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自修》优秀作文
高一 其它 1831字 2395人浏览 freewatersb

就这样,埋下一颗种子

池塘的荷叶,即枯将败;水乡的秋雨,寒意透骨。

“你的画没有灵魂!”这几日,老师的点评总是搅乱着我的思绪,像是埋下了一颗不安分的种子,我不由得开始急躁烦闷:学画九年,竟然只得了这样一个评价。

“好清的水——”稚嫩的童音打破了只有雨声氤氲着的静谧,一个五六岁的男孩欢快地在雨帘中奔跑穿梭,匆匆对我呲牙咧嘴地一笑,,又指着荷塘大喊:“阿婆,莲子!”

恍惚间,记忆浮现出朦胧的晕光,视线的彼端似乎重现了昨日的那个孩童——那个同样面对着荷塘兴奋不已的自己。

黄昏,望着湖中翠绿欲滴的荷叶,听着头顶“流响出疏桐”的蝉鸣,总会情不自禁地进入自己的世界。这时,外婆便会轻轻一弹我的脑门,示意我专心面对画板。

于是,我屏气凝神,外婆则默默地静坐在一旁。阳光斑驳地洒落在她的衣襟上,手中的棒针缓慢地转动着,丝丝绕绕的绒线缠绕在指尖。我看一眼荷塘中安然伫立的荷花,又看了一眼闲适安详的外婆,觉得是浑然一体的。

外婆总说,做一件事就该静心投入。

那个夏季,于默然却美好的画卷中,外婆静静地在我心中埋下了这样一颗种子——我第一次感受到难得的“沉静”,第一次发现了“静”

的境界。它是如此难以忘怀,以至于,我现在回忆起来还能够有所回味。

收回思绪,秋雨依然沥沥。雨水轻轻叩击残荷发出沙沙的声响,褪去了冷意反而有种烂漫的诗意。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竟觉得可以从那静谧中洞察出其中深邃的境界,品出了不同于画像表面的东西。那片荷塘给我埋下的这样一颗种子,正悄然地生根,把那些在我内心的所有不安和狂躁温柔净化,渐而同化,使它们消失殆尽。它赋予我的是平复心情,抛却功利和焦躁后,重拾的那份遗落在生活喧嚣的车轮下宁静的初心。

此刻,我褪成了一身的平和,以视线所及之处作画布,将眼前的淡然连成一副静谧的图画。

最风流,醉评弹

秋风推动着涟涟水波,送我又回到了故乡。这座清丽婉约的小城,四处可见小桥,流水,人家。坐在画舫上,见两岸一排排粉墙黛瓦的房屋和妍丽的秋菊相互映衬着倒映在水中,仿佛置身于画中一样。依稀间听到远处丝竹管弦声中有人咿咿呀呀地唱着评弹,顿觉时光交错,如梦如幻。

听评弹是一种享受。

小时候的我最爱苏州评弹,常常随着外婆去各处听。那时的茶馆里总是座无虚席,于是我俩便早早去茶馆坐着,引长脖颈等待艺人登场。听得多了,连我这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也会操着吴侬细语来上两段。每每此时,外婆便会欢喜地拉着我四处炫耀,仿佛这是一件极了不起的事似的。这次见我回来。外婆便特意邀上了四五老友一起聚会弹唱。

船靠了岸。走过一段青石铺地的小巷,来到一座飞檐翘角的八角亭,这便是他们素常相约的所在了。等众人到齐后,“演出”正式开始。

外婆着一裘素雅的印花旗袍,姿态优雅地端坐在高背椅上,斜抱着琵琶,调好弦。一支曲子安然而起。弦琶音清脆细腻得如流水淙淙,缓缓地从指尖流出,又缓缓地流入心田。接着,外婆吟唱起来,柔和婉转,娓娓道来:“冷落宫门恨日长,残妆落泪染红裳。柳眉久未重描画,终日里卷起珠帘盼君王……”《长生殿》中那位失去唐天子宠爱的

梅妃款款走来,她穿越千年,却依然美丽如初。

我轻轻吹起横笛为外婆伴奏。笛子的悠扬与琵琶的柔缓融合在一起,妙音犹如天籁,循循不绝于耳。外婆用赞许的眼光看看我,对我微微一笑,转而又做回了她的“江采萍”。她的表情时而忧郁,时而欢悦。她布满老茧的手在琵琶上拢捻抹挑。她的眼睛因年老而有些浑浊,声音变得干涩,却依然悠长。啊,我仿佛从那一颦一笑间看见了她年轻时的模样:一位柔弱的江南女子,长相端庄,娉娉婷婷地端着琵琶,乾坤自在那清眸中移转。而如今,皱纹爬上了她的眼角,鬓边已悄然如雪。那把琵琶正静静地躺在外婆怀里,古朴、典雅,恰如一位迟暮的美人。

昔日,评弹是江南人男女老幼茶余饭后的谈资,众人怡然地在袅袅茶香中感受古典文化的氤氲。而如今,当咖啡取代了清茶,当手机成为时尚的宠儿,评弹已在我们的生活中悄然隐去。评弹文化是不是要从此消亡?

“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我不禁有些黯然。

不经意间我看向身边那几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如痴如醉的神情,口中轻声附和哼唱着,眼中满是执着和对评弹的热爱。倏地,我心中的阴霾烟消云散。

犹记得在2016年的G20峰会上,一曲《月圆花好》牵动了多少人的心。民族艺术与现代布景完美地结合,在众人面前展现了一副令人惊艳的水墨画卷。中国的评弹文化具有几百年的深厚历史,尽管她一度滑坡,但是有了我们的坚守和支持,她会永远在国人的心中闪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