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暖目送寒
初二 散文 2687字 162人浏览 coolxsk

心暖目送寒

在你千万次的追问之后,我选择了你的背影。

——题记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我轻轻地合上了龙应台先生的这本《目送》,内心莫名地被凝滞,仿佛在极力寻找一个永恒的时间点,然而,窗外的夕阳渐落,告诉我,人生在不断地目送一些人、一些事的远去,就如此刻,我目送着黄昏远去。

《目送》由七十多篇散文组成,牵系三代人:往上看的是逝去的父、老着的母,审视的是自己即将迈入的老年;往下看的是青春的儿子,回忆自己的年少。游走在女儿和母亲双 重角色中的龙应台,身处人生这个阶段,四处苍茫,唯有拿起画笔,蘸满情感,勾勒出一次又一次目送的“背影”。她不急不缓、不轻不重,娓娓道来,叙说着她的故事与感受,有着淡淡的落寞,但不悲伤,那是一种历尽沧桑、洞悉生死后的平静与坦然。

这场人生的目送被龙应台先生淡淡地描写着,看似不经意,却勾勒着一幅幅令人怅惘的画面。小时候,眼里的离别就是笑着挥挥手说声再见,便可再见;却不知,人生永远有一场最大的离别,这场离别不由得你挥手说再见,它从我们来到这世上起,便开始靠近我们。 龙应台先生把这场离别安放在儿子背着书包远去的背影里,安放在母亲失忆后把“女儿”叫作“雨儿”的声音里,安放在父亲安眠的那片雨天中响起的楚歌里„„这一幕幕牵着人们的心弦,却永远无法追随那些远去的背影。你看,安安小时候还会安静地躺在母亲怀里,如今,他背着书包挣脱母亲的手,留下比母亲高大半截的背影,不回头地消失在人海中;作为母亲,也只能接受这场目送,目送儿子的成长,目送成长中的离别,欣慰中又夹杂不舍的悲伤。你看,冬英年轻时是多么温文尔雅的小姐,带着点倔气,柔中带刚,撑起家中的一片温暖,撑起孩子艰苦却也快乐的童年。如今,她只会在电话中不停地喊着“雨儿”,会看着自己家乡的那片村庄天真地问:“这是哪里?为什么我没有来过这里?”,会像小女孩一样爱美,让应台为她的指甲涂上美丽的颜色,会在黑夜里开始有恐惧„„作为女儿也只有接受这场目送,目送曾经坚强的母亲渐渐远去,变成一个安静的懂得听话的孩子,或许推着轮椅带她去看美好的风景很温暖,然而,心里永远回避不了这个生你的女人如今坐着轮椅就是在渐渐远去的现实,你每一天都在目送她的现实。

暗夜行山路,恍世如隔梦。

你看,父亲年轻时的军装这般英武,如今,他也回归故土,回到他离了一生的那片天,安眠,那片村庄下起淅淅沥沥的雨,响起了那方土地的楚歌,迎接他的回去,那个离开了几十年的孩子,终于回去了。于是,作为儿女,我们只有目送他回去,永远追不来,跟不上„„ 曾经洒脱的认为,人在世上活过一辈子,尽量不去错过什么,尽量不去遗憾什么,便可以潇洒的说:“我这一生,不来也不去。”然而,你却真真切切地来过了,而且,在你来时,就知道你将会去。你迎来了那些事那些人,你就知道,你将目送他们的去。所以,在目送离别的路上,不要吝啬伸出手,牵一牵最亲的人,牵一牵当前最美好的事,我们尽量地,尽量地,让这场目送可以完美一点,可以舒心一点罢了。

“有些事,只能一个人做。有些关,只能一个人过。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 这是《山路》里的一句话。在我看来,这是龙应台希望用《目送》这本书以及这里面所有散文想要表达的思想。所以疾病缠身的母亲记忆里对女儿的印象在渐渐褪色,看着台湾的风景却倒流回江南老家的岁月时,她只有体会而无法置入;所以父亲躺在病床上度过的最后日子里,她想那个他身边的她被留下时要怎么活下去;所以已经长大的儿子向着安检口走去然没有像小时候上学一样回头看自己的母亲时,她才意识到他已经不是她的了,他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别人;所以面对曾经在一个家庭里一起长大的人时,她困惑这种感情为何;所以看见那些在曾经因为人类丑恶而埋下过地雷的地区长大的孩子时,她也只能算算如果将这些地雷排出需要的时间是多少;所以湄公河边未曾离开过贫穷的人们向船上的她狂奔欢呼凝望时,她猛然发觉身边的欧洲孩子像个国王;所以安静的广州老城里16岁男孩在往手镯上粘假钻时,她问道他一天能挣多少,原来挣三十块要粘一万五千粒。纵有最温情最细腻的笔触,此时的龙应台一样无能为力。《山路》里,蔡琴说了一句最动容的话“你们知道的是我的歌,你们不知道的是我的人生,而我的人生对你们并不重要。”她说出了龙应台用大半辈子悟出的同样的人生。因为孤独才是人生的主旨,才是生命的最本质姿态。每个人的人生仿佛都是在走一条山路,每个位置都只能容下一个人,你看着前面的人踽踽独行,后面的人看着你踽踽独行,却无法并行。看见的也只是他们的身影,去无法体验他们脚下踩下过的一沙一石。 我哒哒的马蹄是个美丽的错误,我只是过客,不是归人。

微言大义,又谈何容易。龙应台用大半辈子悟出的这些道理,用最朴实的文字表达,我读起来也只是似懂非懂。或许是自己还太年轻,又或许根本无法形同这样的人生,因为每个人走的都是不一样的路。又或许,我们还不需着急,很多年后重新拿起这本《目送》,其中道理自然会一一明了。

我们像是表面上的针,不停的转动,一面转,一面看着时间匆匆离去,却无能为力。

也许是因为年纪大了,先生对生命的感悟越来越深,龙应台近期的几本书不再有当年锐气逼人的气势,却多了一种让人低徊不已的情坏,开始专注于生活的细腻体会。从来不敞开自己的龙应台,这次选择最美的汉字,挑战思考中的“生死大问”。因为这本书的私密性以及它的情感的浓度,龙应台诚实地表示:无法在大庭广众之下畅谈这本书。但是,读龙应台温情的文字,很佩服她的冷静和细心,留下这些日后难以回忆的感受,这大约是我读龙文多感叹之处。父亲走了,母亲老了,孩子远行了,她不再沉醉于《野火集》式的文章,转身写《孩子你慢慢来》,又出版《亲爱的安德烈》。《目送》是写三代人的情。《目送》没有“龙式龙卷风”的社会议题,不关万千世界,无关国家大事,只谈亲朋。作为父母的子女,作为子女的父母,彼此的身份,是在一生之中一次又一次的目送中完成转换——只是第一次的目送是成长,最后一次的目送却是永别。

龙应台说,这就是生活和生命的本真。

学部:信息一部 撰写人:李梦婷 学号:1120151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