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八月桂花飘香时
初二 记叙文 1875字 1114人浏览 丹丹の小希

又到八月桂花飘香时

这个俊俏秀雅的南方城市才迎来了几场绵绵细雨,秋天就不期而至,山峦映浅黛,林木形销花褪红,她们争相着似乎在冬天来临之前要把盈盈暗香、脉脉绿意尽情抒放。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正路过一片树林时。突然,一股幽香悠悠走近,仿佛一位绝色的倾城佳人,高擎着甜丝丝的冰激凌,故意要给我一个惊喜似的,俏皮地躲进我的诗行里,我翕动着鼻翼寻觅,馨香怡人,沁人心扉的香气若隐若现,忽然想到这定是李清照笔下所描述的“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之美称的桂花莫属。扳开手指细数一下,时间的年轮已然是悄然来到农历的八月间。

又到八月桂花飘香时,好一个万棵桂树缀金的好时节!好一个如痴如醉飘香的季节!

踏着这条鹅卵石铺就的小道,我便来到了这些释放馥郁香味的桂花树旁,墨绿色的树叶透出绿油油的颜色,厚实又羞涩,斑驳的枝杈间全镶嵌了金黄色的小花,据说桂花有金桂、银桂、丹桂之别,想来这就是金桂了,金桂星星点点的,犹如夜空中迸放的灿烂,又似刚淘出的沙金,缀满富足的光泽,正是这些小精灵们牵引着我的脚步,直将幸福的感觉传递到我的心头。

又恰好正逢中秋佳节,淡淡的乡愁难免萦绕心怀,美好情节的背后总是有着一串串时光背后的记忆。还记得小的时候,苍山如海的黔南大山里,在青瓦铺顶,油亮板壁装饰,苗家吊脚楼结构的教室里,我们听老师给我们讲述关于月亮的神话,最喜欢听一个陈姓布依族老师讲那那嫦娥奔月,月宫玉兔,吴刚伐桂的

故事,尤其到了农历的八月里,一面聆听娓娓动人的传说,一面嗅着沁人心脾的芬芳,我童年的心便会飞得很高很远,遥想着大山外边的世界是什么样,心思早跟随月色到达了那遥远的天宫,繁星闪烁,也似吴刚伐桂时震落的花瓣一般;身子被桂树牢牢地包围住,堆积起金色的馨香来。

那时,乡村土地里庄稼已经收割完,家家户户房前屋檐下挂满了金黄的一提提玉米棒子、高粱和红辣椒,楼板上堆满金黄的稻谷,院坝里晒着一粒粒鼓囊囊花生。这不但是一个瓜果飘香收获的季节,也是一个恋爱的季节,小伙姑娘们穿着民族盛装前往附近的乡镇赶集,通往场坝的乡间小路上一时间山歌飘荡,银饰叮咚,灿若繁星。

乡镇赶集的场坝边上有一株百年金桂,每到秋季,满树灿然,它可以在一年之内开几次花,特别是一场秋雨来时,第二天满地金黄细碎的花瓣惹人爱怜,许多人把这些花瓣悉数收集起来酿制香醇的桂花酒。后来,我阅读《红楼梦》当看到黛玉葬花那一段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故乡这棵一地金黄的桂花树。一天,来了一个城里人他挎着一个有两只眼睛的叫不出啥名字的机器,在桂花树下摆一个摊,把一个木头框子挂在桂花树下,上面画着许多或站或倚的俊小伙和漂亮姑娘,在这个相对封闭以布依族和苗族居多的的地方,许多人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些个“洋玩意”,大家像看西洋镜一样围过来看个究竟,经打听,原来那个长着两只黑眼睛的机器就叫做照相机,木头框子上的一幅幅小画叫照片。胆大的小伙和爱美的姑娘们就以桂花树为背景,拍下一张张靓丽可人的照片……这是我最初对桂花树的印象。

晚上,小区的亭阁间,公园的树丛里到处都弥漫了这种甜蜜的味道,好象是桂仙们约好了在一起怒放的,以至于偌大的一个城市都陷进了幸福的氛围中。

我突然明白了,小时候对月亮的无限向往,更多的是奔着形似的月饼而去的,为了满足节日里才能解馋的口福,现今大家早已走到了丰衣足食,月饼的形式已从口福上升为礼仪,而那嫦娥仙姑早已经下凡到普通百姓家电视里,不厌其烦地将那些缠绵悱恻的故事一遍遍演绎。

桂花品性高洁,古代有多少文人骚客对它咏之叹之,又有多少仁人志士借花抒情言志。“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诗中赋予桂花为天香,这该是何等的荣誉和赞美啊,花开花谢,香气溢远,触不及,寻不见,只能在它渲染的一片闲情中,在不经意间,自由的想象一种温暖。它可能不够美,但是在几米之外,你却可以知道它的存在,你不必凑近鼻翼去闻,就能感受到被它的牵引。

桂花美在其内,而香在其外,沁入其心脾,回味之久远。它不求繁华,不求眩目,不求众多的簇拥,只纤薄柔嫩的低眉行于尘世间,不由让我想起我们栉风沐雨,风餐露宿的中国铁建人,他们就像临风玉立的桂花树一样,在深山峡谷,在城市边缘, „„默默无闻作贡献。他们一如桂花一样没有美丽而娇艳的容颜,但在我心里他们却是无比的秀美而高雅;他们没有妖娆的身姿,但它那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清新淡雅,脱俗不凡的高贵之气,却深深吸引了我;他们可能也不够艳,碎小的花朵,不需要任何的点缀,唯有它的清气幽香足以让人感受它内在的豁达和美丽„„

这真是香不醉人人自醉啊!

(中国铁建中铁十五局集团贵州路桥公司 朱锡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