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为奴隶的母亲》有感
四年级 其它 1283字 4670人浏览 subway2005111

读《为奴隶的母亲》有感

读《为奴隶的母亲》有感

李冬枚

五月的第二个星期,是母亲节,是一个感谢母亲的节日。由于离家较远加上学习上的原因,我并没有回去陪老妈子过节,尽管那晚我们聊了一个小时左右的电话,但依然能从老妈' 没关系,你放假早点回来' 的话语间感觉到,她还是很希望我多回家陪陪她的。母亲,永远是那个最触动人心、最温暖的词。但下面要提到的这位母亲却让我觉得很同情、很悲哀。

《为奴隶的母亲》描写一个农村皮贩,在贫病交迫中出典妻子' 阿秀' 的悲惨>故事,展现了在这种荒唐落后的陋俗背后的旧中国的时代特征。阿秀在小说中是一个贫苦家庭中的小女人,为了丈夫和孩子辛勤劳作,任劳任怨,可惜,她有一个软弱无能、不负责任的的丈夫以及生活在那一个女性地位卑微的年代,这给她的一生盖上一层灰色的、悲剧的面纱。作为一个母亲,她是伟大的,她对孩子的爱更是让我深深地感动;但作为一个女性,她却让人又爱又恨,爱她的勤劳、善良,恨她的安分、屈服、不反抗。小说给人一种义愤填膺的愤怒情绪,但也给人一种无计可施的无奈。

小说在艺术手法上师承鲁迅,善于运用白描来表现人物关系,刻划人物形象。作者从生活实际出发,按照生活的本来面目去刻划人物形象,既个性鲜明,又血肉丰满,既有人情味,又有阶级差别。无论是皮贩的软弱无能,春宝娘的勤劳善良、忍辱负重;还是秀才的伪善、温情,大妻的嫉妒专横,都写得合情合理,很有分寸。比如皮贩,曾用沸水溺死女婴,又让妻子出典,是其凶狠残忍、软弱无能的表现。但当他要向妻子 说明原委时,又羞愧、悔恨地低着头说不出来。作者用白描的手法,描写出了一个性格被扭曲的被压迫者的形象。对秀才的描写,既着眼于他是一个地主,又没有忽视他是被典者春宝娘的临 时丈夫。这样一种双重身分,决定了秀才没有虐待春宝娘,有时还向春宝娘献媚。当春宝娘为他生了儿子时,更是欣喜若狂。然而,这种喜欢不仅目的明确,而且很有限度。特别是在大妻的监 视与挖苦下,秀才不能不放春宝娘回家。小说对大妻的描写,主要是通过外在的语言行动,来显示她的心理和性格。这个地主管家婆,专横刻薄,尖牙利齿,由于自己生不出男孩,也有苦恼和矛盾。她对春宝娘是嫉妒多于友善,微笑中藏着刻毒。

春宝娘与祥林嫂有异曲同工之妙。她勤劳朴实,善良安分,对生活的要求低微,但灾难和打击却不放过她。小说着重描写了她精神上所受 的折磨。她离开春宝到秀才家做生育的工具,处处受到大妻的监 视并遭到辱骂。当她可以回家与春宝团聚时,却不得不与秋宝诀 别。而此时的春宝已经不认识自己的娘了。母爱是妇女的天性和权利,但' 为奴隶的母亲' 却被折伤了天性,被剥夺了权利。作者运用白描手形象地法刻划人物形象,并根据不同人物采用不同的方法。对秀才、大妻侧重于语言和动作描写,对春宝娘则采用心理刻划,表现人物复杂的思想感情活动。

阿秀是那个时代一个悲惨的农村妇女,但也是一个伟大的母亲。我虽然很痛恨那个' 吃人' 的旧封建社会体制,但却无法痛恨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人,因为在那个时代,除了反抗,或许更多的还是无奈。只有社会进步了,人们才能更好地实现自己,生活也才能变得更善良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