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大地震》观后感
初一 读后感 2867字 2227人浏览 第5季最棒

守望废墟

——观《唐山大地震》有感

唐山。无论这座凤凰城如今涅槃成怎样的繁华,人们的内心没能重建大厦。七六年大震,所有的建筑连同人心,轰然垮塌成一片废墟。废墟,是伤,更是守望。人,就宁愿住在内心的废墟里,舔着记忆的伤口不肯痊愈,而用余生去守望一个不死不息的梦魇。

在冯导的镜头里,这个梦魇关乎恨憎,关乎大爱,关乎自我救赎。

我一直回避那些直击灾难场面的镜头,总觉得从废墟里挖出的尸体在眼前一具具被抬走的镜头很残酷,而在一旁撕心裂肺的失声恸哭轻易让人动容。《唐山大地震》只有两个直击灾难的场景,一个唐山的,另一个汶川的。残垣断壁垒成的废墟里,一块水泥板压着双胞胎姐弟俩,一个在这头,一个在那头。而水泥板只能从一头撬起。老天让刚刚亲眼目睹丈夫被压死在自家楼底的母亲做抉择,二选一。“丈夫没了,要留根„„救弟弟„„”泣不成声的母亲必须立刻做出决定。其实选哪一头,都注定要负疚终生。一直坚守信念敲击着石块等待救援的姐姐,要被牺牲。水泥板从弟弟这一头被撬起,另一头,姐姐一直敲击着石块的小手戛然停在了半空,瞳孔在扩散„„那一刻,我是那么的不忍呵,她爸才刚给家里添了台电扇,她妈才答应明儿给她买西红柿„„她就这样带着遗憾,带着怨恨,闭上了双眼,眼角泪珠滑落„„我理解母亲,我更心疼那小女孩。这就是悲剧,这就是抉择人生,却不分戏里戏外。 入戏太深。心,痛得无法呼吸,为戏里剧情,为剧外人生。

家在一夜间没了,心也散得七零八落。母亲艰难地拉扯着弟弟过活,丈夫和女儿就供在厅里,每天上炷香。日复一日,各自的人生波澜不惊地重建起一份平静,只是心灵的巨创轻易无法自愈,各自的内心都固执地守望着那片废墟不肯搬迁。正如那研究生男友劝王登(姐姐)做人流时,她怨怨地说:“你„„你不懂什么是牺牲!”她噙泪的深深幽怨我懂。当年苍天垂怜死而复生,经历了生离死别的她深懂生命的脆弱与顽强,她愿意豁出生命去保护生命。七六年大震时,她那被砸死的父亲就横在身边,血肉模糊。伤,如沟,她怎会狠心去结束肚里的小生命?也如弟弟,他在选择爱情时说:“我妈要是不喜欢,我们就得吹。”他的未婚妻小河不懂,“我是嫁你还是嫁你妈呀?”小河她不懂,一个从废墟里侥幸活存下来的人内心还潜藏着怎样的伤。伤,若壑,他怎会忍心再去伤一个曾经大死大悲的老人?还有母亲,随着儿子辗转于各大新楼盘,最后却都踽踽回到那一间老屋,点燃一炷香,慢慢地擦拭相框„„她说:“不搬了,这有你爸和你姐在呢。”——银发苍心,近乎固执的死守。这内心的创伤,如沟若壑,怎像当年的废墟可以轻易拔地重建?

其实,后面的淡化处理让我没深入揣度他们内心竟埋藏着如此深的怨恨、愧疚与救赎。小女孩没死,被一王姓军人夫妇收养。生活各有各的精彩,但终归于平淡,如水,潺潺流逝。 母亲的心是愧疚的,但时间总会抚平这一伤痕的吧。我是这么想的,导演故意设计的平淡如水、波澜不惊也误导了我的判断。母亲日渐皱褶的脸已经看不出当年的忧伤,只是一直凝重着。直到后面,姐姐与弟弟相认一并回家,来到厅前父亲的遗照前,拿起已经洗好的西红柿时,我的泪腺瞬间崩溃。“妈明儿再给你买西红柿。”——母亲三十二年前的这个诺言在脑海响起。本以为是死前的遗憾与一生的负疚,原来还是一直念叨着,每天都在供桌上换上新鲜的西红柿。那个迫不得已的抉择,舍弃了女儿,却背起沉重的枷锁,自己丢了钥匙,换用余生去自我救赎。三十二年后的团圆,却把所有的悲喜压抑得不动声色,“先进屋里去吧”,“这西红柿都洗好了的”。这话淡得其实有点冷。而紧接着,感情却像决堤似的喷涌而出——老母亲轰然跪地,失声地对着女儿念叨着“对不起”,老泪纵横。

三十二年的负疚还是要用老人羸弱的身躯去宣泄,那颤巍巍的一跪完成了一个耄耋老人的自我救赎,却碎了一个看戏痴人儿的心。

重写这一段话:唐山。无论这座凤凰城如今涅槃成怎样的繁华,人们的内心没能重建大厦。

七六年大震,所有的建筑连同人心,轰然垮塌成一片废墟。废墟,是伤,更是守望。而人,就宁愿住在内心的废墟里,舔着记忆的伤口不肯痊愈,而用余生去守望一个不死不息的梦魇。仅以此段苍白的文字,告慰那些在三十五年前那场灾难中死去的魂灵。

《唐山大地震》影评

《唐山大地震》影片主要讲述了一个在经历过76年唐山大级地震后一个遭到破坏的家庭在震后32年间所经历的悲欢离合。该片既是一部灾难片也是一部反映中国普通家庭的情感史。影片的情节人物主要有在灾难中为救亲人而丧命的卡车司机方大强和一位经历过悲欢离合后始终忠贞于死去丈夫的妻子李元妮,和姐弟俩方登、方达,震后相隔一方却血脉相连的坎坷成长历程。

影片中的一切人物所传递给观众的都是一个情字,情系着中华民族固有的一种质朴无华但警醒深刻的民族灵魂。从影片创造的艺术角度来分析该片人物,最先引起我们注意的就是故事中原本的小主人公方大强的女儿方登。这个自幼懂事懂情,知道照顾气人却稚气未脱的小女孩儿,在地震中和弟弟被同时压在了一块石板下奄奄一息时听到了母亲在废墟外面痛心的决定“救弟弟”一声时,便与这位也同样苦楚的母亲结下了怨恨之源。因此,错误的情结练就了一个悲愤痛感而坚强不屈的特殊性格。所以,在被收养后的方登眼中有着唐山人,中国人骨子里的勇气。这种勇气影响着她一生的,人生观,价值观,家庭感以及爱情观。影片艺术性的通过她同男友(陆毅饰)关于“怀孕消息”时的对话,将一个从大灾难中走出的弱女子的坚强不屈的一面高度烘托出来,她坚定剩下孩子的观念与男友胆小怕事不敢承担责任的一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影片关于人物人生艺术的另一突出表现,便是体现在了这个弟弟方达的身上。这个先前看似不争气,处处需要家人提醒照顾的男孩儿,在被母亲恨铁不成钢的打了个耳光之后,终于爆发了男子汉骨子里的顽强坚韧。他虽说独臂,却有着一种有些健全人也无法效仿的勇气。在他人生的旅途中,灾难留给他的缺陷并没有令他自暴自弃,而是更加的让他加倍努力的生活,并最终有了常人一样的幸福生活。在他的内心里有着经历过大风浪后的平静。在面临08年特大地震时,他有着超乎常人的镇定自若。他的行动灾区,为汶川地震奉献一份力量,是他个人感情的自然流露。在救灾期间与失散多年的姐姐久散重聚,也是姐弟两人虽异乡成长,却心血相连的感情结缘。

因此,人生正应了那句话:一切终点又重回到了启点。这促使了故事人物中母女的相聚,在墙头的挂像下面,母亲依旧准备了女儿当年想要却未曾得到的大红柿子。为了挽回亲人,为了挽回遗恨,为了挽回因大难而造成的母亲当时难以取舍的爱,当母亲见到女儿重回时,母亲悲痛而情不自禁的向女儿屈膝下跪了。故事到了这一幕,似乎所有的艺术渲染都凝固了。即便是有感情的人都能体会得到,那一种如鲠在喉的滋味,此时的抽涕声也变的茫然了。 我们转述回来,关于这部影片的艺术表现是当时真实背景下的我们普通人的一生。影片之所以名声大噪,是因为它引起了我们每一个人内心的共鸣。因此不论电影艺术的情节故事最终结果如何,我认为生活既是一部电影,我们每个人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或者非凡或者平庸但那都代表着我们每一个人的艺术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