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盛世里的爱恨沉沦
高三 散文 1587字 42人浏览 韦编三绝42

——读《长恨歌》有感

王安忆用一支细腻而绚烂的笔,写尽一个女人四十年的情与爱。

四十年代的上海,有着东方巴黎的璀璨,莫衷一是 的弄堂,有着触手的凉与暖,阳光在下午三点射入,照久了,压不住疲累,将最后一些沉底的光都迸出来照耀,前面是鸽群在飞,后面飞着夕照里的尘埃,拐角的灯盏下,一些烟雾般的东西在滋生蔓延。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王琦瑶,弄堂闺阁里的女儿,正应了这情态。待字闺中时便是洋行里实习生悄觑的对象。一种与生俱来的美丽,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初读《长恨歌》,想她定会是葱茏绿叶中扎眼的红花,一生也会饱满幸福而终。憾恨自己修不成闭月羞花之貌,不能如斯被众生仰望。殊不知,这种美丽和倔强,让她的一生长痛不息,她不是杨贵妃,自然命无玄宗。

从片厂拍戏到登上摩登杂志到舞会流连再到选举上海小姐被冠以“沪上淑媛”美称,她被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众人羡慕吹捧的高度,然而,月以满,则要亏,水到满,则溢出。第一个向她表达爱意的人暂且算是程先生。起初,她是他照相机统治下的普通女性,但当看到王琦瑶的照片在显影液中如出水芙蓉般漂浮出来,他是真的心动。纵使他向她百般示好,她终究不曾爱他,即便后来她落难,他出现在她身边,这一点她看的明白,分得清楚。接着王琦瑶找到了原以为可以倚靠一生的人,李主任。书中二人相见只是次偶然,其实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必然?王琦瑶选择李主任既是主动也是被动的,李主任毕竟有那么多另女人心动的东西,而王琦瑶更是要强要虚荣的,更重要的是她内心深处的寂寞与空乏。但我们不能不承认,他们之间是有爱的,那窗口的无数个等待,那远处一次次的鸣笛,那一个人的爱丝丽公寓,苍老了王琦瑶的青春,冷却了王琦瑶的爱。李主任终归是死了,空了王琦瑶,仿佛整个上海只剩她一个,从此连等待都没有了。这也本是李主任要给的结局,他给不了她足够的幸福,他有政务,他有家,他们永远都不可能有果。。李主任死后,王琦瑶来到邬桥,邂逅了阿二。他对王琦瑶的向往中有爱,但更多的是膜拜。尽管他对琦瑶海誓山盟,但任何一个读者都能读出,他年幼到不必对自己的话负责,或许太过稚嫩而没有能力负责。他的爱,只是一场虚无缥缈的梦,他是她的第一人,然而他太纯洁。情缘再流,是缘还是劫?来到平安里,作为注射护士的她,认识了康明逊和萨沙。原本不必认真,原本只是生命中渺小的过客,浮生若寄,或许是情来了,终究是挡不住的,她爱上了康明逊。二人“未婚先孕”,可康明逊诚然是个懦弱的男人,不敢承担,不敢面对,甚至后来见到王琦瑶,形同陌路。她,便用瘦弱的臂膀撑起坍塌的天,对萨沙谎称是他的孩子,天机算尽少聪明,一切都逃不过情场浪子萨沙的眼睛。纵然千般渴望“长发绾君心”,还是不得如愿。孩子出生了,薇薇。这是更加不幸的开始。张爱玲在《倾城之恋》中写道:“一个女人即使再优秀,得不到异性的爱,就永远得不到同性的尊重,女人就是这一点贱”。薇薇对母亲,想必就是抱着这种感觉。王琦瑶的情并没有因为孩子的出现而中止,年轻的老克腊走进她的生命。然而美人迟暮,岁月凋朱颜,她伤痕累累,依稀可见的苦楚弥漫全书,她对老克腊说:“要说我才是四十年前的人,却想回去也回去不得,而你却是想去就去了”。城市便旧了,自己也成了旧人。后来又有了长脚小林,本是女儿的男朋友。读到这里,我恨透王琦瑶,即便以前都算是不由自主的爱,但这次算什么。她没有活着的必要了,长脚亲手掐断了她包着枯皮令人作呕的脖颈。一场宴落,一世凄凉。

仅仅读过两遍,也是走马观花。可读罢,心中的泪水在开花。当年的王琦瑶有如白绢似的,后来渐渐写上字,字成了句,成了历史。历史沉淀得深,不过是漫天扬起的灰尘。繁花似锦,歌舞升平都将烟消云散。台上是热热闹闹,可我在台下却看得真切,曲终人散,无人眷恋,终究只是赶了场繁华。王安忆在最后写道:“对面的夹竹桃里开花了,花草的又一季枯荣拉开了帷幕”。王琦瑶的爱恨,终于沉沦于尘世。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