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中考作文范文
初三 散文 6133字 2904人浏览 汝斯VI

2

015中考作文范文

阳光路上

岁月伴随着我的成长悄悄流逝,生活在一个很平凡的世界里,一切都是那样美好。细细咀嚼生活,我正走在阳光路上。

春·折叠伞

春姑娘,动不动就掉

眼泪,刚才还是晴空万里,转眼便阴雨绵绵。“下雨了,是冲出去吃饭,还是在教室里等雨停?”我与同桌xx 商量着。

我的声音虽不大,但还是被前排的男生听到了。他调皮地转过头,神气地说:“小姑娘太娇贵,动不动就会生病……本人这里有把折叠伞,租给你们,租金全免。”说着冲出了教室,留了一把折叠伞,

我与xx 相视一笑。

“其实,我们班的男生还是蛮可爱的。”xx说着,我诡秘地问她:“感动了?”

夏·电话

放假了,闲暇的夏日,与爸爸看电视。突然,一阵铃声响起,爸爸接了电话,听罢严肃地坐到沙发上。我小心地问:“谁?”

“班主任。”“说了啥?”“她说你期末考试不错,很有潜力,暑假中好好利用……”

我悄悄走到书桌旁,重又打开沉甸甸的书包,我又淹没在题海中。“考不好就不姓x !”我赌气地说。

“电视不看了?”爸爸问。“不看了!不看了……”

秋·风铃

秋姑娘的脚步近了,我把风铃挂在门上,聆听秋风走后的声响。

某夜,我拥毯而眠,半夜竟被冻醒,原来毯子“飞”了,正待寻找,一阵风铃声——门开了,我赶紧睡下。接着是一阵暖意。嘻嘻——妈妈帮我盖了毯子,一会儿,妈妈又轻轻地给我关上了门。风铃静悄悄的,好似被母爱感动

着。

冬·电视

去年少冬雪,奶奶满是寂寞,总望着这残缺的冬。奶奶在客厅坐久了,便要回卧室。奶奶的卧室冷冷清清,妈妈为奶奶添了台大电视机,虽然奶奶看不懂剧情,但她看到了被爱,看到了完整的冬天。

人生步履匆匆,踩过

春夏秋冬。让爱穿梭于心灵的缝隙,让美丽绘进心灵深处。在每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我都咀嚼着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字眼——爱。爱是最灿烂的阳光。

师生之间

人物:班主任/学生1,学生2,

地点:班主任办公室。 (学生二上) 生1:世上有3种傻人——没病没灾吃药的,见了明星不乱叫的,看这小品不笑的。唉,

你们笑,我可笑不出来,这不,班主任找,没好果子吃喽。

生2:我们每天是起得比鸡早,吃得比猪差,干活干的比驴还累呢!一个月总有那么三十天不想学习。啥也别说了,大哥,全是眼泪啊~你说做个地球人咋那么难呢?

生1:就你,小眼睛、单眼皮、外加一个金钩鼻。这嘴怎么长得像肚脐呢?!你要不受虐待,地球人都

不答应啊

生2:别说了,伤不起啊。不知元芳怎么看?

生1:看到了班主任面前你还敢贫嘴?

生2:那怕什么,人生自古谁无死,哪个拉屎不用纸。

班:现在学生越来越难教,摆个架子比天高,作业做的一团糟,横看竖看全是抄。哎!我们班学生的问题就出现在这,这不,学生李家琪,王梦灵,

今天又闯祸了。竟和老师吵起架来,这不又要找他们谈话。看样子这次得老太太脸上抹胭脂,给她们点颜色看看。

李,王:(敲门) 班:进来。

李王:班主任,您找我们有事吗?

班:也没什么事。 李:没什么事,那我们先回去了。(欲走) 班:回来,没事能找你们吗?你们今天上陈老

师的课犯什么错误什么了?

李:也没什么,只是和老师吵起来了。

班:和老师吵起来了,还没什么?你们眼里还有没有老师,还懂不懂尊师重道了。

王:老师,我们又没做错。我们只是在维护我们的自尊。

李:是陈老师他太过分了。完全不顾我们的感受。

班:别激动,坐,要不先喝点水。

王:班主任你真好。 班: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呵呵,也就是我们抄作业的事。考考考,老师的法宝;抄抄抄,学生的绝招。

班:什么?又是抄作业,你说,你们看看自己的作业。鬼看了都怕。 王:怎么说啊? 班:和张天师画符似

的,你们说鬼看了怕不怕?

李:可老师,这一次我们抄的作业很工整,绝对和抄的一样。

班:那你们是谁给谁抄的。

李:老师,是我给他抄的,你不是常说吗?学习好的同学要帮助学习差的同学。

班:你还学习好?六门功课你补了四门。

王:班主任说的没错,她

只求速度不求分数,把我可害苦了。 我不再相信姐,姐只是个传说。

班:都不想说你呢!逆来顺受,他要给你抄你就猛抄,就不会检查一下,记住你们是21世纪的学生,再也不是书呆子,要灵活!

李:班主任你不要怪她,是我主动帮她抄的。我不能见死不救。

王:我可不要她救。自从来到地球上,我就没

打算活着回去。

班:什么?你们还都有理由了?难怪陈老师会批评你们。实在做不来,你们可以讨论啊,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李:可我们是两个臭皮匠,气死诸葛亮。 王:不,是气死陈老师。

李:陈老师那口水可以说是倾盆大雨。那场面哪里是骂,简直可以用侮辱来形容,都比得上黄河

泛滥啦。

班:有那么夸张吗? 李:老师你是没见到那场面啊。都不知道陈老师有多恐怖。

班:怎么说?

李:(模仿陈老师)王梦灵,你说你妈是怎么生出你这么个东西的,有作业抄你都抄错

班:这么狠?那你怎么回答?

李:我说,老师不关她的事,是我做错了给她

抄的。

王:(模仿陈老师)那你就更猪,你说你都错了你还好意思给她抄,你还有没有脑子,说你是猪,那还侮辱了猪。

班:这么恐怖,那你怎么办啊?

王:我说老师得以理服人。陈老师却说 班:说什么?

王:他说,我可以以理服人,但不可以以理服猪。

班:你怎么回答的呢?

王:我说我们是猪也是头上顶着大灯泡的。 李,王:夜明珠。 班:后来呢? 李(模仿陈老师):看样子你们是明珠暗投了。你们给我滚出去。

班:陈老师是过分了点。但你们也要知道,现在上课扯蛋,长大变为混蛋,将来就得滚蛋。

李:老师,道理我们都懂。

我们也知道考上大学不能靠大概的学学。但是我们实在太笨,我们只1G 的大脑实在装不下10G 的知识。

班:你们明白道理就好。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生活又像新闻联播,不是换台就能逃避的。你们要知道,自己的未来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以后的成功都要靠今天的努力和奋斗。

李,王:嗯!我们明

白了。

班:我相信你们,不过你们也要知道,老师的辛苦都是为了学生。有时候语气重了点也是为了你们好。老师说的对吗? 王:老师,你说的很对。老师为了我们也真是太辛苦了。

班主任我们错了。对不起!不会再有下次了。老师对我们掏心掏肺,我们不会对老师狼心狗肺。

班:你们不应该对我说对不起,应该和陈老师说。

李:那是老鼠舔猫屁股的事。

班:什么意思? 李,王:肯定的(啃腚的)。

考试并没有结束

这是一家六星级的幼儿

园,园长的位置被许多人觊觎已久。这次公开招聘,光报名的就有近百号人,经过了反复四轮的考试、淘汰,如今只剩下了她们两个——小颖和小白。

最后的考试是即兴演讲,题目是《假如我是园长》。这可正中小颖的下怀。小颖人长得漂亮,在大学时就经常主持文艺节目,登台讲话那还不是老虎吃豆芽——小菜一碟?

小白人长得文静,不爱张扬的样子,但既然都争到这个份上了,估计也不会轻易言败。大家都等着看这场精彩的PK 大战。

好戏开场了。

按抽签的顺序,由小颖先登场。果然不同凡响!绘声绘色的演讲征服了现场所有的观众,大家报以如潮的掌声。轮到小白登场了,虽然嗓音没有小颖

那么清脆,可内容条理清楚,态度不温不火,同样获得了热烈的掌声。台上的五位评委开始交头接耳,看样子有些为难。

终于公布分数了,小颖以一分的优势胜出,现场再次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两位选手前后走出考场,哎?谁家的小孩在走廊里哭?小颖顾不上停

留,赶忙绕了过去。她要赶快去把胜利的消息告诉自己的男朋友。这个该死的,今天居然不来给自己加油?说什么心脏不好,怕受不了现场的刺激。小白则蹲下身,一边掏出纸巾给孩子擦鼻涕,一边耐心的询问着。

小颖快走到大厅门口的时候,被门口的工作人员挡了回来。小颖正在纳闷,莫非还有什么手续需

要办理?迎接她的,是年龄最大的评委老师慈祥的笑脸:“姑娘,考试并没有结束。”,老师指了指那个已经在小白怀里停止了哭泣的孩子,“最后一道题就在那里,可惜,你的这道题没能及格。”老师顿了顿,接着说:“一个缺乏爱心的人是当不好幼儿园园长的,这爱心不是外部的豪言壮语,而是内心的自然流露。很遗憾的告诉你:今天的胜者是小白。”

“什么?考试并没有结束!”小颖惊讶的长大了嘴巴。然后,掏出了一方小巧的纸巾——开始擦自己的眼泪

蓝色梦境

悬崖,铁索,吊桥。

寂静的森林被笼罩了一层浓雾,站在吊桥一端,我不寒而栗,脚下是不见底

的深渊。脚下的石子滑落,杳然无声。静,死一般的静。桥的那头,有个身影在向我招手。雾太大,我看不清。“蓝欣,蓝欣——”我的名字在山谷里回荡。于是,我拼了命向桥的那一端奔去„„

突然,桥,断了。‘啊—’

“啊—”我满头大汗的坐在床边,喘着粗气。梦,又是那个梦。那桥,那人„

已经不止一次梦见了。每次都从那一刻惊醒。脑子里一直都是桥的那头的人影,还有,山谷里回荡着的,我的名字:

“蓝欣,蓝欣„„”

“天平座的女生总是充满神秘,她们的天平回在某个特定的时刻发生偏斜而摇摆不定。而你,蓝欣,注定了要在你十八岁的年龄转动你的天平。你的生

活将不再平静„林又在对我述说着她的“占卜”仿佛她有永远说不完的八卦,我苦笑。对林的话我想来是不在意的。我从来都不信我的命运会显现在她手中的扑克牌上,也不信,我平凡无奇的生活会有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坐在山坡上吹着凉风,望着上脚下那种喧嚣的城市,忽然想起那么梦。叫的那端是谁呢?“而你,

蓝欣,注定了要在你十八岁的年龄转动你的天平,你的生活见不再平静„„”该死,怎么又冒出林的话来,她的话„我应该不会信,应该不会。

只是,心里,为什么有什么仿佛在痛呢?

“蓝色,代表忧郁,大海因为忧郁,所以他有了深邃,而你,蓝欣,你有像海水一样的深邃的眼睛,

包裹着神秘与不安。你就像迷途的小鹿,东闯西撞,把自己碰的遍体鳞伤,却不肯停下来舔舐伤口,惶恐与不安使你迷惘。

也许,林是对的。

十八岁的我在题海中挣扎,我渴望能从中找到一个洞口使我苟延残喘,只是,与此同时,我却早已忘了如何呼吸,我甚至找不到自己。我在父母的期

望下努力着,努力着。但是一次次获得的只是些刺眼的分数,老师失望的眼神与父母那隐忍的叹息。我,懊丧了。失败了,我失败了。我的心仿佛被掏空了一般,只剩下一个躯壳,游荡在尘世之中,穿梭在人群冷漠的神情之中。这,又算什么?”

我迷失了自己„„我的天平已经倾斜了,我控制不了。

“蓝欣,走出来吧,走出自己的牢笼,相信只有在阳光下才能找到自己,看着你的影子,你才能走出忧郁”

天平座的女生需要的是阳光的指引,眼前的浓雾一时遮住了眼睛,于是天平倾斜了„„

天平座的女生有着神秘的力量,注定了会从黑暗中走出来,那时阳光普照下

的天平,将仍然平衡的。

“林,谢谢你,我一直都懂”

悬崖,铁索,吊桥。

站在桥的这端,我看到林在那端,向我招手,我能看清她的微笑,“蓝欣,蓝欣„”

我张开双臂向她飞奔而去,这一次,桥,没有断。

阳光,穿透浓雾,指引我奔向你。

林,我的朋友,谢谢你。

当我走过人生的那座桥时,回头看它,它已不再那般令人不寒而栗,我胜利了,因为, 我有你。既然架不起,那就我来扛吧!

小时候,桥是一弯小小的月牙,我在这头,嫦娥姐

姐在那头;懂事后,桥是一个伟大崇高的理想,我在这头,成功在那头;长大着,桥成了一条无法逾越的代沟,我在这头,父母在那头。

我的爸爸妈妈在外地工作,我是一个初三学生。每个礼拜,他们都会给我打电话,问我有没有钱花,有没有考试,还有,天凉

加件衣服。我一直以为自己很幸福,因为有如此体贴关心我的父母。尽管,很多时候爸爸不允许我看小说,逼我写数学物理题,每次一逮到机会便跟我大谈要提高弱科成绩的道理,但是,每次接完电话后,亲情的温暖总会在我心中回荡很久。我在某座学校和煦的阳光下快乐并幸福地拼搏着,为未来,也为父母。

第一次模拟考考完了,紧跟而来的是家长会。我知道爸爸妈妈来不了,但我仍打电话告诉给他们。爸爸很内疚地说:“那我们来不了,怎么办呢„„”我说不要紧,你们只要听我把考试情况告诉给你们就行了。当我说我考了年级十几名时,爸爸忽然很吃惊地说;“怎么进步得这么快!”

我的心里忽然很难受,就像一颗石头被扔进了湖里,“砰”地一声,不清脆也不响亮,却让人难受得透不过气。

我知道爸爸说这句话的原因。

进入高一的第一次期中考试,我考了一百多名,那

以后,爸爸开始不停地催促我抓紧数学和物理,那以后,我也开始很努力地学习。后来我的成绩一直保持在二十几名。

我以为爸爸很清楚我学习上的每一个细节,我以为他甚至比我还紧张我的学习成绩,但今天爸爸却说:“怎么进步得这么快!”而事实上我根本没有进步。那么两年来我的进步他从来没有看到过,我的名次

他也从没有关心过。他一次次地催促我抓紧数学物理,并不是分析过我每一次成绩后才说的,而仅仅是高一那次考试的惨败,让他固执地认为我的弱科就是这两门,他才说那么多。

原来父母对我学习上的关心,那么笼统,那么形式。

我一直以为我在中考这条漫漫长道上走夜路,我的身后一直会有两个身影陪伴着我,我如此相信这个事实以至于我头也不回地往前冲,但当我无意中回过头来,却发现身后除了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失落与恐惧袭上心头„„

家长会后,对于子女与家长交流的问题,班主任给

我们读了很多篇文章。每一篇的字里行间流露的都是父母对子女的爱,即使有的父母的做法很普通,但那是人世间最无私的爱。我的某根神经被狠狠地触碰到,忽然发觉自己太苛刻。

我的父母即使不清楚我的名次,但他们总会不停地催促我学习,我们相隔百里,他们的电话却始终那么频繁。我怎么能苛求两

位为了我而忙碌奔波的父母知道我学习上的每一个细节,他们再细致又岂能细致到那个程度。

自责不断涌来,冲动得想哭。

我们都太幼稚,那么地依赖父母。其实,当父母不再需要拿着鸡毛弹子逼我们做作业时,我们已经开

始试飞了,父母再也掌控不了我们的一切。看着我们在天空中自由地翱翔,他们很快乐,也很迷茫。十八岁的我们已经长大,与父母的代沟已经很深,可我们仍固执地认为父母知道我们的一切,知道我们爱吃什么菜,爱穿什么衣服,爱看什么电视,甚至以为父母比我们更了解自己。但事实不是这样的,妈妈给我们买来衣服,而我们却大嚷太老土时,她

会急得手足无措。

既然在这条代沟上架起桥梁已太困难,那么,一切都让我们自己来扛吧。不要再幻想父母会给我们的未来铺路,不要再由于父母的不理解而悲伤失落。

成长的道路上,一切都要靠自己扛起的过程, 面对困难和挫折,我们潜意识中都在等待别人的帮助,但我们终归要学会面对。脱

离依赖的心理,主动地去扛起自己的一切!不要总是抱怨

魂断殇桥

古人云:“桥,水梁也,水梁者,水中之梁也,凡骈木者曰桥,大而为陂陀者亦曰桥。”佛曰:“佛不能度,众生自度。”

我说:众生不能度,则架桥过矣!人从桥上过,水在桥下映出建桥人的心,一桥走出个人生„„

星空无语,我亦无语,我能感觉到有某种东西在复苏。是不安,是置身梦想的不安;是冲动,是突然想哭的冲动;是满足,是重新回到自我的满足„„

世界上最近的距离不是天长地久与朝夕相伴,也不

是誓言与意志,而是因为彼此存在于心里最隐蔽的地方,即使轻轻一点,也有永久的悸动。

月光下的城/城下的灯/灯下的人在等

人群里的风/风里的歌/歌里的岁月声

谁不知不觉叹息/叹那不知不觉的年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