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新照片
初二 记叙文 1422字 81人浏览 qh1094355383

老照片《我要读书》是解海龙先生于1991年在安徽省金寨县桃岭乡张湾村一所小学拍摄的,照片中的大眼睛姑娘正在那儿低头写字,正巧一抬头,解海龙就牢牢地抓住了一个瞬间,拍摄下了那张经典的照片。快二十年过去了,这个大眼睛还深深地印在多少国人的心中,有一种直抵人心的强大的感染力。老照片的大眼睛姑娘叫苏明娟,是一名山区的失学儿童,因为照片《我要读书》而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解海龙年轻时和很多摄影爱好者一样,他也喜欢拍一些反映市民生活状态的照片,但具体拍什么,没有一个方向。直到一次去河北涞源县拍图,看到一面墙上有一幅标语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后,才有了拍摄农村失学孩子的照片的想法。

不久后,解海龙才作出决定,拍摄农村孩子的失学问题,拍那些贫困地区孩子们的生活、学习,让世人了解他们的情况,向他们伸出援手。拍完这张照片后,解海龙先生说:这张照片,无需任何言语,就能从大眼睛里读出那种强烈的渴望。这张照片被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选为希望工程宣传标识后,苏明娟也成了希望工程的形象大使。这张照片为全国各地报刊采用、印成招贴画等,成了在中国最著名的一张照片。

苏明娟的命运,从此改变了,同时,拍摄者解海龙也一夜成名。从那时起,全国上下都开始了向失学儿童捐款,许多捐款人就是冲大眼睛这一形象去的。有这样的效果,此生无憾。解海龙说,虽然出名了,但他拍摄希望工程纪实摄影作品10年,仅仅得到过有数的几笔稿费。第一笔是在1994年6月1日,1350元。他取出钱后,又拿出工资,凑够1500元捐给了希望工程,救助5名失学儿童。后来,解海龙那张大眼睛照片拍卖了30余万元,他一分不留,全部捐给了希望工程。

据悉,2005年,大眼睛苏明娟从安徽大学职业技术学院金融专业毕业。当时,她很困惑:大眼睛成就了她,希望工程成就了她,毕业后是否应该去希望工程,为更多的孩子呼吁。解海龙帮她做了这个决定:感恩,不一定把善事当成工作,他当年在文化馆,后来到中青报当记者,不也做了这么多善事吗?在解海龙建议下,苏明娟进入了中国工商银行安徽省分行工作。但一直以来,她也在关注希望工程,也在到处宣传。早已没有了农村孩子的影子,和城市白领没有两样,但她业余时间最喜欢参加的活动,就是公益活动。一张黑白照片,片中一位小姑娘手拿铅笔,睁着一对大眼睛望着前方这张名为《我要读书》的照片,推动了希望工程的发展,改变了数百万贫困家庭孩子的命运。

而十多年后的今天,宁波一家充电器配件厂的老板屠先生,因为业余爱好摄影,在2010年1月30日上午,他在宁波天一广场的sony 门店试用新镜头时,无意中拍摄到了气宇轩昂的犀利哥的靓照,觉得他身上有一种非常特别的气质而不由自主地拿起相机拍了下来。屠先生回家后便把照片发到了宁波摄影俱乐部和摄影社区蜂鸟论坛上。没想到这两张不经意的照片,却成就了乞丐王子犀利哥。

犀利哥是何许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如何看待犀利哥现象背后所隐含的东西。

如今,在多数人精神世界极度空虚的情况下,个人顶礼膜拜的选择已经发生倾斜的特殊时刻,个性鲜明的犀利哥横空出现,或许恰好能够满足人们内心寂寞的需求,或许这才是让犀利哥一夜飚红的真正原因吧!

我不是商人,也不是独具慧眼的伯乐,当然就不懂得犀利哥的商业价值究竟有多大,会给社会带来什么样的效应。所以,我只能从人文关怀的角度来看待犀利哥现象的出现。

十多年前的一张大眼睛,刮起了希望工程的旋风,也让若干的大眼睛走进了课堂,成了社会的支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