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的记忆
初一 记叙文 2801字 61人浏览 海南珠宝世家

《深秋的记忆》深秋

苟晓波

前几天奶奶刚过完生日,一年多没见,前几天开视频,爷爷奶奶和我,都哭了!心里面有好多好多话想说,梗在喉咙,发不出声。记得小时候,趴在爷爷的背上,数着他头上的白发,一根,两根,三根,反正不多,前几日我在想从视频中找寻他的黑发时,都已经数的清楚了。小时候的事还像昨天刚过一样,我清晰的记得我牵着爷爷的手,满院子乱跑,他走到哪里,我就抱着他的腿跟到哪里。每次赶集回来,第一件事是爬上背篓翻翻里面给我买的芝麻饼。那时候,爷爷早上四五点钟起床,走三个多小时的山路,到隔壁镇上去卖头天下午刚摘的辣椒,在路上,露水打湿他的裤腿,爷爷卷起裤腿,扎在袜子里,手上拿着一根棍子,不停地拍打路边的野草上的露水,好让裤腿湿得不是那么快,这样,鞋子就不容易湿,人走路也就不容易打滑了。辣椒质量很好,中午11点左右就基本上兜售一空了。菜场的人也基本走光了。这时候,早已饿了一早上的爷爷直奔卖芝麻饼的地方,用刚卖辣椒的钱,买上一袋芝麻饼装上,然后再去买一些家里田间地头用的着的东西。最后又风驰电掣的往家里赶,四川山地,大多数爬坡。可是爷爷健步如飞,在山里穿行,两三个小时就能到家。回到家放下背篓,扛上锄头又下地干活去了,我那时坐在田边的石板上,玩着蚂蚁,听着爷爷在絮絮叨叨的跟奶奶讲述今天的收获,辣椒卖的快不快,价钱多少,下次什么时候去卖,买了什么东西„„

直到我上了高中,爷爷也经常会像这样,去卖辣椒,后来路好了,可以坐车了,可是很少见过爷爷坐过,除非有我和他同去的日子里。记得有一段时间,我不知怎的,尿频,每隔三分钟左右就得上厕所,白天还好,一到晚上,整个人都要疯掉了,睡不着觉,总想上厕所,却又很困很困,爷爷奶奶陪在我身边,用雨衣铺在我的床单下,然后守着我睡觉,第二天奶奶就什么也不干了,就光洗床单,裤子什么的了,那段时间,我家晒衣服的地方都是满满的,爷爷为了我的病,到处找医生,听到什么偏方就去看,背着我,到处找赤脚医生,每天让我喝中药,我记得最清楚的一个方子是用猪的膀胱,加上糯米和一些中药蒸着吃,那个味道我至今难忘,吃一口就吐得老远,爷爷为了哄我吃下去,先是买了很多红糖,捣碎了和糯米放在一起,让我吃,一开始还行,吃了两天,我又开始不吃了,爷爷急了,为了让我吃下去,在我床头放了几根竹条,削的很光滑的那种,让我吃,我不吃,他就打,打一下吃一口,打一下,吃一口,我就是在那样下,吃完了三个猪膀胱以及里面的糯米和中药,直到现在,吃糯米都犯怵。记不得我是什么时候好的了,反正当时身上的疤痕都好了许久我才没有了那个毛病的。

小时候爱打乒乓球,买不起拍子,爷爷就自己动手弄了一块板子给我做了一个,高三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那块拍子,发现上面的灰尘都已经厚的起毛了。从小爷爷奶奶管我就是很严,吃饭时,不准对着菜咳嗽,不准夹盘子对面的菜,不准剩饭„„上初中了,自己胆子大了,有一次在路上和几个同学在我们读小学的地方打牌,那天下

着小雨,几个人玩到天快黑了才往学校走。第二天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说那个小学生丢东西了,几个篮球和几本字典。有人说是我们偷的,问我们偷没偷。那个时候,老师非说是我们偷的,不承认就抓到派出所去,那个时候我才13岁左右,被吓得说不出话,警察来了,二话不说就拍桌子说是我们干的,还说不说实话要记录档案,成为人生的黑点。有人看到了我的一个同学被他们班主任揍惨了,并且他承认了这罪名,结果,我们也被逼着承认了这件事。学校让我爷爷到学校来赔钱,爷爷把钱交上了。周五回家,刚放下书包,爷爷给我搬了一个凳子,不过是四只腿朝上的,爷爷让我跪在上面,我跪了半个小时左右,差点就摔倒了。他拿着竹板过来问我说是不是我们偷的,我说不是,我跟他说,我自己就有两颗篮球(舅舅给我的)字典也有很多(哥哥读书留下的,还有爸爸的)我说我偷那干嘛?爷爷盘问了我半天,自己也想清楚了,就让我去吃饭了。在我边吃的时候给我说“人,要有志气,不是自己的,就不要去偷,丢人啊!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层皮。”后来那件事真相出来了,说是有个放牛的当地疯子偷的,也有人看见了。我不知道这是警察叔叔说的,还是事实如此,反正我只知道不是我自己。我被揍的场景依然记得

好多事历历在目,但唯独这上面的几件是我最记忆犹新的。始终放不下,当我考上高中的时候,爷爷很开心,说要送我去县城的学校。当时由于自尊心作怪,我选择了自己独自去学校。迄今为止,爷爷送我上过的学也就小学和初中。而我的父母,到现在也许都不知道我班主任姓什么,除了我小学时,同村的那个苏老师。每次高中放

假回家都像过年一样,鸡舍里总会消失一两只生命。虽然每次奶奶做的味道和方法都一样,但现在最让我怀念的,也只是那些味道。

上了高中以后,回家的日子越来越少,高三几乎除了过年在家里,其他时间都在外面,那时候我18岁。我高中荒废了学业,最终付出了代价,我的自尊心又一次作怪,让我选择了山东,想要逃到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去。大学很枯燥无聊,谈了恋爱,分分合合,没意思了。学了很多东西,涨了不少见识。回家的时间也就更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爷爷奶奶累弯了腰,如今的爷爷已经耕不动田地了,都是邻居代劳的,奶奶也不在像以前那样,精神饱满的下地干活了。家里在发生着变化,门前的马路从以前的战壕,前几年变成了石子路,今年变成了水泥路了。家里的田地也大多数不种了,今年说是要摘茶树,爷爷奶奶兴奋不已。爸妈头上的白发多了起来,哥哥的工作也渐渐稳定。可是我却看不到他们,不在他们任何一个人身边现在。从不恋家的我,几天前和爷爷奶奶开着视频。看着他们头上依稀几根黑发格外扎眼,爷爷看到我激动的哭了,用双手抹眼泪时,我看到了爷爷手上的老茧和裂痕。我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哭了,爷爷奶奶叫我不要哭,奶奶还说,“没想到我也是一个慈性人”叫我不哭。让我好好学习,不要担心他们,自己注意身体。后来爷爷奶奶看着视频中的我实在控制不住情绪了,走开了摄像头,哥哥过来了,说“以前觉得你没有长大,现在你真的长大了。”

现在是深夜1点半,我睡不着,躺在被窝里,忍不住的想到了爷爷奶奶,记得是前年,家里多出了几件东西,两口棺木。爷爷奶

奶笑着说,“早点准备好,万一到时候用的时候找起来麻烦。”当时我就差点哭了,人生,生老病死,曾经我不以为然,认为我还年轻,无所谓,可如今,我20。或许燃烧了五分之一的生命了吧!或许更多。才知道,时间是多么可怕,在我不经意间,抢走了我的东西,还让我无法察觉,等到最后,留给自己一包回忆的苦药,在深夜饮下。我现在很怕有一天爷爷奶奶不在了,回家看到的就只有像我外公那样,孤零零的坟头,和前面一堆的鞭炮碎屑。如今我违背了自己的初衷,但无可奈何,跪着也得走完。我只是希望有天,我功成名就,衣锦还乡时,我的爷爷奶奶,在我家旁边的田埂上,看着我的归来,那时,满山的茶花,如那圣洁的雪,绽放!

巴中市平昌县界牌小学

联系电话:18215551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