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愿望
高中 其它 8072字 814人浏览 8睡午觉

最好的愿望

文:王洁

1,装在瓶子里的恶魔

因为想不被打搅地看书,所以我决定搬到安静的海边去住。 一天,正当我坐在沙滩上看书时,突然碧绿的浪花将一个瓶子抛到了我面前的书堆中,我好奇地拧开瓶盖,只听扑哧一声脆响,就仿佛是打开了一罐可乐,一团金光闪闪的泡沫中,一个奇怪的家伙凭空冒了出来。他有一脸深红色的大胡子,穿着五颜六色的条纹衫。

“我是瓶中恶魔多尼多尼。”他有一种高深莫测的声调说道,“你把我召唤了出来,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说出你的愿望吧!”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沉默了半分钟后才回过神来。 “可是,我并没有什么愿望啊。”我老老实实地回答他,我只想在这里看书而已。

多尼多尼恼火地揉着胡子:“你必须得许一个愿望!” 我茫然地摇摇头:“我还没有想好要许什么愿望呢!” “我看你是看书把脑子看坏了。”多尼多尼尖声尖气地说,“我的瓶子被打开过三次。第一次是一头北极熊,可怜巴巴地站在一小块浮冰上,我让他许愿时,他一口气给我说了三天三夜的全球变暖啊,气候灾害啊,可持续发展啊。我根本就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第二次打开瓶子的是一个戴着草帽的男孩,我问他有什

么愿望,他大吼大叫说要当海贼王什么的。现在你是第三个打开瓶子的人,居然说你没有愿望!”

我撇撇嘴,小声嘀咕着:“竟然你都不能满足前两个人的愿望,为什么你要让我许愿呢?”

就这样,我把瓶中恶魔多尼多尼惹火了,他告诉我说他会像亡魂一样永远跟着我,并且要给我降下恶魔的诅咒!除非我能把这个许愿的机会赠送给别人,这样才能破除诅咒,否则我永远都是他的跟班。

我没有任何办法,只得哆哆嗦嗦地跟在恶魔多尼多尼身后,沿着悠长悠长的海滩闲逛,运气的好的话,也许我能找到一个好心人,替我许一个愿望。

2,想变成海鸥的猫

傍晚,天边的夕阳悬在金红色的大海上,像是一颗快融化的橘子奶糖,我们在一大群海鸥的歌声中来到了一个叫做海螺镇的海滨小镇。

这是月牙形海湾中的一个小小的镇子,这里的每个人都戴着一串五彩缤纷的贝壳,走起路来都会发出悦耳的叮叮当当声。空荡荡的码头上没有船只,只有一大群海鸥在打着圈儿飞行,死寂得可怕。

我们一出现在镇子中,所有的镇民都急忙地躲躲闪闪。我拦下一个过路人问:“你有什么愿望吗?”他的脸色一下子变绿了,

惊恐地摇摇头跑开了。街上其他人也慌慌张张地躲进了各自的海螺小屋,紧闭门窗。

“真是奇怪。”我胆怯地瞄了一眼多尼多尼,他正摸着乱糟糟的大胡子,严厉地瞪着我,“这个小镇上难道就没有人想许愿吗?”

就在这时候,一个大木桶后面传来了一个高傲的声音:“这个小镇上没有人再敢许愿了。”

我探头一看,发现大桶后面是一只黑白相间的大猫,它正仔仔细细地梳洗着皮毛,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我环视了一眼冷清的街道,问它:“为什么会这样?” 猫神气地瞄了我一眼,冷冷地说:“这个小镇的过去,你们最好还是不要打听为妙。”

我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空荡荡的街道上只有风吹过的声音。

“你能帮我许一个愿望吗?”我对猫说,“比方说,要一桶鱼什么的。”

猫鄙视地看了我一眼:“如果我像你们人类这么目光短浅的话,我会考虑许这个愿望的。”我脸红了,害怕地回头看了恶魔多尼多尼,双手合掌拜托道:“拜托拜托,你就许一个愿望吧。”

猫望了一眼晚霞中橘红色的海平线,无数的海鸥在天边飞翔,高傲地晃了晃毛绒绒的尾巴:“我要变成一只海鸥。”

我眨了眨眼睛:“你想变成一只海鸥?”

猫傲慢地瞥了瞥我,自顾自地舔着毛发。

这时多尼多尼轰的一声冲了过来,又用那种高声莫测地声音说:“既然你说出了你的愿望,凡人!噢不,凡猫!那么我就满足你吧!”

一团金灿灿的泡沫涌起来,猫长出了一双狭长的白色翅膀,和海鸥的一样,翅膀尖是黑色的。

猫连谢谢都没有说一句,一耸身,飞向了遥远的晚霞。 “变成海鸥。”我挠挠头,“对于一只猫来说,这愿望也太奇怪了吧。”多尼多尼撇撇嘴:“也许它只是想直接从海里捉新鲜的鱼吃。”

我们望着渐渐消失在天际的猫,沉默了好一会儿。

突然,多尼多尼兴奋地一跳而起,高兴得眼睛闪闪发光,他急忙掏出一个本子,变出一根羽毛笔,急忙记了起来。

我胆战心惊地问道:“那个……可以放我走了吗?” “急什么!”他瞪了我一眼,我吓得一缩头。

多尼多尼抓着本子又欣赏了一遍,露出了微笑:“这是我第一次帮助别人实现了愿望!”

他大步流星地朝镇中心走去,我只得哆哆嗦嗦地跟了上去。

3,海螺镇的秘密

海螺镇所有的屋子都是用巨大的海螺做的,五颜六色的洒满在沙滩上,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就好像是寄居蟹一样。夜幕降临了,

小镇上更加冷清,每座小屋前都挂着一盏海螺灯,灯火盛在狭长的海螺中,朦朦胧胧的像是一个个小月亮。

为什么这里的居民都这么害怕呢?他们在害怕什么?我隐约觉得海螺镇隐藏着一个秘密。

这时空旷幽暗的街道上飘来了一阵轻轻的哭声。我踏着昏暗的灯光,紧张地循着哭声找了过去,在一个转角处,我看见了一个小女孩背对着我,站在街角在哭。

我走了过去,问她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呼噜不见了。”小女孩伤心地抬头望着我说,“它是爸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爸爸出海了,遇到了一场可怕的风暴,他就再也没有回来,别的小朋友都说我爸爸漂流到鲸鱼的肚子里去了。爸爸不在了,只有呼噜陪我和妈妈,它是一只很好很好的猫。”

我注意到,多尼多尼的脸色越来越差,他连耳朵根都红了。 “好吧,”他嘟嘟哝哝地说,“你有什么愿望?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

“我想让呼噜回来,”小女孩哭得很伤心,“这么晚了它还在外面,会迷路的。我不要它像爸爸一样,再也不能回来了。”

她刚刚说完,旁边一座海螺屋猛然嘭的一声打开了,一个戴着眼镜的矮胖老大爷怒气冲冲地冲出来,大声吼道:“唯希!忘了我们小镇的规矩了吗?不许许愿!永远也不许许愿!”这个叫唯希的小女孩吓得缩到我身后去了。

“放松点,老爹。”多尼多尼笑嘻嘻地拍了拍老爹的胳膊,

“孩子们都喜欢许愿的,对不对?流星啊,许愿池啊。海螺镇上总不会没有许愿池吧?”

老爹仍旧板着脸,阴沉沉地说:“许愿曾经给我们小镇带来过灾难和厄运。”接着,他慢悠悠地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

海螺镇和其他海边小镇一样,人们在沙滩上写字,细细的浪花就会把字带走,海浪会哗啦哗啦的把这些字带给远方航行的人的耳边。所以远航的水手在月夜下会爬上高高的桅杆,在星光中弹起故乡的曲子,浪花就会把来自远方沙滩上的字轻轻地和着节拍唱出来。住在海边的人都是这样给远方的亲人传达信息。

可是,海螺镇有一个孤儿,他没有任何远航的亲人。于是他整天想着的都是海盗的宝藏,美人鱼的歌声,大航海家的冒险。久而久之,他开始厌恶平静的小镇生活,于是一天晚上,他在沙滩上写下了他的愿望,没人知道他写了什么,也没人知道他是写给谁的。浪花把他的愿望带到了未知的海域。

没过几天,可怕的阴云出现在蔚蓝色的海平面上,小镇上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那是风暴海盗!

遮天蔽日的黑云是他们的风帆!撕裂海浪的狂风是他们的旗帜!由沉船残骸拼凑起来巨大海盗船裹着滋滋作响的闪电,那些海盗是一群缠满乌云的骸骨,轰鸣的雷声从他们尖牙利齿的嘴中咆哮而出,银色的闪电在他们身上骸骨和乌云的缝隙间闪闪发光。

来自深渊的风暴海盗,他们带来暴风雨和飓风。任何在大海上与他们相遇的船只,都会永远迷失在大海之中。

所有人都认为难逃一劫的时候,奇迹出现了。

风暴海盗船在路过小镇的灯塔时,突然在灯塔的顶端传来了一阵高亢的号角声,海盗船撞在了灯塔上,乌云散去了,海盗船也散架了。

说完老爹指了指黑暗的远方,在礁岩之间,在弥漫的冷雾中有一座歪斜的灯塔,塔顶围绕着满地的残骸,依稀能看见一闪一闪的残存闪电。

“风暴海盗的葬身之地。”老爹幽幽地说,“那座废弃的灯塔就在那里,没有人敢靠近那块诡异的地方。”

因为这个男孩的许愿险些让整个小镇被毁灭,所以小镇的第一条规矩就是:不允许许愿!

4,风暴海盗的残骸船

的确,浪花会把亲人的问候送到远航水手的耳边。可是如果一个人离家离得太远了,在大海里呆得太久了。那么,就连浪花也很难能找到他。

这就是为什么需要灯塔的缘故,灯塔温暖的光会告诉在全世界流浪的人家的方向。但是这座斜灯塔却是暗暗的。

我和多尼多尼走进了那片冷雾笼罩的礁岩,踩在脚下的都是厚厚的黑泥,踩一脚就会噼噼啪啪的冒出银色的电光。

“这些可不是泥土。”多尼多尼说,“这些都是乌云!风暴海盗都是由乌云组成的,他们完全散在了这片礁岩间。”

我皱了皱眉头,岩石和冷雾之间耸立着不计其数的船只残骸,滋滋滋的电光在它们之间游窜。“为什么我们要来这?”我小声问。

“那个小姑娘许了愿。”多尼多尼说,“作为一个灯神,我必须实现她的愿望。我要点亮这座灯塔,那么那只海鸥猫就会顺着灯塔的光飞回来了。”

看着荒败阴森的灯塔隐藏在薄雾之中,我深吸了一口气:“你用什么来点亮灯塔?必须要很亮很亮的光,才能照亮黑暗中的大海。”

多尼多尼抬头一看,在灯塔的正上方有一颗星星。他伸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弧线,出现了一个金色泡沫组成的弹弓,一发金色泡泡的子弹打上天空,那颗星星就拖着闪亮的尾巴滑了下来,带着金色的亮光落在了我们的面前。

“星光是永恒的,我决定用这颗星星来点亮……”多尼多尼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地上的星星闪烁了几下,光芒变成滋滋作响的电花渗到满地的乌云里去了,星星慢慢地熄灭,像一只熄灭的小灯笼。

“不亮了。”我把星星捡起来,晃了晃,“星星里的光到哪儿去了?”

地上的乌云开始搅动,像沼泽一样黏稠,同时劈里啪啦闪着

电光。

“是乌云,星星里的光被乌云吃掉了。”多尼多尼瞪着一大团像烂泥一样拱起来的乌云,蓝色的电光在云间闪烁。

“传说中风暴海盗是由什么组成的?”我突然想到这件事,“乌云,闪电和残骸。”

一束一束的闪电从这团乌云中伸出来,像是一只只纤细发亮的触手,它们把周围许多锈迹斑斑的残骸扯进了乌云里。风暴海盗在滚滚浓烟中站了起来,像一只巨大怪异的螃蟹。

“别让他过来啊!”我惊慌地喊道,“多尼多尼,快点打败他!” “我怎么可能打得过风暴海盗啊!”

风暴海盗怒吼一声,发出一阵惊雷,扬起一只利爪直砸过来,多尼多尼抬手用金色的泡沫织起一面盾牌,结果被砸得四分五裂,金色泡泡咕噜咕噜地散开了。

“你不是灯神吗?”

“还不是!”多尼多尼避开风暴海盗一串闪电,扬手甩出一阵金色泡沫,对方被糊住了脸。

“快走!”多尼多尼喊道,捂着胡子轻盈地跳走了。我急忙追了上去。

风暴海盗怒吼一声,甩开八条锈迹斑斑的尖腿直冲上来,全身裹着滋滋作响的闪电和滚滚黑烟。

我在冷雾之中连滚带爬地往灯塔的方向跑,突然堆积成山的船残骸被撞得漫天乱飞,风暴海盗张牙舞爪地撞了出来,巨大的

利爪照着我的脑袋直劈下来。

就在这一刻,一阵号角声响起了,风暴海盗身上的乌云像沸腾了似的抖动,丝丝缕缕的闪电飘了出去。

趁着这时,一个男孩从灯塔里跑出来,将我和多尼多尼拉了进去,重重地关上了门。

4,灯塔上的星星

那是一个满脸怒气的男孩,他看上去很瘦弱,戴着一副厚重的近视眼镜,腰间别着一个海螺号角。

“你们让风暴海盗复活了!”他气呼呼地说,“而且,害得灯塔熄灭了!”

“喂,这个灯塔很久以前就熄灭了好不好?”

“你们把最后一点光也弄灭了!”眼镜少年说。

我环视着整个房内,一架旋转楼梯通往高高的塔顶,墙上挂着一些相框,相片里是一位长胡子的老爷爷。

“这是这座灯塔原来的主人,他去世了,我是他的学徒。”眼镜少年说,并告诉了我们,老爷爷的儿子出海了,遇到了一场风暴,就再也没有回来,于是老爷爷日复一日点亮灯塔的光,而且他的技术可高了,点亮之后整个海湾都会笼上一层温暖金色的光芒,却没有任何船只归来。

我注意到一张照片中是老爷爷和唯希的合影,就是那个走丢猫的小女孩。我心里一惊,那个再也没有回来的水手是老爷爷的

儿子,也是唯希的爸爸。

“所有的星星都在动,像河流一样流淌,只有一颗星星除外。”眼镜少年说,“灯塔塔顶上的那颗星星,它永远都在那里,也许那就是老爷爷变的。一颗永远都在照亮灯塔的星星,这是这座塔最后的一点光。”

我看着手里不再发光的星星。

多尼多尼的脸红了起来,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不好意思地问:“我能帮你实现一个愿望,你能说出你的愿望吗?”

眼镜少年恼火地吼道:“别让我再许愿了!只有最无聊的人才会许愿!所有人都不关心你,你才会在沙滩上写‘我是海螺镇的勇士咖瑞吉!最凶残的风暴海盗也不是我的对手!’结果呢?那群可怕的怪物真的来海螺镇了!就因为我许的这个愚蠢的愿望!”

多尼多尼没有再说话了,明白了老爹说的那个将海螺镇引向灾难的孤儿就是这个少年。

我听着灯塔外面的风暴海盗可怕咆哮,故作轻松地说:“至少你真的可以打败风暴海盗。刚刚你是怎么做到的?”

叫咖瑞吉的少年举起了海螺:“用海螺号角,号角声能驱赶闪电,就像牧羊人吹响号角驱赶羊群一样。当年风暴海盗船来袭时,老爷爷在塔顶吹响了号角,将闪电驱赶到漫天的星星里去了,那些海盗就散架了。”他拿着海螺晃了晃,“这个号角太小了,只能暂时驱散闪电,风暴海盗并没有被打倒。”

门轰隆一声巨响,灯塔里无数灰尘被震落下来。

“那怪物又组装完成了。”咖瑞吉紧张极了,“号角只能阻止他一会儿。”

嘭!又是一声巨响。大门裂开了几道口子。

多尼多尼下定决心似的一点头。他打了一个响指,海螺号角在一团金色泡泡中变成了一个巨型海螺。他扛着大海螺,抓过熄灭的星星,顺着旋转楼梯跑上塔顶。

“我要把这块海盗坟场闪电全部召唤起来!我要用闪电来点亮这座灯塔!”多尼多尼的声音飘落下来。

我和咖瑞吉急忙把房内的柜子推倒,顶住大门,风暴海盗在门外疯狂地发出阵阵雷鸣嘶吼,他就要冲撞进来。

不一会儿,我听见了塔顶的号角声,悠远的声音响彻了整片天空,在云层之间久久回荡。但是很快我意识到不对了,雪亮的闪电像鱼群一样从云层中探出来,大群大群围绕着这座灯塔游动。

多尼多尼的号角并没有把残留在礁岩间的闪电召集起来,相反从天空中召唤下了更多的闪电打在了这片土地上。

我急匆匆地冲上楼,在走到一半时,通过小窗看见塔下,整片乌云沼泽都在蠢蠢欲动,在一片滋滋作响的电光火花之中,无数风暴海盗像亡灵一样破土而出,可怕的咆哮声阵阵响起,整片礁岩间腾起了一股诡异的浓浓黑雾。

“糟糕!”我暗自骂了一声,“所有的风暴海盗都复活了!”

5,灯神的许愿

天色越来越暗,风暴越来越剧烈,狂风扯起了巨浪。

这群来自深渊的怪物,带来的暴风雨开始席卷海螺镇。我站在窗口,浓烈的海腥味扑面而来。我还未回过神来,一连串银色的闪电直直地打来,我吓得抱头蹲下。闪电打得灯塔内石砾飞溅,整座塔摇摇欲坠。

风暴海盗们在高深嘶吼,发出轰隆隆的震耳雷鸣声。他们用锋利的爪子劈开大门,像蚁群一样涌进了灯塔。

“咖瑞吉,当心!”我大喊道。

瘦小的咖瑞吉一低头,躲过了风暴海盗们可怕巨螯的横斩,接着轻捷的后退几步,窜过迎面劈来的利刃,一把拽过挂在墙上的一枚小海螺,鼓足腮帮子吹了起来。

离他最近的一个风暴海盗乌云状的身体开始剧烈的抖动,闪电滋滋滋的溢了出来。但咖瑞吉一停下来换口气,乌云又会像泥浆一样凝聚起来,风暴海盗又站了起来。

“这样一个小海螺号角是无法抵挡这么多风暴海盗的!”我对他喊道,“快点让多尼多尼把它变大吧。”

咖瑞吉脸憋得通红的,生气地喊道:“你还想从云中引下更多的闪电吗?我再也不会向什么灯神许愿的!”

冰冷的雨水席卷着这座歪斜的灯塔,黑压压的风暴海盗们散发着深海才有的浓郁海腥味,大声嘶吼着,顺着旋转楼梯直冲上

来,咖瑞吉站在楼梯上,吹着小海螺号角阻挡他们。

“我是这个小镇的勇士!”他大声喊着,面对着蜂拥而上的狰狞的海盗们怒吼道,“我——能——阻止——你们——!”

我摇摇头,顶着强劲的海风,冒着劈啪作响的闪电,登上了高高的塔楼,那里一片黑暗,只能被一瞬的闪电偶尔照亮。我发现多尼多尼坐在一个角落里轻轻地哭着,抱着一颗熄灭了的星星。塔楼里满地都是海螺的碎片,一定是刚刚从天而降的闪电将巨大的海螺击碎了。

“多尼多尼。”我轻轻喊了他一声。

“你别过来。”多尼多尼呜咽着说,“当心我给你降下恶魔的诅咒。”我停在原地了。

“你说得对,”多尼多尼啜泣着,“我跟本就不能满足任何人的愿望,为什么还要别人许愿呢?我永远也成为不了一个合格的灯神。”

“多尼多尼。”我叫他。

“干嘛?!”他用手背擦着眼泪,气呼呼地问。

“你是一个女孩子吧?”

多尼多尼惊奇地瞪着我:“你是怎么知道的?”

灯神女孩摘下了乱糟糟的红色假胡子和假发,露出泪汪汪的眼睛和一对双马尾,她闷闷不乐地把胡子扔到老远。

“我也不知道。”我说,“灯神也好,瓶中恶魔也好。我从来没见过他们会因为实现不了别人的许愿而伤心地哭鼻子呢。”

多尼多尼原来叫朵妮朵妮,她是一个见习灯神,只能算作是瓶中恶魔,只有她真正实现了别人的许愿,她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灯神。

“无论哪个故事里都没有这样的事,”朵妮朵妮哭着说,“人们把灯神召唤出来,说出了愿望,可是灯神却不能实现他们的愿望,或者把事情搞得越来越糟。早知道是这样,还有什么人会许愿呢?”

“人们为什么要许愿?”我对她说,“不是保证他们的愿望一定能实现,而是相信他们的愿望一定会实现,而‘相信’本身就是一种魔力。”我在她的对面坐下来,“如果人人都相信自己,那么他们就都可以成为自己的灯神。”

朵妮朵妮认真地点点头,擦干了眼泪:“你想说什么?” “灯神,你有什么愿望?”我说,“说出你的愿望吧。” 朵妮朵妮愣了一下,继而笑了起来,她闭上眼睛,许下了一个愿望。

在暴风雨的嘶鸣声里,我突然听见风雨交加之中传来一声遥远的号角声,是从海螺镇那个方向传来的。

紧接着,第二声,第三声……此起彼伏的高昂号角声从海螺镇中腾起,像是激越的战斗之歌。我站在塔顶看到,一大群居民从海螺镇走了出来,手中都拿着最缤纷的海螺号角。他们不再害怕风暴海盗,冒着强劲的暴风雨中,昂首阔步地朝灯塔走来,一同吹响着号角。

“我听见了灯塔上的号角声!”唯希站在人群中间朝我们大声喊,“大家都听见了!像以前那次击退风暴海盗时的号角声一样,让大家都变得勇敢起来!”

震天的号角像海浪一样翻滚,那群风暴海盗身上的闪电应声抽离出去,溅到灯塔古老的石墙上,无数滋滋滋的电光在石墙的裂缝中游走,迅速地朝着塔顶汇集。

风暴海盗大军像是软泥一样塌掉了,黑黑的乌云散落一地。银色的闪电弯弯曲曲地顺着阶梯游上塔楼,纷纷钻进了朵妮朵妮手中那颗熄灭的星星里。

那颗星星闪了一下,又闪了一下,接着慢慢地亮了起来,温暖金色的光照亮了灯塔,在漫天的乌云中点开了一点光芒。

星星越来越亮,整座灯塔发出了夺目的光芒!照亮了整个海湾!照亮了整个暴风雨中的天空!哪怕是在世界尽头,也能看见这灯塔的光!哪怕是走得最远的船,也能看见家的光辉!

海螺镇所有的居民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打败了数量如此众多的风暴海盗,我长长了吁了一口气,感觉脑子里一个劲儿的迷糊,我靠在墙边,在星星的光芒中疲惫地睡着了。

6,最好的愿望

不知睡了多久,我突然听到有翅膀拍动的声音,惊得立即爬起来。塔楼笼罩在一片温和的晨曦中,暖暖的木质地板上一只长着海鸥翅膀的猫正专心致志地舔着毛发。

“你可太业余了,”它依旧是一副高傲的态度,“看守灯塔居然都能睡着。我可回来好一会儿了。”

我挠挠头站起来,从塔楼眺望过去,发现海螺镇的港口上的朵朵白帆,那是一艘三桅帆船,人们欢乐地聚在港口,与久违的家人拥抱。我看见一个健壮的水手喜笑颜开地将唯希举得高高的,看来唯希的爸爸回家了。我看见年迈的老船长赞赏地拍了拍咖瑞吉的肩膀,只身阻挡风暴海盗的少年的确是这个小镇的勇士。

猫扇动翅膀飞起来,落在我的肩膀上,傲慢地说:“我说你们啊,还真是多此一举地点亮灯塔。难道你以为我没有灯塔的指引,就不能把他们带回家了吗?你总不会以为我许愿要海鸥的翅膀只想捉鱼吃吧?——唉?你那个滑稽的大胡子同伴到哪里去了?”

对了!朵妮朵妮!

她在哪儿?

我环视了一下塔楼,却没有找到她。只是在地板上发现了一个金色的漂流瓶。

我捡起瓶子,微笑着说:“她会成为一个好灯神的。” “怎么?你要打开瓶子吗?”猫闻了闻瓶子。

“不,打开瓶子会召唤出灯神,你就得许愿哦。”我告诉它,“而我,许过了最好的愿望。”

说着,我奋力把漂流瓶抛向了蔚蓝色的大海,瓶子在浅蓝色

的天空中划出了一个金色泡沫组成的弧线,像是一个微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