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文学社作文
初一 议论文 899字 127人浏览 wanwan姐

空 宅

双峰八中路遥文学社 C192邹思远

我注意那座宅子很久了。

透过教室北边的窗户,越过学校那矮矮的围墙,就会很轻易地看见它,一座坐北朝南的屋子,掩映在竹木间,背靠翠绿的田野。 我每天习惯性地一侧眼,便会看见它寂寞的身影:红墙黑瓦,方方正正,两层的格局,灰色台阶连着窄窄的马路,就那么沉默地站在学校围墙下。我从未见过有人出入其间,屋子的门锁早已锈迹斑斑,铁门的下半部分镀上了一层红锈,窗户也都破旧不堪,蒙上了层层灰雾。

宅子似乎被抛弃了。屋子周围大部分都是茅草;屋后几棵萧索的水桐,虬枝伸出屋顶,直指苍天;繁茂苍绿的樟树张开枝桠,遮住了屋檐一角;屋的东南有一片小小的塌了半边围墙的菜地,早已茅草丛生;在屋的东北方有几株毛竹,顶着满树茂盛枝叶迎风而动。 屋顶是乡下常见的黝黑粗糙的小瓦,屋顶上几处小洞,诉说着他的孤寂,曾经的红砖窑里老砖砌成的墙壁有大面积的雨水刷过,青苔附生,于是一片红褐的墙上便夹杂了一片绿。

屋子的窗户是田字形的,透过层层灰尘,依稀可辨其上镶着的是深蓝色的玻璃,有几个窗子不知被什么弄破了,窗台上还留有玻璃渣。 这宅子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在主人离去后,岁月在它身上留下不可弥补的伤痕,它却依旧默默地守着这方寸的土地,忠诚地守候在时光里,等着那不知何时会归来的人。

我相信,像这宅子一样,守着这片土地的,还有那些默默无言的老人。那里面,定然也有我外婆的身影。

我外婆已是花甲之年,母亲与舅舅常年在外,外婆一人在家守着老屋。每个星期我手机上的通话记录总是外婆打来的,由于一个人在家,她会时常盼着我们回去。村里还有几个和外婆一样的老人,大多是单身老人,老人们经常聚在一起聊聊天,看看电视,而他们聊天的话题总离不开儿孙们,彼此说来满是欣慰,但那一抹抹寂寞与忧伤,就写在他们脸上层层叠叠的皱纹里。

老人守着老屋,老屋伴着老人;老人为老屋整理修葺,老屋为老人遮风挡雨,他们一起,相守相依,直至生命的尽头。

我不知道,全国乃至全世界,还有多少孤寂的老屋老人。我只希望人们不要随意抛弃每一座老屋,不要留下孤独的老人守着老屋。老屋曾经容你成长,老人曾经哺育你长大,我们不该遗弃,不该淡忘。

(指导老师:唐群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