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清明雨
初三 散文 993字 99人浏览 Eleven娇娇

清明雨,落在山间,落在竹林,落在山村弯弯曲曲的小径上,不曾相约,又总会相遇。山林绿了,竹林亮了,乡亲们悠悠怀思便印在湿湿的脚印中。

那山稔红盛开的山峦上,雾一样的岁月,烟一般的往事,都掩埋在萋萋的芳草中。那些模糊在人生视线里的背影,任由后人在清明雨中用泪眼前去凭吊,空谷幽兰,默守着无限怀念。

故乡总在清明祭扫青冢。到了清明这天,外出的人们总要回来,鼓囔囔的包裹中,一大半都是香火、蜡烛、纸钱。

戴着斗笠,披着蓑衣,荷把锄头,挑着祭品,儿时跟着大人出祭的情景历历在目

思乡的渡口,每一次奔跑在清明雨的襁褓里,板结的心灵,都会疯长绿油油的故乡情,春夏秋冬后黑黝黝的行囊里,收获了一大片金灿灿的家乡方言。盘起脚,坐在方言上,梦在赤裸裸的乡音中摇曳狗尾巴草。

雨水打湿惊蛰的脸颊,沿着春分的皱褶,流入清明的心池,走出谷雨的蹒跚。雨迷茫,一朝一夕的日子,为什么越洗越旧?看着雨的眼睛更迷惘,一天一地的湿漉,在为谁又哭又泣?

雨的视线外是家乡,家乡的视线里是你,倚墙远眺的目光,流淌着清明雨丝,绑架了远走他乡的心,从心的一道道痕迹中,抽出一根根搓满回忆的线头。

你走了,来不及挥挥手,也没有带上一文盘缠,就离开了从未离开过的家,只带走了布鞋底沾着的一撮黄泥,青石板上的最后足迹,给远方的他遗留了一幅无法诠释的抽象画。空空的屋子,门窗依然如故的虚掩着,你唯恐不带钥匙的心上人进不了家门,如今只有不请自来的风,还常来窜个门儿,时不时带走你曾想走出大山的那份奢望。

雨和清明相伴而来,你已与我分道扬镳。我的心在清明雨点里跳,你的心在我的相思泪点里跳。掐灭已经燃烧了的纸钱,不能让黑色的烟尘,呛着生与死的对话,以及你坟头的绿色呼吸。

端起酒杯,洒尽乍暖还寒的酒,好积攒起眼中的泪,把你的笑永远浸泡在记忆里,让田头河滩痴痴的依恋,还有一捧来不及播种的稻谷,随着雨点轻轻地渗透到你的身边。杜鹃花醉了,摇晃着小脑袋,哼起了有一个姑娘叫。

清明雨还在闪烁其辞,我把珍藏着的痛,供奉在你的孤独前,像春雷下一棵颤抖着的草,牢牢挨着你的身体,苦苦哀求与我一起回家,就如你曾牵过我的手一样,屋子里赶不走的旧日子从挂钟上滴答、滴答地走来。

你不吭一声,任随我千百次的呼喊,只用黯淡着的沉默,嘲笑生与死的距离。我双手合十,野风中还在焚烧的香火,胜似你的眼睛笼罩了天和地。我欲再一次凝视你,清明雨中的背影,已是石碑上的墓志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