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相反
初一 散文 816字 47人浏览 抬头见青山

医院里,一个老人正躺在病床上,安闲的脸上更多的是释怀。是啊,要走了,他已经一百的高龄了,得到了家人的悉心照顾和国家的补贴。只有那脚上的伤痕——当年与日本人拼死反抗被严刑拷打遗留下的。

看着伤痕,他多少有些遗憾:当年的战争,他付出了太多,他自从那次拷打后,这辈子就注定没有孩子。

“爸,咱们走吧,回家去。”侄子在一旁催促着,“您身体不好。”老人笑笑。虽然只是侄子,但是感情比父子还要深,这也弥补了他没有孩子的遗憾。

他放弃治疗回家,在别人眼里相当于等死。也是,国家为他付医药费,受到最好的治疗,活到一百多岁,在这时候却突然要回家。明知道自己不能不依靠仪器生存,为什么还是坚持回家?

侄子不愿意,因为他深知这相当于放弃生的希望,一再制止他。而他呢?就是做梦,口中仍呢喃:“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别人说他们家乡有一个传统——无论是谁,一定要死在自己的家乡。

也许,这个老人是想坚守这个传统,但是我更多的认为,老人怕是知道自己活不长久了,不再坚持求生。这一辈子,他也过够了。也许有人会说老人脑子不好,胡思乱想,可我觉得当一个人能够真正放下一切,心平气和地等死是有多大的勇气与坦然。这一点,只有涉世许久的人才懂。当然,老人这辈子也是没有遗憾了。

对床的另一个病人,现在昏昏沉沉,对一切毫不知情,家人依旧想方设法去留住他的生命。也许你会说:“好孝顺的孩子啊!”但你错了,可能这只是他们的目的之一。国家补贴老人一个月一万,这意味着什么?只要老人活下去,哪怕苟延残喘地活下去就能有一万。那一万,自然由子女替他收着。

老人每天吸痰,被管子喂食物,自己依旧迷迷糊糊地生活,后来因为糖尿病,还要截肢。就连护工都有点看不下去,她说:“我宁愿在家等死,也不要遭这份罪啊。”

这位老人就像笼中的鸟,拔断羽毛,剥下皮,血肉模糊的躯体里,就连灵魂也被碾得粉碎。

相比之下,一个是不受治疗,坦然接受死亡的人;一个是用尽各种方法,被迫拒绝死亡的人。看似过程相反的人,其实感情也是相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