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小村再见时
初一 散文 1114字 148人浏览 forget2

我与小村再见时

素面朝天,不施粉黛;浓妆艳抹,粉墨登场。

—题记

微风乍起,吹得金粉似的的阳光落满一地,四下里静得出奇,只能听到我橡胶底鞋子撞击地面的声音和那阳光落地的“哗哗”声。

这里,我的小村,有我怀念的留在单车上的童年,那曾因外婆的一阵笑而荡漾起的风。

五年后,她变了。

我的目光在这高楼中急走奔波,这里一片繁华,红灯酒绿,高楼林立,丝毫透不出阳光,竟看得我有点眩晕,我握紧了手中的地址,定了定神,急走在川流不息中,凭着记忆“十二号,十三号”„„仿佛有一双神韵的素手牵引着我,门牌展新着,不似记忆中„„“十二号,十三号„„雨水的记忆,氧气的腐蚀,让原本鲜艳的的门牌变得锈迹斑斑,漆掉了一大半, 上面斑驳的红锈更是带着历史的缕缕清香.

汉白玉装点的金属门前,我感到有些陌生,指尖触碰到冰冷的门又缩了回去,彷徨间瞅见——浅浅的泥土沟壑,似无邪的笑脸,天真、纯洁,那边上有着点点苔藓的盆栽古朴,凝重,是五年前外婆与我一起种下的。芊芊的苔藓似乎给我注入了一股力量,“咚咚~”我的手重重叩在了门上。

“吱呀“一声,门轴转动,映入眼帘的是外婆那饱经沧桑的脸,与记忆中那样相仿,却也是那样的遥远,这不过一米的距离,却好像是五年的岁岁光阴。岁月像一把锋利的到,把我的青春镂刻得淋漓尽致,却也在外婆的脸上刻下了道道皱纹。

外婆抚了抚我的头“乖孙女,哟,都长得比外婆高了!”我鼻子一酸,强忍了忍,眼泪才回到眼眶里。为了不让外婆看出我的难过,我呆了呆头,45°角仰望天空,努力扯动嘴角,牵出一个并不生动的笑:“外婆,我饿了,有西红柿吗?我要吃西红柿炒蛋!”

“有!有!有!外婆这就去炒!”

“乒乒乓乓„„”厨房里传来锅碗瓢盆的碰撞声,看着外婆忙碌的身影,一幅

幅画面在脑海中浮现;还曾记,夏日炎炎,外婆那宽大的身躯走在我前面,让我藏在她的影子里;曾几何,冬雪飘飘,外婆那温暖的大手揉搓着我冰冷的小手,使我渐渐暖和;又想起,秋风瑟瑟,外婆那宽阔的脊背背起我,让我轻松越过泥潭„„

“这是小涵吗,都长这么大了。”一个巍颤颤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循着葱香味望去,一位佝偻老人托着一盒小葱拌豆腐蹒跚而来,那是我小时候最爱吃的,赵奶奶既然还记得。儿时的玩伴都一蹦一跳的来找我玩耍„„

不一会,桌上堆满了我儿时的记忆。我的眼眶再次湿润,儿时的小村是那豆蔻年华少女,柳眉宛如远黛,杏目灿若星辰,小嘴微微嘟着,怎么看都是一副娇小女儿样,说不出的清纯,现在的小村,像是及笄的女子,浓妆艳抹着,历史的变迁,要改变许多,这小村,便是时代前进的牺牲品,是一种必然,乡村退去的是朴素的外衣,被人们迫不及待地裹上锦衣绮缎,但当我再次踏上这片土地时,我发现亘古不变的是那底蕴,还有那善良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