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木匠作文
初二 记叙文 7442字 877人浏览 合肥工业大学17

2013年海淀高三第一学期期中作文一类文:

守 拙(一类上)

诚诚恳恳做事,有所成就后依旧专于本业,抱朴守拙,最是令人敬佩。这种对好,对精的追求,让多少并无根基却喊着:“要做大做强”的人汗颜。在人人寻求扩张,求快求利的今天,我们多少应该看看木梳朴拙的边角和深红的纹路。

我用这种木梳,也只用这种木梳,温润的触感,细腻的打磨,令人心安,每次握起,总使我想起过去的一家日本小酒馆,在台湾西门町的闹市小巷中,两间不大的小门脸,挂着浮世绘风格的门帘。进去之后,不过可纳十余人。仔细端详,却发现墙0上贴的全是台湾名流的留言,店家热情,问起来是退休的教授,守着日剧时代便有的祖店。当我抱怨起店内狭小,他只是笑而不言。而后数月,当我返回家中一日无事翻旅游杂志时,俄然惊觉这么间看似平凡至极的小店竟评了米其林。想起当时的满口清鲜,尚有余味,顿时内心有敬且惭。

这样的朴拙,使我不能立即体会的,更是我不能体行的。我们现在已经快得不能再快,浓缩得不能再浓缩:微小说、微电影、微旅行„„我们只能也只愿匆匆一瞥最扣人的桥段,最炫目的画面和最终目的地的风景。无人再去领会哪些精妙的伏笔,人物细处的表情和路上的艰辛。那些一笔一划写出

的大部头,那些一帧一帧包含导演思考的电影,那些一步一个脚印踏出的行迹,日渐式微。我们对这样的“拙”已经失去耐心,连文章也没兴趣写,以致把观点都浓缩在140字的微博里,再急急发布。关于朴实,关于踏踏实实做出来的事,我们似乎缺失了理解它们的能力。

另一种趋势更危险,盲目的扩张和自信。前几日读到《纽约时报》一篇名为“制造业的未来在美国”的文章。主要观点便是“美国将用科技成为制造中心”。我们有东莞,有义乌,有金华,却没有硅谷,没有底特律,如今盲目的扩张,一位追求低成本,大产量,“中国制造”将永远变不成“中国创造”。何况,如今“中国制造”在世界市场中也成为“廉价货”的代名词。我们守不住对手中产品朴实的热爱,没有埋头做研发的定力,看似繁花如锦的出口,少了那份踏实和坚守,很难说还会繁华多久。

大智若愚,大慧若拙。慢下来,再沉下来,当我们静守一番清素时,我们就和那些被细细摩挲过的木梳一样,即使仅是草木体,终有宝玉辉。

商业也可以很人文(一类上)

犹记得“士农工商”中“商”被排至最末的轻视和冷落,更清楚大人们管经商叫“下海”。现

今社会利欲熏心,你若志在从商,似乎就要被扣上“重利”的那顶帽子,而商业的种种似乎让企业家只因财富而被尊敬却未因品质而受崇拜。然而,“谭木匠”梳齿间清新的木香以及“我善治木”的企业理念足以和其他一些高雅的品牌一起告诉我们,商业亦是事业,商业也可以很人文。

人经商“下海”,但亦可以不随波逐流,唯利是图,创业者的“做自己”即是在这茫茫商海中踏踏实实的陆地。“你需觅得所爱,并为之追寻”,这句话出自乔布斯,道出了他在个性与从众之间的坚持。这样的特色是企业取胜的法宝,可以是香奈儿的商标、王老吉的招牌或是谭木匠的木头,而正是这样的特色,又使得商业的竞争如艺术品般五彩斑斓,百花齐放。

同时,企业家葆有的对自己品牌的感情是这“人文”的基石。这份感情正是企业家以个人魅力对抗世俗逐利的凭借,亦体现了他们对顾客的责任。蒂芙尼只赠不卖的蓝盒子,是它的创始人自己设计的,他将自己对待品牌的那份细腻的情感注进了那令人悦目的水蓝色和白丝带蝴蝶结中。每一个购买蒂芙尼首饰的顾客,不论商品贵贱大小,一律用这令人清新的蓝盒子包装并附上创业者的亲笔签名,而不论买者出多少价钱,都无法直接购得这美丽的包装。谭木匠“我善治木”的企业理念,和

他坚持做“好公司”而非大公司的理念,当然是感动我们的理由,他对自己品牌的热爱和不加以铜臭亵渎的神圣感,从此可以获得顾客的青睐。那份执著的感情,是商业的人文底色。

最后,一个好的品牌形象的建立取决于企业家的态度。无论是蒂芙尼对每一颗钻石的严格要求、精雕细琢、纯手工打磨,还是路易威登对它的每一款皮具的切割剪裁严密的把关,更或者是奢侈品之外的谭木匠刻写在木梳上的缺点,宜家给每位顾客寄去的小册子,都未尝不是一个企业家对待商业,对待自己事业的态度。我曾很深地感动于王石在他的每一本书中都提及的,对经营万科的既往如新的理念和他执着的、对每一位消费者负责的态度,我亦更深地理解了为何从商者仍能以如此细致严格的态度对待这些已无须谨慎的事情。商业亦是事业,商业亦可以有演员中秉持的“有戏百笑生”的热情,亦可以有艺术家对待自己作品的严苛和执著的追求。

经商谓之“下海”,而那商海中坚实的陆地是每一位从商者所必须自己建造的。商品可以如艺术品般斑斓生辉,而商业亦可以如艺术般很人文。

坚守本真

一把木梳,一方小店:在我看来便是折射着一种安静的坚持。在物质生活飞速今天,能泰然守着最自然的产品,宠物不惊,在商业渠道错综复杂的当代,能安心做着最朴素的本行,不入红尘,这是何其不易。而这份坚守本着的精神,不单于商场助一个品牌声名远播,于文化于社会,何尝不是至关重要。

谭木匠用不毁弃优点不避讳缺点的态度,守住了一柄最本真的木梳。对于那些想尽办法要抛弃传统抛弃真诚的汲汲者,这是何等犀利的讽刺。犹记得在巴黎曾有一家米其林星级餐馆,成为如织游人的不二选择。衣冠楚楚的侍者决不把客人引进拥挤喧闹的厅堂,而会微笑着说明他们最精致的食物店面最勤劳的主妇今天只能供应给这么多客人,实在抱歉。这一家人将质优而有限的舰艇餐厅模式打造成了凝聚自身传统的招。他们从不忘记原本对于食品质量的追求,甚至为了本来寻求的家庭之乐提前歇业时间,提醒客人们回家享受天伦之乐并延续自己的家庭聚餐。随时间愈加流行时,未必是好的,在看似不那么方便亲和的特征,也可以体现另一面的本真价值。商业如此,文学亦然。多少作家被流行德语言风格所迷惑,扔掉自己似乎缺点明显的语言特色,也招了自己真正可贵的个性之源。木心先生的散文,便是令人心思纠缠地绵密细致,一针一

线地缝下去,莫言先生的小说,便是令人目眩的狂放野性,写丑恶之事突兀至令人作呕。前者是乌镇细白木质里雕出,后者是山东糙木里凿来,一者过细,一者过粗,而看似缺点之中,却是因为守住了本质而不可取代的文学魅力,自非刻意改造出的八面玲珑所能及。

不染指热门行业,不碰触翻滚的热钱,这份对本业的专一使谭木匠得以做大做强,同样的坚守亦使文人学者可以达到本职的高峰。钱钟书一家人都不好风光名利,杨绛女士在《我们仨》中回忆,大鸣大放时给的金钱特权他们并不追求,后来慕名而来时记者专家钱钟书亦多闭门不见,不求做学术明星,不寻高大全的声名热利,反使钱钟书成就一代大师地位。反之不专本业,带来无数遗憾。冯友兰先生曾批评“1935年之后,胡适已经死了”,便足出于惋惜适之先生晚年交游频繁,既想广交学界朋友,又想参与政治运动,还欲照顾自身学术,终于本业无力顾及,失之泛泛了。

坚守本真,这在当浮华横流的社会实属不易。但那对于本质特点的持守,对于本职领域的专注,确足每一个人前进路上不应遗忘的信条。

无论是朝霞升起,亦或是日暮垂临,“谭木匠”的木梳在发梢划过时,总让我内心洋溢着一种

踏实与安稳,如这品牌的创始人一般,有一种不骄不躁,不疾不徐的安心。多年来的口碑,与其治木之理,让人从一把小小的木梳看出了“谭木匠”的情致,更看出了为人为事的“真”。

“真”字难得,小木梳里流淌出真实厚重的真品性。

“易虫蛀,易折断”这是天然木梳不可避免的缺点,然而谭木匠并未将这种缺点刻意隐瞒,而是刻在了木梳上,将真实的木梳和其踏实的性格展现在世人面前,反倒赢来了“绿色无污染”的好口碑。李贽曾道:“失却童心,便失却真心”,看似幼稚而费解的举动,将缺点暴露,任人观摩,实则是一种真实与自信。摒弃了一些花哨外表下腐烂变质的商品,那些只会让人怀疑糖衣炮弹下的居心叵测,更无虚假广告里产品的天花乱坠、完美无瑕,那只会让人看见利欲熏心以及蠢蠢欲动的逐利念想。唯爱这一把单纯的木梳,“易虫蛀,易折断”只会让人更加爱护它,爱护珍存这一份木匠的真心。

“真”字难求,小木梳里全是仁者爱人的真性情。

“我善治木”四个字,让谭木匠不求“大公司”,只求“好公司”,制造出品质高经得起世人传颂的好木梳。或许你以为这只是木匠本分性格里

踏实工作的认真,然而这一个“好公司”,实则饱含着一个企业对顾客,一个企业家对人民的尊重与爱。这

冰心老人有言:“爱在左,同情在右,„„使得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也不是悲凉”。谭木匠便一定是这样一位充满了爱与同情的企业家,“大公司”是为了自己,为自己的人生牟利,而“好公司”便透出了仁者之心,爱民之心,服务的是社会,与那些用温柔的笔触勾勒世间温情的作家无异,与那些用空灵美妙声音感人的歌者相同,爱着自己的顾客,一颗真心愿为其好而绝非为己谋利。

真字难得,置身浮躁的社会,利益的诱惑将人们无情的推向现实的悬崖边,有多少人曾被利益阴翳了双眼?看那些追求富庶的商人摧毁了儿童的希望,奶粉便如粉碎的真心;看那拖欠工人工资的包工头,狰狞的面目已将做一个真人的面目夺走!还有多少人能够像谭木匠一般看淡了物质的迷惑,“不炒股票,不卖地皮”,一心专致于本职的踏实。 西方有句古话说“人无欲望便死亡”,但思忖了良久,我还是更欣赏中国古代“无欲则刚”里的真人之道,谭木匠想必便是这样的真人。老子说“见素抱朴,少私寡欲,绝学无忧!”亦如林清玄拒绝浮华归隐山村,亦如钱钟书“我不愿做些不三

不四的事,说些不三不四的话!”他们都如谭木匠一般,抛了一份得失之心、宠辱之心,得了一份来之不易的真心!

小木梳的真性情,又怎是一个“真”字便可道尽?我只愿守着这份真,想象着木匠的那份仁爱与认真,将木梳握在手中,亦或是放进心里,真真的做一场甜美的梦。

取利远,远故大

“谭木匠”的创始人谭传华秉持“我善治木”,不对自己产品的缺点有所隐瞒的理念,将“谭木匠”的品牌打了出动,遍布世界各大城市。谭传华的成功,印证了“取利远,远故大”的道理。 何谓近利?即眼前的利益。如今社会上百姓对生活用品的不信任,很大的原因在于商家对自己商品的过分掩饰。当苏丹红被揭露出来,当黑心棉被揭发出来,当人们发现商品并非其表面描述得那般好时,社会便陷入了不信任之中,那些为了眼前利益,为了多赚一点钱的商家也因此自食恶果,售货架前无人问津,甚至以倒闭告终。谭传华在木梳上刻写“易虫蛀”、“易折断”等缺点,在一些商家眼中似乎是不必要,甚至近乎可笑的诚实,但在如今越来越缺乏安全感、信任感的社会上,这样的诚实却难得可贵。不对自己产品存在的不足有所隐

瞒,既是对自己商品绿色天然的自信,亦是对购买者知情仅的尊重。这样的目光是长远的,购买者有了对商品的信任,公司的利润便可长久,所以取利远,远故大。

当股票、地皮热在全国兴起,炒股、炒地皮成为了人们尤其是企业家发家致富、赚得更多钱财的最快速、便捷的方法。但这样的方法毕竟不是长久赚取钱财的不二法门,当金融海啸袭来,当房屋泡沫升腾,当手中的股票变成一堆废纸,当那一套套毛坯房无人问津,多少成功人士为此倾家荡产,几近崩溃?又有多少人痛失本业,无奈从头再来,甚至草草了结了生命?谭传华秉持“我善治木”的理念,一心做好本职工作,不想一夜爆富,亦不愿随波逐流放下本业炒股买房,这样的踏实、本分、不在意眼前诱人的利益而是坚持专心于做“好公司”,这样的眼界与长远的打算不难解释为何他可以把专卖店开到2000家,开到世界各地。

谭传华的成功亦告诉我们:不要把眼前的利益放在首位,而是要把目光放得长久,踏实做好本职,才能真正做成事、成好事、成大事。

取利远,远故大。眼界决定境界,亦决定了一个人成就的事业。古有宋清卖药之闻名,今有传华制梳之遐迩,以后呢?我们该上场了。

向你的事业敬礼

中国人自古就讲究做人要懂得敬业。所谓敬业,并不仅指一板一眼地完成固定的任务,而是要以负责的态度全身心地爱护、尊敬自己的事业,向事业敬礼。

对于事业尊重的第一个外化表现就是负责,是以公正、客观、坦然、真诚的态度去面对自己的劳动与劳动成果。我这里所说的负责,不只指对工作过程本身的负责而是对劳动与劳动成果整体的关注。正如“谭木匠”不仅生产出木梳而且将其缺点刻于梳上,这便是对于自身劳动的整体接纳。尊敬劳动就也要尊敬它的缺点,不回避,不放任,公正坦然地评价。这是一种负责的态度,也是进步的基础。

当我们真正做到这点时,我们其实已经不再将自己的劳动看作一种产品,而是一件作品。我们关注的不再是结果本身,而更多的是结果背后的价值。谁能说“谭木匠”对缺陷的关注不是对其木梳,对于消费者使用价值的关注呢?当我们开始用心尊敬工作的价值,我们就将劳动与事业本身变得高尚。这种尊敬不仅让事业腾进,也让我们成为更好的人。

同时,对于事业的尊重还表现为对于事业的专注。当一个人足够爱自己的工作时,他不会对外物留意过多,而是专注于怎样将自己的职分做到极

致。专注于自己事业的人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与自己的职业对话,对自己的工作进行调整,更多的时间去思考钻研,去发明创新。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每一位状元背后必然都有一颗热爱尊敬事业的心和对于本业的专注。此外,坚定于自身本业的人往往不容易为多变的形势与纷杂的信息所迷惑,不易迷失了本来的方向与目标。就如专注于木梳制造的“谭木匠”创造了商业奇迹。有时精而不求全,能让人在自己的路上走得更好更远。对于事业的尊敬,在此时,就会帮助人铸造一份独特的而又不可或缺的个人价值。

其实对于事业的尊敬影响的不只是工作本身,也是人的一生。马斯洛提过非常著名的需求阶梯理论,将人生的需求由生存需要到自我实现分成了许多层次。其实我们并不是满足了下一级需求才可以攀爬上一层阶梯,当一个人将自己的事业看作终生所托而不是生计所迫去尊敬时,那他在获取生存资料的过程中就以自尊赢得了尊重,并在塑造自我价值的过程中达成了自我实现。不是每个人都能站在社会的金字塔尖,但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敬业获得平 民化却真实的心灵财富。

在物质爆炸式发展而人心浮躁的今天,你凭什么成功?凭什么独特?靠的就是那一份敬业与认真。让我们学会向自己的职业,敬礼!

专于事,精于行 (一类下)

“谭木匠”是一块木制的金字招牌,但其打造者秉持的理念却极为朴实纯粹。“我善治木”,一个“善”字道出企业成功之本:专注。“宁精勿杂,宁专勿多”,成事者贵在专于事,精于行。

“专注者心无芜草,自当远离袅袅炊烟。”于坚如是说。专注是一种撇清杂念与诱惑,和干扰决裂的勇气。股票与房地产冲击着人们的头脑,但乘一叶“专注”的扁舟,谭传华是以躲过了滚烫的金钱风暴,平稳航行,领一帆碧波。回首风雨飘摇的岁月,战争使人无暇“专注”,文化荒芜,学者纷纷跳海从商或掷笔从戎,只有她,叶嘉莹,仍守护着中华传统文化的净土。“人心安静,哪里都放得下一张安静的书桌。”岁月雕刻了她的才华,坚守使她学识精深,专注使她的造诣炉火纯青。

“我一生的工作只在发现美,于是其他都变成了发现美的形式。”纪伯伦如是说,专注是一种秉持良知、恪守志向的立场。梳子的芳香为现实的急功近利驱散着狂热,这是谭传华与浮躁世事的另一种对峙,从一个含蓄的角度彰显着企业淡泊致远的文化内涵。而今学者已不再纯粹,写书甚至已变成追名逐利的噱头,讲座、售书、巡游等活动纷至沓来,“作家”成功“转型”为媒体人、商人,甚至“演员”,头衔繁多。但我庆幸了他的存在。“三

十年来未曾附庸”,他站在寒冷的高纬度捍卫着一个作家的使命,沿边界行走,深入神秘的民族,执行着一个“学者”应履行的一切。一分专注,收获一分凝练,他的文字纯钢百炼,足以令机会主义者心惊了,他便是张承志。文坛上从不乏踽踽独行者,索尔仁尼琴的良心,帕斯捷尔纳克的坚守,克里希那穆提的不渝„„他们无视身旁拥挤的“捷径”,在已选择的领域内精雕细琢,臻于郅治,在守护一隅良知之余亦收获了仰止的高度。

“专注”的同义词并不是不肯变通的“固

执”,相信“谭木匠”在梳子的领域内的创新和开发才能令这一叶船舟不断开拓新的风景。反观同样是金字招牌的柯达相机,由于执拗于胶卷而不肯融入数码时代,终遭时代淘汰,而同业者富士公司却因发现胶卷内蛋白胶原的美容功效开辟了化妆品领域的新世界,化险为夷。可见专注须建立于因时变通之上,智慧地专注于事方能百战不殆。

李开复曾言:“成功即简单事情的重复,重复事情的专注。”专于事,精于行,做好每一项所选择的事业,执著地走好每一段路程,这一条蹊径必有芬芳的回赠,守得云开必月明。

木质人生

“我善治木”,寥寥四言,点明一个企业的理念也道尽了谭传华的人生信条。木质人生,便有那般瑕疵,也须活出如此真实;常对百种诱惑,却难动我一心坚持。

木质人生,谁说不精彩?

五行之中,木性最平,温婉不比水,坚强难敌金,这也像极了黔首布衣、芸芸众生,无特长有弱点,平凡如一粒微尘。治木先解木,木梳之上刻印自身的缺欠,就是天然最动人。立身先正本,人无完人,常自省敢正视不伪装,坦白真实也成就了你的意诚,意诚,可致身修,如此,野百荷也有春天,木质人生,一样可以繁花似锦。

五柳先生不避贫寒本色,东坡居士不掩朝云之思,留下率性文章,澄澈内心令后人望之动容。而讳疾便防民之口,忌医就怒遣华佗,厉王孟德,心思算尽,掩耳盗铃,终成千古一笑。前事不忘,木在身边,既然出身平实,何妨活得朴质?

看中国古建筑,取材上最青睐于木,非是看不到木的易蛀易毁,而是更属意于木的不躁不凉,缺点与亮点并存,中庸气质,也投影出一段木质人生。 木固而道生,木的成长,也演绎出一段段的人生品质。是松则苍翠正直,是柳则婀娜多姿,紫檀高雅黄梨富贵,人生各有风采,不瞻前顾后首鼠两端,

也不朝三暮四东施效颦,坚持自我,就是坚持真木颜色。

想当年,史玉柱出身乡野,木欣欣以向荣,事业做大就在俯仰之间。怎奈以木望金,旁逸斜出,多能则多不能,落得“巨人”大厦忽喇喇便倾。更有各行骁将,露头角后便觊觎两栖三栖乃至多栖,力不能逮只好偃旗息鼓,彻底栖息。人生如木,当学木直中绳,即便横遭槁暴,也必中规中矩,对人而言,便是内心的一种坚守。我善治木,只善治木,一个善字,由内到外,成就了一段坚持的佳话。旧择良弓,木心不直则难中靶心。今度人生,心正方能一马平川。木质人生,这木心就在一种真实,一种坚守。

金玉满堂,金质岁月,难对苍茫大地真干净后的凄凉;似水柔情,水样年华,怕看流水落花春去也的无奈。就过一种木质人生吧,木般质朴,木般坚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