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水塘
高三 其它 1298字 132人浏览 艾康康的老巢

故乡的水塘

汤阴县教师进修学校 吴海新

故乡小学东边是一个方圆几千平方米的水塘,说是水塘,其实是一个大水坑。因为它并没有什么源头活水,主要是雨季村子里地表水流入、蓄积而成。然而正是这样的水坑却是我儿时的乐园。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水塘一年四季水满满的,那时,没有今天这样五颜六色的塑料垃圾,即使生活垃圾像炉渣也被视为上乘的农家肥和秸秆、树叶、杂草沤在一起返回田地,这样,水塘里的水清且涟漪,晶莹剔透。水塘周围长着粗大的柳树、榆树、槐树,有树有水的地方,自然就有了一些灵气。不论春夏秋冬,水塘上终能传来孩子的欢声笑语和阵阵的捣衣声。最热闹的是夏天和冬季。

夏天一到中午的时候,水塘便成了孩子们的天下,烈日当空,酷暑难耐,跳进水塘洗澡便是最惬意的事了。记得那时,小学语文课本里有一篇《小英雄雨来》的课文,大一点的孩子给我们这一茬的小伙伴们讲小雨来的英雄故事,特别是讲雨来的好水性,我们就比葫芦画瓢给比我们小一点的孩子讲。因此,那个时候的男孩子没有几个不会游泳的。在水塘里仰游、蛙泳、立凫、扎猛子、嬉戏、打水仗,往往是玩的精疲力竭,跑到坑岸上,用泥巴涂抹一身,挺挺地躺在那里。我们在水里玩的时候,往往有大人们扯一张凉席或一张简易的木床放在树荫下一边看我们玩,一边休息、纳凉。

水塘里的鱼儿多的是:有草鱼、鲢鱼、鲫鱼、鳙鱼、还有鳖。不

是谁放养的,听老人们讲他们小时候就有。每月的初一或十五的时候,才从水塘里钓几条大鱼,清炖着吃鱼肉、喝鱼汤。所谓钓就是用一个大头针之类的东西弯成钩,用线绳系好,寻条长棍儿做鱼竿,找细高粱杆做鱼浮,捉条蚯蚓当鱼饵,向水塘一抛,轻轻松松就能钓起大鱼。

晚上坐在水塘边,仰望蔚蓝的夜空,欣赏水塘里倒影的明月,听着青蛙有节奏的叫声,我们总缠着大人们讲故事,大人们便编些鬼呀、神呀的故事来吓唬我们,什么鲤鱼传信了,什么一只鳖变成人的故事了。现在回想还意犹未尽。

冬天来了,雪花飘飘,天寒地冻。等到三九寒天最冷的时候,也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候。这时,整个水塘被冻得梆梆硬,我们便在上面滑冰、推圈儿、打转转。尽管北风呼呼,天冷得要命,但我们却玩得热火朝天,其乐融融。

春节来到的时候,我们也能从水塘里得到丰盛的年货。傍晚时分,用火通和铁锤在坑中央凿一个半米见方的洞,等天黑了,拿手电筒往里一照,一会儿,趴在冰上径直伸手一捞便是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儿,这样捞着,约摸街坊邻居每家能分到五六条我们就停止了。于是大年三十中午或初一中午便能吃上香喷喷的鱼肉。

后来去县城上中学了,水塘里的水愈来愈少了,老村长还组织乡亲们从井里往水塘里抽水,要保住村里这点灵气。但后来老天爷下的雨少了,井里也没有水了,水塘便干涸了。

每逢老家有事回家的时候,我都跑到水塘上看一看,望着那干裂的坑底,成堆的垃圾,我的心里充满了惆怅,不为什么,只为那干涸

的水塘,童年的梦乡。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我县中原经济区“三化”协调示范县创建工作以来,“绿树村边合,清水郭外绕”美好家园社区初见端倪。如今,听了党的十八大报告,我的心里更是充满了希望:五位一体总布局,建设最美中国,建设最美家乡。

故乡的水塘,归去来兮!

2012-12-20于进修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