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想,于无雪的深冬
初二 散文 900字 105人浏览 彤云天

杂想,于无雪深冬

北方的冬季总显得漫长,尤属对我这个殇意特为敏感的人来说,总是显得分外忧伤;北方的冬季总显得落寞,尤属对我这个不喜喧闹的人来说,总显得分外寂寥;北方的冬季总显得无味,有数对我这个厌倦冷色调的人来说,总显得分外单调。

总自诩为冬天里的一尊雕像,禁锢着思想,禁锢着神经,禁锢着灵魂,很多时候,我分不清是这个冬季欠了我什么,还是我欠了整个冬季什么。

临窗而立,总希望在雪花飞舞中感悟一番,却总是迟迟瞧不见雪花的踪影,想必连那自诩的话絮,也是一种可望而不可求的意念、杂想。2013年的冬天呀,我该如何在这漫漫数月的日子里,摆渡自己。

他年冬季亦是这般心境,只是在落寞的时刻,那雪花漫天而舞,在房前,在楼上,或是隔窗看着雪花。都说听雪无声,大雪无痕,可是最喜深冬看雪听雪的我,总是将心底的杂念,伴着雪花到处飞舞,戏弄匆匆而进的行人,耸立不动的建筑,抑或落在高处的树枝上,随风摆动。

我依旧站在风里,站在黄褐色的尘土里,站在无雪的北方天空下,仰着头看着骄阳东升西落,看着星星一闪一闪逐渐变为天上的街灯。

我不知晓身为一个男人,竟会如此地多愁善感,曾嗤笑自己前世必是伤感的女性,今世虽变了身躯,却难舍那份落寞的情。站在寥落的北方,天依旧碧空如洗,尘土越积越深,远处的山峦层层相扣。此时的我却不再思绪联翩,反之则脆如蝉翼。本就可怜的如数家珍的几

分自信与伟岸,也被这无雪的深冬吞噬着,咀嚼着。

我不喜欢在深冬想起陈年旧事,更不喜欢为着儿女情长而暗自伤怀,这个落寞的环境最宜相思,也最易拨动心底的琴弦,本就伤感的我,如是这般,我真不知这个漫漫的冬季何时才会走出心田。仿佛抽惯了烟的人,站在一圈都抽烟的人中间,那种欲抽不敢欲罢不能的感觉,是一份源于心底的罪孽。

窗外清脆的鞭炮声逐渐响起,我知道窗外已是夜幕降临,视觉与听觉交相享受着新年的神韵,孩子也是尽情地玩耍,忘却了时间,忘却了从黄昏直至夜幕。忘却自我,忘却尘世一切,即便是欢快的,忧郁的,难忘的,痛伤的,都能舍弃于身外,该是怎样的一份享受呀!

无雪可看可听的这个深冬,就静坐在电脑前,静静聆听几首伤感诗文诵读,慰藉有些空虚的心灵吧!

——2014.1.31写于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