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长辈在一起
初三 记叙文 1999字 1067人浏览 可靠的刘晓珊

《和长辈在一起》作文题目

阅读下面的材料,按要求写一篇记叙文。

在生活中,我们与长辈共同品味酸甜苦辣,一起辨析善恶美丑,或畅谈古往今来,或沉思得失成败,可以说,长辈一直伴随着我们的成长。

请结合上述材料和自己的经历、体验,以“和长辈在一起”为话题,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记叙文。

一、审题立意

本次是“提示语+话题+要求”的形式,题型为学生所熟悉,与高一实际教学情况相符。

(一)学生总体情况不错,都能注意题目的隐性要求,即“和长辈在一起”的是“我”,写出自己是如何与长辈在一起,得到什么成长启示或收获,从而表达自己的成长体验,叙事完整,议论抒情水到渠成。

(二)大多数考生能根据题目提示语的理解确定立意的方向,写出“或共同品味酸甜苦辣,或一起辨析善丑美恶,后畅谈古往今来,或沉思得失成败”等主题,立意格调高,表达的情感健康、积极。

但是,也有一些立意引起我们的注意:

1,审题方面,有一小部分考生对话题中的“长辈”理解和定位不够好。

《现代汉语词典》对“长辈”的解释是“辈分大的人”,而“辈分”是指“家族、亲友之间的世系次第”。按照这个解释,如果学生把“长辈”定位为古代的孔庄、屈原、司马迁等,就显得怪异,因为提示语中已强调“生活中”,所以选择现实生活中实在的长辈更合适;还有些考生认为“长辈”是“哥哥”、“师姐”,但他们与自己同辈,而且年龄不算“年长”,也不能算是“长辈”。至于把“长辈”把理解为“名言”/“蜗牛”等的,就只能贻笑大方了。

因此,学生审题时应该认真考虑写一个怎样的长辈,以方便自己准确立意并开展行文。但仍有一小部分考生故弄玄虚,写作对象模糊,让评卷老师通读几遍,仍不知道“长辈”是谁。

2,立意方面

(1)没有体现自己因为和长辈在一起而得到的成长感悟。文章多写长辈的事情,体现自己的不多,“我”像缺失了,不在现场,因而表达的成长感悟显得生硬,事情理没能和谐统一。三类文章多属这类情况。

(2)“成长”的主体错误。提示语强调的是“我”受到长辈的影响从而得到成长的启示;但有些同学文章最后表达的却是“父母和自己一道成长”。

(3)立意消极。通过写自己与家中“长辈”的在一起,表达对“长辈”的厌恶。虽说也是自己真实的成长体验,但由于文章对提示语没有正确理解,偏离了立意范围,不能评为一类文。

(4)一篇文章中多中心、多主题的。虽然答案中的“立意参考”认为可以写几个长辈,但是如果考生在一篇文章中写“和妈妈在一起,我学会了细心;和爸爸在一起,我学会了大气;和哥哥在一起,我学会了进取”,每个人物写一件小事;这样的文章内容不够充实,对长辈的性格和精神品质未能充分体现。这样的写作平均用力,泛泛而谈,所以只能打二类文偏下。如果文章最后把几方面的情况收束起来,并有很好的提升,那又另当别论。

针对这种情况,平时进行作文指导,不妨多让学生集中写好一件事,或通过几件事写好一个人物。

(5)立意幼稚肤浅,不够深刻

相当多的考生在叙事完毕后,没有进行“点石成金”的立意升华,文章主旨简单。如有些考生叙事后,只是一句“××,有你真好”。

二、选材

本次作文题目出得不错,有利于学生选材。因为高一的记叙文教学主要是让学生观察生活,观察身边的人,表达自己的成长感悟。而“和长辈在一起”,学生有话可说,有材可选,有情可发,大大降低了写作的难度,让写作成为语言文字表达水平的体现,符合新课标的要求,真正做到“言意统一”。

但是,学生的选材多有雷同,材料同质化的现象较多。如考试考砸了,回家后得到长辈的安慰和教育;如和长辈一起登山,大多写“我”半途而废,而“长辈”能坚持爬到山顶;如和长辈一起品茶,感受人生;此外还有钓鱼的,打破花瓶的,学下棋的,学游泳的,学骑自行车的等,让评卷老师出现审美疲劳,这样的文章也由于材料的品质不高,导致立意不高。

因此,教学中不妨训练学生打开选材立意的视野,鼓励学生写出别样的人生经历和感受。

三、表达

(1)文体选择。题目要求写记叙类文章,学生基本选择记叙文体,并体现较好的文体意识;只有极少数考生出现议论文或文体不清的现象。

(2)叙事能力不高。主要体现在学生对材料的加工能力比较欠缺,没有运用细节描写的手法,写出有血有肉的人物;叙事没能写出波澜,表达较为平淡。

(3)叙事时,详略不当,交待事件原因所用文字太多,导致中心不突出。如“和爷爷在一起”,写回乡下的过程太多,反倒后面写爷爷时匆匆收笔;

(4)拟题能力尚需提高。本次是话题作文,学生确定“长辈“是谁后,大可以具体拟题,或对象具体,如《和爷爷..在一起》;或事件具体,如《和爸爸一起登山..

》;或主旨具体,如《父亲教会..了我××..

》等。 另外,拟题不应偏离话题,如有些题目是《我的××》《老爸二三事》等,容易写成长辈的人物传记,而没有突出“我”和他“在一起”,易沦为三类文。而那些《别了,菜地》《那儿有我的童年》,则不得要领,让人摸不着头脑,已经失去了题目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