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她的故事作文
初一 记叙文 6176字 1238人浏览 秦时明月鱼水衡

一 魔法

这是属于魔法师的时代,任何不具有灵魂的东西都可以由法术创造出来。因为不存在物质匮乏的问题,所以人们看起来仿佛什么也不需要。

舞空术是最基本的魔法,所有人都会飞行,人们居住在空中。会建房子发抒敌人可以在五千米以上的空间建立自己的家园,不愿意学习造房子法术的人们可以找一片云朵睡在上面。距离地面二千米附近是人们进行休闲活动的地方,电影院,健身中心,酒吧,人们用自己的法术来付账。二千米到五千米是交通领域,一千米以下属于观光胜地,因为可以清楚地欣赏陆地与大海。一群有学究气息的魔法师们在一千米的高度上把守,他们要编辑一本魔法师百科全书,准备囊括世界上所有的魔法。他们勒索前往近地面旅游者的魔法,就为了那本什么都变得出来的法术全集。

我和师父说那些搁浅在一千米处的学究们有多么荒谬,师父同意我的说法,但师父还说:“无论是多么荒谬的事,总是要有人来做的,就像一定要有人把伟大的事情完成一样。”

我和师父师母一起住在一颗近地卫星上面,师父可以控制卫星自转的角速度,随时有落日可以欣赏。我时常去二千米处的一间魔法吧做调酒师,收获魔法来给师父师母做不同口味的菜。

一天,师父师母突然说要到更高的地方隐居来安度晚年,而他们已经找到了一颗那样的星星,依我舞空术目前的程度还飞不到那么高的地方。我问师父,那么谁来给他们做菜呢。师父笑着说他不是不会做,只是懒得做罢了。

师父临行前留下一句话:“红色枫林有一种神秘魔法。”师父说这是师父的师父留下的线索,师父没有去尝试过。我问为何,师父笑而不答。

师父离开以后,我养了一只猫,我答应可以为我的一个也住小卫星的邻居做一个月的厨师,因此我获得了与猫进行交流的魔法。

当我和猫讲起红色枫林时,猫说:“为什么不试试呢?”

于是我把猫寄养在那个会和猫交流的邻居家,我开始寻找红色枫林。

生活在天空中的我对于陆地的状况知之甚少,如果问我平流层对流层大气运动或云朵前进的方向,我倒会更有把握。

在一千米的关卡,那些编字典的家伙把我拦住,我把那个能和猫交流的魔法告诉他们,反响还不错,我得以轻松通过。飞了远一点后我听见其中一个人说:“能和猫打交道的魔法,这棒极了,不过,猫是什么样子呢?”

为了寻找红色枫林,我跟随一队信天翁飞翔了九个月,期间我学会了信天翁的语言。直到第九个月,我才从它们那里了解到红色枫林是只在秋天出现的,师父没有告诉我这一点,信天翁知道后一个个都乐不可支。这意味着九月里我一直在和绿色枫林错身而过,可是我一点也不后悔。

我用信天翁的语言和它们告别。我想象哪一天有人问我如何与信天翁打招呼时我一定会不知所措,因为这并不是一种魔法,而是我跟随信天翁飞行九个月所掌握的语言。而且我掌握得很糟糕,否则我就不至于在第九个月才知道枫叶只在秋天变红。

无论如何,秋天到了。天很漂亮,有一点凉,红色枫林也随之出现。

而师父指引的红色枫林中究竟隐藏着什么魔法呢?我无法知晓,我耐心等待。我想起家里那猫说:“人为何一定要做有意义的事情呢,比如你这次去红色枫林,可能什么魔法都学不到,但是值得去做。”

枫叶变红以后日落开始匆忙,秋意渐渐加深,我沉浸在这样的时光里面。有时我在厚厚的落叶上面行走,有时我随被风卷起的缤纷红叶起舞。我飞到枫树树枝上面睡觉,有时梦到师父师母慈爱的脸庞,有时梦到那只叫我来红色枫林试一试的猫,我在梦里决定回去教那猫法术。

就这样,我已经忘记在红色枫林里呆了多长时间,当我编出第四十七支用信天翁的语言来唱的歌曲时,我看见她。

我知道我所等待的终于出现。

二 时光

我生长在行走时光的部落,时光机可以搭载我们去任何时空。“时光可以倒流,而生命不可以。”这是古老圣者传下来的话语,意味着人无法返回曾经停留过的时空。

部落里的典书上有对许多不同时空的记载,同时又可以被未来的探索无止境充实。时间飞速向前,比凤凰鸟飞翔得还快,没有一朵云彩愿意逗留,黑暗大海默默酝酿着下一秒的汹涌。

姐姐是畅销作家,她游历过一个冰雪遍布的时空。她写的故事都发生在那个疆域,深如时光的寒冷笼罩着故事中的角色,填补起思念的每一个缝隙。“有时候脑海空白,就像是搁浅在时空触及不到的地方,不认识字的形状,也听不懂语言,只可以望见那灼人双眼的雪原,”姐姐和我说,“我奇怪对世界的冷漠竟可以得到别人的认同,人们无法一直坚持做想当然正确的事情。”

我无数次地臆想姐姐见识的那雪原,暧昧地探测那世界里的温暖,在那里姐姐看到了什么呢?

在少女时代我就成为部落里最好的画师,我画风中的树,飞行的鸟,海上落日。采景捕风,素描写生,我养的凤凰陪伴我去,它精通飞禽走兽的语言,我们之间心灵相通,它常给我讲动物界的故事与传说。

成年之后我获得了驾驶时光机的许可,我的第一个目的是魔法王国的红色枫林。因为在部落的时光行走中,并没有红色叶子的树木,所以初次在典书上翻阅到红色枫林时我就再无法忘怀。我想我应该用画笔把那枫林的样子描绘出来。出行之前我画了许多臆想中的红色枫树,它们少了的什么坚定了我前往的意愿。

姐姐来送行,出发前她和我说:“部落里的人只需要你把红色枫林绘制成那么一两幅图画来丰富史料,而无疑你会画许许多多,甚至那里的夕阳和天空。我们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像凤凰鸟热爱飞行一样。”我心里微微在笑。

这次旅行我有凤凰鸟的陪伴,我问不死的它如何可以返回曾经停留的时光里。“那时我是火焰。”它说。

枫林是一树林的鲜红火焰,时光机变幻成枫树的形状,与四周融为一体。我所渴望的图卷生动呈现着,我和凤凰那么一动不动地注视了很久。当我画笔开始在纸面上婆娑时,凤凰借一道风冲上天空。

魔法族的人定居在几千米的高空,地面上罕有人烟,寂寥的风景我来画,夕阳总是很好地优美过来。

年华如小兽绒毛的稀疏然后丰盛,不知不觉,秋末已至。凤凰已经和一群信天翁交

往得稔熟,它们说曾有一年轻魔法师为了寻找红色枫林跟随它们飞行了九个月。我想那就是会在异国他乡的红色枫林中出现的唯一人物,他和我们部落的人用相同的外貌。“这说明光光从外表,你是无法分辨出来一个人究竟是画家还是魔法师。”凤凰说。

他在树上睡觉,一次竟睡在了时光机变幻成的枫树上。他每天更换着花样繁复的菜肴来吃,强烈地诱惑着我和凤凰的食欲。不知为何,他一直在停留。“也许他正在修炼一种高深的魔法。”凤凰这样猜测。

我画他随红黄树叶一同飞行,轻盈仿佛飘掠过河岸的笙歌。在异度空间人们无事可做,却能够发现心底里在热爱着什么。

即将离开的时候,他唱起歌,凤凰说:“那是他用信天翁的语言来唱的第四十七支歌了,翻译过来是这样:

夜风敲打锁住回忆的窗棂,

光芒飞向醉酒微酣的云朵。

浪漫卡尔,悲伤翠鸟。

请问红色枫林,

魔法何时能出现?”

我决定和他告别,我走出时光机,和他说:“我是生活在另一时空中的人,这些秋日里我画了不少你飞行时的样子,很喜欢你刚才唱的歌,可我现在必须离开了。”

那一瞬间,光芒在消失,枫林在模糊,时光机在启动,凤凰在梳理羽毛,他随着时光机高高飞起却远远落在后面,飞翔身影和红色林海一样在迅速地褪色。

那一瞬间,我什么都不在做。

三 飞行

天气很好,秋末凉得没有丝毫过分。她终于出现,又马上离开,那飞船飞行的速度太快,或许已经超越了时空的界限。事情就像一段从前一直没触碰过的旋律,它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出现就注定被铭记。搁浅在半空中的我想有关于红色枫林里对魔法的等待可以结束了。因为魔法本身就是一种不可解释。

结束对一秋天等待的衡量已经到了晚上,红叶们沉醉在黑暗的环境中不愿醒来。我不想立即离开地面,我怀念起和信天翁一起飞过的湖面,我觉得我应该坐在湖畔往水里丢石子或做些别的什么。

月光婀娜地在无数枫叶上轻轻移动,班驳迷离。幽暗枫林在夜色中缓缓后退,我安静飞行默默与它作别。

湖畔静谧, 风在水面上簇拥起一抹抹的月亮光辉, 把我心中的恍然若失映照得明亮. 我坐在岸上, 随便地捡脚下的石子一颗颗地往湖里丢。扑通扑通,混淆了的光影有条不紊地流窜着,然后我看到有一只幼鸭在湖水中央,于是停下手上抛石子的动作。缘何会有鸭子在晚秋湖水的午夜出现,无论如何我想不清楚,就当作是顺其自然的事情吧。我专心地看那只鸭子,它迅速地潜入水中,过了好长时间才浮上来。它又接连地潜入水中,后来我就不为它而担心了,因为它的确有那样的本领。

那样的注视让我不自禁地想起她来。她后面的大鸟是传说中的凤凰么?她来自哪里又消失到了哪里?另一个时空是怎样的地方呢?如果我飞得够快是不是就能把握住某些未知的什么?载她而去的飞船是可以由魔法来创造出来的么?为什么我会被这些问题环绕着?为什么我几乎没有力量去想些别的事情?这种状况会持续到我死去么?我为何那么迫切地想见

到她呢?见到她该说些什么还是什么都不说?我想我爱上她了。

鸭子不知何时已游出了视线以外,湖水重新陷入恬静的睡眠。我召唤出一架小木船,把幻化出的蜡烛放在上面,我挥出一道火焰,木船便载着轻盈的烛火缓缓地朝湖心漂去。随木船的远去,火苗的摇曳变得越来越细微,依稀还可以分辨出来,似乎有一种氛围瞬时在湖面上蔓延开来。我双手合十,许下愿望。

我没有采用传统的舞空术,而是像传说中的凤凰一样,借一道风飞上天空。经过一千米关卡的时候,我把暂时失去味觉的魔法留下。其中一个编字典的说:“真是经典的魔法呀!”经典个屁!那是我幼小时师父教我骗其他小孩糖果来吃的魔法。

邻居不愿还我寄养的猫,他说:“这猫着实对我的口味,不妨讲讲你这个秋天都去哪里做了什么,我再看看有没有归还的必要。”

于是我把我在红色枫林里的经历都告诉他,他若有所思:“看来你现在的确蛮需要这只猫的,那就还给你。不过拜托下回去枫树林的时候带几片叶子回来。”

“没问题。”

我从猫那里得知它从邻居那里学了不少魔法,这家伙甚至连魔法史都掌握了个大概。 猫伸了个懒腰说:“不想去寻找她么?”

“当然想,可是如何寻找呢,只能等明年枫叶又红时再去树林里。”

“可想过穿越时空的快捷方法?”

“说的简单。”我阖上眼。

“尝试一下猫的领域中的瞬息移动吧,或许可以突破时空的局限。”

“猫的社会也是有魔法的?”

“当然,否则怎么会飞在这几千米的空中。”猫得意地翘起尾巴。

和猫学习瞬移的几个月后魔法界举行了一次飞行技能大赛,邻居在赛前和我说:“怎么不去参加比赛呢?我最看好你。”

我摇摇头:“那实在不是我学习瞬移的本意。”

邻居笑了笑:“有你在的比赛,反而会失却意义呢。”

猫在一旁插嘴:“的确,的确。”

经过修炼的我法力已有一定的提升,我唱着我用信天翁语言编的最后一支曲子飞上师父师母隐居的小行星。

师父师母都很安好。师父问我:“你从红色枫林里回来了么?”

“是的。”

“你告诉那些编字典的家伙什么魔法?”

“与猫交流的魔法和暂时失去味觉的魔法。”

“做得不错,知道红色枫林里的魔法是什么了?”

“好像知道了。”我回答说。

师父不再言语,我问师母:“徒儿不在身边那么久,可否惦记过徒儿烧菜的手艺?” 师母慈爱地微笑着:“其实你师父烧菜的功夫胜过你许多。”

品尝后发现果然如此。

那是好久好久以后,我终于明白了红色枫林里的魔法的真正含义,不过我开始追寻生命中不确定的美好又是从很早开始。或许爱本身就是一种魔法。

和猫一起度过的第一个夏至,我已作好再去红色枫林度过一个秋天的准备。黎明时分,我和猫到大海上空等待看海上日出。忽然下起了淅沥的雨,但雨很快就停了下来。破晓时的场面异常动人,朝阳中的风妩媚地和煦过来。

风轻轻吹干我衣袖上的雨水,我想起她的毛衣蓝色忧郁。

四 穿越

风从指间划过,被季节带走,年华不停歇地向岸的远方摆渡。

我描绘的异国风国得到了长老们的赞扬,他们把图片插入典书,然后奖赏我以半年的自由。而真正的自由如何可以被奖赏呢,长老们应该有什么动机,我还看不出来,总之我有了半年的时间去做喜欢的事,一切变得恰如其分。生活的权柄从来都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上,没有理由不开往一个美好的方向。

在我离开的秋天,姐姐开了一家蜡烛店,我闲静无事,便过去帮忙,做起来产品的设计。看我做得用心,姐姐说早预料到我会喜欢这项工作。

我的任务很是让人开心。将缤纷色彩溶入形态多姿的烛腊里面,就不同的款式搭配上适合的植物芬芳,然后把蜡烛装点在各种清洁器皿种。如果我愿意,我还可以在器皿做一个风格古典的浮雕或者来一道某片悠扬风景的写生。生意随着时光的蔓延越来越好,日子欢美得像涟漪在水面上荡漾开去。

关于红色枫林的描素被印制成明信片发行,让无数人爱慕上异国的风光,他们纷纷向我询问那落叶的季节。我花了一些心思去研制枫烛,成功的一刻火焰温暖正以一种近乎残忍的僻静将烛泪消融,材料是木片的红叶便随着火光颤动翩跹凋零下来,摩擦过记忆的皮肤一般,提醒起所有微弱的线索。我发觉那些气息就像时光的流转,终日不曾去体会,却一直萦绕身边。

枫烛之后,我又做了“纷飞细雪”“夏日星夜”和“海上轻风”的系列,靠着微妙的灵感竟然被评选为年度十大最有创意的时空穿梭者之一。店里的商品愈发走俏,姐姐坚持不把店办得更大。对此,凤凰的理解是:“是的,我们卖的是品质!”

长老限定的六月将逝,姐姐吐露了离开的打算,她用赚到的钱买了一架时光机,目的是雪原。

我问:“是去寻找灵感么,倘若会回来?”

姐姐恍然若失道:“还不清楚,不知道去那里做什么,只是内心中的愿望。”

我建议道:“请不要再些发生在那里的故事了,没有必要把你的哀伤呈现给你的读者。” “可是真的故事是时空一般无边无际永无止息的,”姐姐叹息一声,“告别也一样。”

最后一位顾客是年轻的钢琴师,他买走的最后一支蜡烛是可以放在烛台上的普通款式。他说他晚上也喜欢弹琴,水平早已达到在黑暗中随意弹奏音乐的程度,因为烛火可以营造出离迷气氛让他沉潜其中,所以需要那款摆的光芒。我问他喜欢在晚上弹什么,他说肖邦的降e 大调第二号夜曲。虽然蜡烛本身无可挑剔,但我又加入了白玉兰的香。

大长老很直接地询问:“你可有什么愿望?”

我坚定不疑地说:“再次抵达魔法王国的红色枫林。”

“你的愿望会轻易实现,只要你愿意和我们合作,”大长老递给我一张细长的单子,

上面些了一堆异度世界的时空坐标,“我们欣赏你画画的才华,希望你可以描绘出这些世界的样貌从而丰富典书上的记载。你愿意和我们达成一份协议么?”

无须多余的语言与动作,我说:“好!”

出发前,我带着自己钟爱的画作和凤凰去郊外踏青,春光妍丽,凤凰追逐着冰淇淋形状的云朵,一群信天翁歌唱着飞过天空,我的目光停滞再他随红叶一起飞行的图卷。 凤凰旋舞下来,翻译出信天翁的歌谣:“

阳光让葵花长久,夏天不为谁停留。

生命从不停息,谁来感到惋惜?”

经过无数辗转,我乘时光机在以愤怒著称的t637号星球上着陆,清单上的坐标还剩下一小部分。t637号星球商店居民会因为生活中各种鸡毛蒜皮的事情而发怒,而当怒火蔓延时,发怒的人便冻结成坚冰。他们的交通很差,经常有行人因为道路阻塞而气成坚冰,后面的人也心血来潮被冻结成冰,于是依次类推,恶性循环„„凤凰目睹我在时光机中无奈地临摹眼前。

桥梁弯成一道凄迷的拱型回忆,我撑起长篙搅乱碧绿的湖水。夹岸的灯火一路绵延旖旎,霓虹雾气弥漫隽久清新。我轻哼起遥远的曲调,悠扬穿越过去„„

醒来时外面的世界正接受一场洗礼,雨下得很静很静,像是正在睡眠的热带鱼。雨水打穿镜面很迷人,可我还说不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