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家书读后感
高二 读后感 1996字 361人浏览 大小姐pf

曾国藩家书读后感

曾国藩堪称一代人物,(相对于人渣、人手、人才和人物而言)。为人处世,接人待物,皆有大家风范,而其对族人的要求几近严苛,才有了曾氏家族后面的兴旺发达, 族人对其生前立下的家规也执行不悔,这在后人的记载中也体现的淋漓尽致,虽在晚年犯了一些错误,但仍不失为众人学习的榜样。对其本人我用几个字概括:孝、忠、义、谦、谨、勤、简、廉、范、睿。

用以下几段文字论证我的观点:

1、 孝 从其上至曾祖父,下至父亲的言语中,都体现出毕恭毕敬的姿态,嘘寒问暖,家人谁有个伤风感冒的就往家里寄去药品,以滋补类最多。自己过的十分辛苦,到处周转借钱,但从没向家里要过一分钱,手中有盈余时就把钱财寄望家里,惠及族人。对祖父、父亲和叔父的话言听计从,做什么事总是先征询长辈的意见,就连把自己钱给亲戚要给谁,给多少都有父母做主。

2、 忠 时时刻刻为国家及皇上着想,即使皇上做错了夜在为他辩解,打圆场,无处不在感恩皇家对他的重用,即使贵为诸侯,封疆大吏,兵权在握,也不曾有反心。细微之处在于自己有皮肤病,不敢上朝面见皇上,怕吓到皇上,因此,在有几次机会科举考试都有实力考取不同等级的官职时他选择了推延考试时间,这在过去四年一大考、一年一小考的考试制度中,遇到这样的人实在是罕见,并且在平定太平天国之乱后主动削减兵力,无不体现对皇家的忠。

3、 义 可用“疏财仗义”来形容,无论京城达官小吏还是乡里乡亲,他无时不资助救济,并且在自己没钱花的时候也从没主动要求他们还过。手中有盈余时安排家人分与邻居,远房亲戚,就连叔父的岳母,弟媳的娘家都不断资助。兄弟来往京城及乡人回家盘缠也都有他出。

4、 谦 经常和弟弟讨论家事,从不自作主张,对人总是尊敬三分,对弟弟学业的安排真正体现了“三人行必有我师”。信中写到无论何人作为自己的老师,都有可学之处,都要尊重,不要以为省城的老师教的水平就会高一些。对同僚及下属也很谦虚,自己的书法和文章都堪称一代宗师的时候,还是搬出一些人来褒奖他人优点长处,声称自己无法超越。以自己的实力考取的功名,用自己的才干博得众臣和皇上的提拔,他把这些都归功与先人的积德和皇上的恩典。并获得赏赐之后都分与下属,从不贪天功为己有。“满招损,谦受益”这句话想必他领悟的比较透彻。

5、 谨 从家书的内容来看,至始至终无不贯穿其中的就是一个“谨”字。对长者的安排、交代,对兄弟学业的态度,学习的内容,子女的教育,军队的治理,同僚相处及皇上的看法,他都谨小慎微,唯恐不周,出现纰漏。就连兄弟两个位居一品,自家祠堂修建也不容许有半点显耀之意,他认为对祖先的最大尊敬就是让他们不受打扰,乱世之时,越富贵人家的祖坟越不安生。在功高震主的时候主动削减兵力,以防皇上起疑心,避免对国家造成威胁。

6、 勤 他不但自己勤快而且要求家人和下属勤快,并把“勤”字作为八大家规(考宝早扫;书蔬鱼猪)之一。他每天五更起床,早期读书练字,中期勤于朝政,晚期勤于军务,“勤”也是伴随他一生的一个字。自家后代无论男女个个都要勤于读书,洗做耕织养。

7、 简 从进京做官家居生活到家人生活和祖宗祠堂修建,他都要求简,京城生活粗茶淡饭,丫鬟、佣人极少,家里的家具不要新置,都是刷漆,刷了一遍又一遍,都有十多层之多。给弟弟的毛笔也是左挑右选,给家人置办的衣服也用大布,偶有喜庆之事才有好点的衣服寄回家。即使这样依然博取家人的拥戴,八字家规中的“宝”本意为一家祥和,这样的情景家人依然祥和一片。可见“简”字的概念之深,延续之久。

8、 廉 从他书信中提到,家里对乡绅官吏的贺礼和攀附,不予理睬和接受,子侄辈嫁娶不宜找骄横贪图享乐之家子女,主要已读书种地家的子女为主。从他家生活状况来看,就知道他不是一个贪官了。

9、 范 从他入职以来就始终以榜样竖立在兄弟面前,时刻严格要求自己,以学识渊博,品行较高的人为友,并乐此不彼。并成为满朝官员学习的典范,不然他也不会成为太子太保(即太傅,太子的老师),这是皇上对他人品和学识的充分肯定,也是他最大的荣耀。

10、 睿 此人深谋远虑,并懂得藏锋,收敛,把自己的锋芒遮了一层又一层的掩饰物,但是金子总要发光的,他的才干和功绩是掩盖不了的。他的聪明才智使他的家族和后人受益匪浅。因为以上九点,使他不授人以柄,他的德行也被他发行的“家书”中充分的认识,更重要的是无论从政和为人,散钱济人,处理家族与地方官员的关系,回避兄弟同朝为官,让弟弟自己证明自己的实力,平定太平天国后主动削弱湘军兵权,大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谁也不敢不尊重他。也正因此人的存在,使摇摇欲坠的晚清,又多存活了几十年。实在是功不可没啊!

综上,此人集数计优点于一身,其它优点不再一一述,实为后人学习之楷模,堪称国之大器。当然晚年也犯了一些错误,使国人痛恨,这也正好应验了他追求的那句话:花未全开月未圆

人在做,天在看,我若有诸此优点,不成功天理不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