的孩子是否可以如此忧伤,饱受战争的人民是否可以这样不平,饥饿的民族是否这样惆怅。世间的确有悲剧,然而对于我们的忧伤,是否是我们对青春的忧伤的逃避,突然想起闻一多在色彩中提到的:生命本是一张吾价值的白纸,自从绿给了我发展,红给了我热情,黄教给我忠义,蓝赐予我高洁,灰赠与忧伤,我便开始珍视这生命。

突然觉得我们太脆弱,没有失学的烦恼,没有饥饿的折磨,没有求学的艰难,有的是那一份青春的“忧伤”。然而有些地方,忧伤是一种奢侈。青春需要磨练,我们不夸大苦难的作用,然而没有苦难,人还是人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突然想想起归有光的那句话:文章独出于胸臆,强调真实感情。

如果很多有宣言,我希望这是我们痛定思痛的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