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
初二 记叙文 1155字 332人浏览 李海艳闯天涯

泪眼朦胧,早已模糊了视线。我将身旁的书本都蹂躏一番狠狠扔在地上,看着一片狼藉的卧室,学着收敛情绪的我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如此生气,只是想着刚才发生的事,脑海中仿佛装了个自动播放机,啊啊,将一幕幕呈现在眼前。

饭桌上的两个人交谈融洽,父亲与女儿有说有笑:“马上就是期中考试了,准备好了吗?”“那都是小事,不足挂齿。”女儿的脸上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随即凑近了父亲的脸说道:“不过可说好了,要是我考得好,带我去吃牛排!”父亲开怀大笑:“好,不管你考不考好,我都带你吃。”

硕大太阳的光芒普照大地,渐渐收缩光圈,天色一点点灰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女儿拿出试卷,丝毫不顾及漫天的红叉和89的分数,自觉不错,昂起头颅看向父亲。父亲本就憔悴的脸上增添几分皱纹,过了很久,女儿的腿有些酸了,父亲还是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试卷。“爸爸,快点签字啊,我还有别的作业呢。”女儿略带撒娇的口吻,仿佛在乞求什么。他终于开了口,缓缓说道:“这些题上次都讲过,为什么还有错误?”女儿有些不满,埋怨道:“当时太马虎了嘛,下一次,下一次一定考好。”“人生没有这么多下一次,这一次都考不好,何谈下一次?”“那你要我怎么样,考第一吗?我做不到!”“我没要求你那么多,只是希望你会的不要犯错。”“切,你不就是觉得没面子吗,你觉得谁不犯错让谁当你女儿啊!”女儿满脸的怒气和有些哽咽的声音,深深刻在父亲的眼里,他叹了口气,没说什么。无言的沉默比吵架更让女儿难受,她心底认为是父亲错了,可他还不道歉。自幼掌上明珠的她摔门奔回了卧室,将面前的所有物品摔在地上,将孱弱的身子靠在门上,抖动着肩膀,时不时用衣袖擦擦脸上的泪水。

时钟滴答滴答,外面早已月明星稀,阴霾片片。

我拿起一支笔,用剩存的理智,写下我对爸爸的付出,郑重其事地从门缝下塞到外面——我知道父亲一直都在外面。纸张沙沙的抖动声,我仿佛感受到父亲炙热的目光在看那张单薄的纸,我有点担心他的反应,却又无法消耗自己的怒气。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终于,熟悉而又沉稳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你说,你曾经为我做饭把手割伤,一个星期才愈合,可是在你小时候我不止一次为你试水温,到现在手上还有烫伤的疤痕;你说,我为了分数给你太大的压力,可是在你放学回家诉说各种服装品牌的时候,是谁供你满足你小小的虚荣心;你说,我时常夜晚回家扰你睡眠,可是在你噩梦醒来时,是谁不知疲倦哄你入眠?”

我抱住膝头,把头深深地埋进去,想着父亲这么多年来对我的好,想着父亲温柔声调里我们生活的点点滴滴。

“现在,我可以进来了吗?”我也不知怎么就傻愣愣点了头,又发现隔了一层门他看不见,便连声答应,把锁得紧紧的门打开,扑进他怀里。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世上的每一对父女都是唯一,就像杯盖与杯身,只有这千万中的一个你,和千万中的一个他恰巧组合在了一起,凑成相连的唯一。请珍惜这份浓浓的亲情,珍惜你生命中为数不多的——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