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逢其时
高中 其它 1936字 1442人浏览 有勇气happy

生逢其时(2012广东高考考场55分作文)

我想起《双城记》中开篇的那句话:“这是一个最繁华的年代,这是一个最萧条的年代。”我们永远在时代的夹缝里徘徊、挣扎,踟蹰不前,天上地上人间都找不到一个立足之地。而我认为:不论生活在哪个年代,我们都该怀着宽恕和爱,去面对这个世界,去活着。

生活在十九世纪的狄更斯,恰逢改革初行,社会动荡,英国贵族和底层贫民矛盾激化,资产阶级带着虚伪的面纱,招摇过市。那算不上一个好的时代,换句话说,那并不是一个适合文艺发展的时代。可是生在那个时代的狄更斯并没有纵情歌酒,怀着绝望的心情自暴自弃,也没有愤懑偏激,而是用一支笔孤注一掷地书写生命,给当时的英国开出了一剂良方——宽恕与爱。他书写《双城记》、《雾都孤儿》,他写的不是革命史,却捕捉了那个时代的氛围,用一个个的故事告诉人们:仇仇相报终无已时,流血只会造成更多的流血,只有宽恕与爱才能拯救这个世界。仁慈如狄更斯,看似是最不适合那个阴暗时代的人,可是他却能勇敢地面对,用自己的力量去感化那个社会,在最不适合的时代做出了最合适的壮举。

而在现代,二十一世纪的伊拉克,我仿佛又看到了这种力量——那个生活在巴格达的八岁的少年卡马尔·哈希姆,他行走在哀鸿遍野、民不聊生的那片土地,有这么一句诗歌形容这个时代的中东“山坡上的灵车来来往往,日以继夜”。没有少年的欢乐,没有热腾腾的饭菜,只有硝烟与战火,明灭不息。多少人在贫民窟,难民营里祷告,来生不要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不要生活在这样一个中东。可是卡马尔并没有,他拿着相机记录伊拉克的点点滴滴,每一个温情的画面:有老人坐在书店的门口阅读,太阳从棕榈树后徐徐升起,咖啡馆的门外摆着一杯免费饮料„„这算是一个最糟糕的时代,这是任何一个孩子都不愿意生活的时代,然而卡马尔用自己微博的力量去记录那些爱与温暖,鼓励每一个伊拉克人勇敢地、努力地活下去,这是在最不合适的时期最合适的救赎。

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生卒,然而又有多少人终生困于自己的生不逢时而最终郁郁而终。如那个错生在帝王之家的亡国诗人李煜,如那个忧愤了一生最终病死的贾谊,倘若他们能正视自己的时代,能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一些什么,那么历史会否有所改变?

不论我们生活在最繁华的时代,抑或萧条的岁月,都应当拿出自己的力量,那不是残忍的力量,不是无情的力量,它或许微弱且伴随着困难,却能在深渊中带来光明,在坚韧中捍卫我们的爱——这便是生逢其时的全部诠释。

面对喧嚣

如今,商品文学铺天盖地地裹挟而来,作者比作品更有名的现象比比皆是,学术界一片喧嚣之象,已少有桑塔格:“我写作不是因为那里有读者,而是那里存在文学”的真诚之言。面对学术界的喧嚣,学者应该选择淡然。

曾经,季羡林先生面对学术界的喧嚣,选择淡然,在静寂的老房子埋头研究,笔耕不辍。先生在晚年之时,随着国学热的不断升温,国人的关注和偌大的名誉不期而至,文学界喧嚣不已,人心浮躁,而老人只是掩上门,继续治学,推掉“国学泰斗”的荣誉,并写了一篇散文《宁静以致远》提醒自己:面对喧嚣,应该宁静处之,淡然处之。先生辞世,仿佛学术界又少了一块宁静之地,他那份淡然面对喧嚣的情怀足以像洪吕大钟发出振聋发聩之音唤醒那些面对喧嚣不可自拔的学者。

曾经,特郎斯特罗姆面对学术界的喧嚣,选择淡然地在海边的蓝房子里静静地观察生活,静静地写诗。许多学者为了多产,粗制滥造,从不畏惧学术的神圣,而他却宁静地选择用十年去写一首诗,被北岛称为“诗人的诗人”。面对学术界粗制滥造、亵渎学术界神圣的喧嚣,诗人选择淡然处之,慢慢地磨砺出珍品。十年时间练就而成诗才配得上诺贝尔文学奖,获奖后的诗人仍然在自己的蓝房子里继续写诗,丝毫不闻世外的喧嚣,对于突如其来的大奖,外界追捧的喧嚣他还是淡然,文学界的喧嚣已不能伤他一分一毫。

但是,如今不少学者敌不过名誉和金钱、镁光灯与红地毯的诱惑,沉浸在喧嚣的学术界不能自拔,当年韩国最高科学荣誉获得主后因其论文剽窃他人而锒铛入狱。“汉芯一号”曾获得国人的无限欢呼,最后却因换名不换芯而丑态毕露。云南大学一教授大言不惭地宣言:“既会教书,又会拿课题,更有行政职称的老师才是顶级教师。”学术界的喧嚣之象如此,让人堪忧!学者面对喧嚣,仍沉溺其中不可自拔,更让人汗颜!

“打假斗士”方舟子如今孤身一人面对学术界的喧嚣不已,欲极力扫除学术界的喧嚣,可与之同行的又有几人呢?日前,曾因在高考中以文言文《在黄花岗的门前》破格被四川大学中文系录取的黄同学遭教授开除,只因黄同学在媒体面前浮躁至极,面对文学界的喧嚣,他早已骚动不安,不能潜心研究。教授之举确实值得赞叹,为学术界的喧嚣抹去一方障碍。

在喧嚣的学术界,让我们铭记一个古老的真理:面对喧嚣,诚望学者们选择淡然,潜心研究,让文学奇葩绽放!

生逢其时4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