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
初二 散文 3879字 108人浏览 zhr4308

最浪漫的事

母亲今年六十虚岁。按家乡的风俗六十花甲是应该请亲戚朋友一起来家里聚聚,热闹热闹的。因家里人口多,自嫁到张家以来,母亲没有热热闹闹的庆生过。记得几年前她过生日,刚好是星期天,母亲在中山帮我两个弟弟照顾孩子,我们一家三口便买了蛋糕去陪她过生日,弟弟们在酒楼定了一桌饭为妈妈庆生。席间看到妈妈在悄悄地抹眼泪,我便问她怎么了,她笑着说:“高兴啊,从来没有过生日,今天托孩子们的福,在这高级饭店为我过生日。”不觉间我的眼睛也湿润了。

父亲和舅舅商量后决定年初四这天为妈妈庆生,本来六十生日是要放鞭炮烟花热热闹闹庆生的,因外公外婆和奶奶还健在,母亲把这些热闹的项目全免了,只允许简单请一些至亲的亲人一起聚聚。年初三的晚上,男士们都在忙着玩自己喜欢的节目;我和弟妹们在准备第二天要用的菜品;而平常喜欢打打小麻将的父亲却在堂屋里忙进忙出的,没像往常一样出门溜达打麻将。我心生好奇,走近去看看他在忙些什么----只见堂屋八仙桌上摆放着裁剪好的红色对联纸,桌面的一角放了一碗盛了墨水的碗,八仙桌旁边的凳子上放了几张红纸、胶水和一本对联书---父亲在准备写对联。乡里有些人家办喜事会请父亲写对联,自己家里平常只是婚嫁喜事才会贴对联,平常张罗的喜事父亲是不愿意去准备这些的。难道父亲准备为明天的庆生写对联?正在这会儿父亲戴着老花镜拿着毛笔从房间里走出来。我问:“爸:写对联呢,为明天准备的?”“是啊,喜庆些嘛!”父亲回答说,“也是!要帮忙吗?”我愉悦的问。“不用,你去忙吧。”父亲爽朗地答应着边低头忙着自己的活。我悄然转身走向厨房,边走边小声地笑了。

虽然只是小范围的宴客,因父母的兄弟姐妹比较多,还是有好几桌饭菜要准备。第二天一早起来大家都要忙自己的活,一直到中午开席时,大家才一起聚到堂屋里准备给客人敬酒。这时席间主事的叔公开始了开席的开场白---致辞感谢来宾,并感谢了母亲近四十年来为张家的付出。最后叔公特意提出,要把父亲写的对联念给大家听听:“结伴四十春秋风雨同舟心相随,重开花甲岁月苦尽甘来爱永存,横批----寿衍千秋。”我听后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急步走到门外亲眼去看看父亲为母亲六十寿辰写的对联。门口两边红色的对联上配着苍劲略带娟秀的黑字,整齐的贴在门橼上,这些爱的字眼在正午的阳光下熠熠生辉。结伴四十春秋,能“心相随,爱永存”,这是何等的浪漫。我看着笑了,眼前闪烁着五彩的阳光。

去年,年近八十的外婆得了肺病,零零星星的在医院住了半年,长期陪伴在外婆身边的是年过八旬的外公,其他亲人只是轮流去陪伴。外公是银行的退休职工,平常省吃俭用的,外婆倒有点大手大脚的,因为这样外公的退休金从不让外婆去打理,都是自己管理着,而且还不告诉外婆存款的数额。就是子孙们有些需要给钱的事,外公出手也是很小气的。外公虽然已年过八旬了,但身体硬朗,还种了很多地,养了家畜,我经常可以吃得到他老人家给的农产品。外公他老人家平常是一宿都不愿意在外面逗留的,为了陪伴外婆,他在医院一住就是一个月,还是乐呵呵的。说来惭愧,那天回去看望外婆还是顺道去的,因老家有事需要回去,忙中抽时间到医院去看望外婆,提前告诉了在医院看护外婆的舅舅,晚些回去看望外婆,到医院时已经是傍晚,舅舅已在门口等着,舅舅带着我边走边说外公已经扶着外婆到病房外面来等我了。看到外公外婆时,他们已经坐在医院花园的石桌旁边,桌面上摆有水果还有口罩,外公一见到我就笑眯眯的迎过来,拉着我的手,告诉我说:外婆听说我来可高兴了,说外面敞亮,空气好,一定要到外

面来等我。其实我知道,外婆的肺病是传染病,细心的外公就到户外来等我并且为了准备了口罩。外婆因病的时间久了,有时候记忆有点混乱,一时认不出我来,外公握着外婆的手告诉她我的名字,说我从深圳来看她。外婆清楚过来后,望着我泪流不止,却不象以前那样抚摸我,她怕摸了我就会有病菌传染给我。我伸过手去拉着外婆的手跟她说,让她安心养病,好好调理就没事了。聊天中,外公悄悄地移开我的手,用他的双手握着外婆的手,告诉她我以前一些孝敬他们的开心的事,说得外婆满脸笑容。因为要赶晚上的火车,和外公外婆一起逗留了一个多小时我就走了,在这期间外公的双手一直没有离开外婆。后来听母亲说,外婆住院的费用都是外公自己支付的,没要舅舅们帮忙承担。母亲还说外公以前告诉过她,说外婆身体不好,他的钱是要攒着的,外婆要是有个三病两痛的,他自己还有能力为外婆担当着,这次还真的是派上用塲了。

六十岁的时候,夫妻能“心相随,爱永存”,八十岁的时候能紧握对方的双手,互相依靠,彼此依赖。这不正是我们想用一辈子去追求的浪漫吗!

和儿子一起外出

星期天老公去上班了,就我和儿子在家。上午儿子在为期末考试复习功课。每个星期天下午一点到三点是公司在羽毛球场馆的预约时间,以往这个时间都是老公开车载我们一起去打球的。为了不放弃这次运动机会,上午我就游说儿子一起骑自行车去打球,儿子听后一脸不屑的说“不去”。虽然他这样说,我还是不动声色的去准备着打球需要的用品。吃过午饭,继续帮儿子报英语单词听写,听写

的时候我自顾自地说:“听写完两课的单词就要出发去体育馆咯。”儿子听后没吱声,当听写完一课后,他开口说:“妈妈,真的要去打球的话就该出发了,要不然,等我们骑车到那里时就可能要散场了。”我赶忙说:“那赶快出发吧!”

我骑自行车的技术比较差,也很少骑车上大马路。儿子把水和擦汗的毛巾等一股脑地塞进背包里,准备自己背上。羽毛球拍比较大,背包里不好放,儿子把自行车上下打量个遍,觉得没合适的地方放,就又把球杆竖着放进背包里,让球拍露在背包外面。在阳台,儿子背上背包,跨上自行车,球拍高高地露在书包的外面,刚好遮着了儿子大大的后脑勺,像带上了一顶钢盔。他那行装和气势就像是要外出出征的大将。儿子推车走进电梯里,一边给我腾出放车的位置,一边从电梯的镜面上审视自己的模样,看到自己的行头是这般模样很是不高兴,皱着眉头咕咕囔囔地说道:这是什么造型嘛!我说:很帅啊!他不认可地瞅了我一眼。

儿子骑着山地车在前面带路,由于不满自己的造型,路上他没怎么搭理我,只是每到一个红绿灯的路口就停下来回头望着等我。过了几个路口后,儿子心情平和了很多,就骑着车在我身边转悠,指挥我走平坦的道路,告诉我一些骑车的注意事项。一路上絮絮叨叨地指导着我怎样骑车。到体育馆时已经是一点半了,他找到停车的位置,把两辆自行车锁好就拉着我急步跑进体育馆内。

这个星期天公司去打球的人比较多,场地只有两个。我们打了一轮后儿子就提建议说,他还有作业没完成,骑车回去在路上要花的时间会很长,今天打球人也多,等下一轮到我们打球还要等一些时间,不如早些回家的好。我听从了他的意见。

回家的路上,我一路想紧跟着儿子,可儿子骑车的技术精湛,经常把我远远甩在后面,只是每到路口的时候就停下来等我。我骑到一个公交站台附近时只听得哐啷一声,有东西掉到地上了。随后我感觉到一只脚踩空了----自行车的踏板掉了一只。我一下子慌了,赶紧刹车下来,抬头一看儿子已经骑出了很远。我赶忙大声地呼唤儿子,儿子应声骑车回来,看到眼前的景象也有点不知所措。他停好车,弯身捡起地上的那只踏板,尝试着想把它装回去,但左掰右摆的搞不定。他站起身环顾四周也没看见有修理店,就坚持说要让我骑他的山地车,他来骑我的车。我没同意,想再来修修看。这时有一位在旁边等公交车的好心的路人,看到我们母子手足无措的样子,就走过来帮忙。他告诉儿子去找一块石头把掉下来的脚踏板敲进轴承里去就好了。儿子从来没干过这种活,也没有过在野外修车的经历,结果找来了一块很小的混凝土。我想接过混凝土来敲,儿子却很男子汉地推开了我的手。他稚气的小大手拿着混凝土卖力地敲打着脚踏板,三两下混凝土块就被敲碎了,脚踏板仍旧纹丝不动的挂在轴承上。我担心这样敲打儿子的手会受伤,就说不修了,把自行车推着回家算了,让老爸回来再修。儿子不死心,飞快地又跑出去捡石头,结果捡回一块大一点的还是混凝土。这时好心的路人说:“小伙子,兄弟,这种东西容易碎,不行的,你要捡一块像这么大的石头才行。”可这是人行道,哪来的石头呢!我刚才在周围也转了一圈没看见有合适的石头。儿子看了看手中好不容易捡来的器具,还是拿着它在脚踏板上敲打了几下,觉得确实是不行就又跑出去找石头。儿子小跑着在四周找石头,最终找来了一块残缺的大理石。好心的路人在一边指导他怎样操作。由于儿子年龄偏小,又没干过这种活,不管他怎样卖力地敲,脚踏板还是颤悠悠地挂在那里。好心的路人见此情形就接过儿子手中的那块大理石帮忙敲起来,儿子蹲在旁边观摩。成人的力量就

是不一样,他哐哐地敲了几下,就放下手中的大理石起身说:“可以骑了。”他一边拍手中的灰土一边说,“现在这脚踏板就这样踩一天也不会掉下来。”儿子蹲在那里摸了摸修好的脚踏板并转了几圈,堆着一脸的笑容。我把那块大理石挪到了绿化带的里面。再过来谢谢这位好心的路人,儿子也站起来笑容可掬的对着他点头表示谢意。车修好了,我们准备出发了。这时好心的路人又叮嘱我们:“你们到家后还是要去去找修车师傅再看看的。”我们一边谢谢他一边挥手和他再见。

我们又一起骑车返家。儿子在前面为我开路,他时不时地围着我转悠,我们一起谈论着刚才发生的事,他说做人就应该像这位好心人一样助人为乐,这样的话世界的好心人就会更多,我们出门在外的心情就会很愉悦!我连连点头称赞儿子说的很棒。我俩一起有说有笑的行驶在人行道上。正午的太阳照在我身上热热的,微风吹在我身上凉凉爽爽的。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啊,空气真清新!

和儿子一起外出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