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马很多
高中 其它 3591字 97人浏览 haruharu210

千里马很多,而伯乐不常有。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是伯乐,一眼就能识慧人。所以,有一份“千里马”的“资质证书”是非常重要的。唐骏为什么学历造假?这就很说明问题。学历是敲门砖,是一个门槛,如果没有,连门槛都过不了,还怎么进去发挥你的能力啊?在大部分企业尤其是机关事业单位,学历仍然是员工就职的硬性条件对于“能力与学历哪个更重要”这个问题,我认为不能笼统地下结论。因为如果是在政府部门,肯定是学历重要,因为在这里学历有助于你拿到高薪,有助于你升职。但如果是在企业或者自主创业,那么能力一般都比学历更重要。因为企业需要的是能为他创造价值的人。但是,能力可以通过学习慢慢积累,第一学历却无法改变。1、研究生的就业优劣势就业优势:

1)在求职研究、教授等研究所和高校领域,无疑研究生处于绝对优势。

2)在求职事业单位、公务员领域,研究生学历受限少一些,即选择的职位余地更大一些。

3)在求职跨国企业、国有大中型企业领域,相对于本科生,整体而言,研究生的竞争优势略高一筹。 不难发现,以上职业领域都是对学历的重视或要求更大一些。上述职业领域的特点是:高端职业领域,带有一定的专业性,且每年提供的职位数量有限,一句话“竞争超激烈”。研究生毕业生要想实现上述职业领域的就业必须具备一下几个特点:一是名校毕业,最起码是211院校;二是所学专业与社会接轨性强,即非偏僻专业;三是你必须拥有研究生学历背后优秀的综合素质。

近几年,随着各大高校研究生招生的扩张,使得研究生的数量在急剧增加,而质量的提升却并不大,这使得研究生在社会需求中处于“供大于求”的境地,这从2009年、2010年、2011年研究生的就业率,特别是研究生工作半年后的整体待遇水平,可见一斑。就业劣势:

1)在民营企业这类更重视能力而看轻学历的职业领域,研究生学历并没有任何竞争优势。

2)“高学历”随之带来的“高就业期望值”,如果不能正确看待、即换位思考,站在企业的角度看待学历,高学历带来的求职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

一句话,“研究生”对自己的学历必须要有正确的认识,一方面要认准对学历需求的就业领域,求职时尽量不要偏离上述就业领域;另一方面务必使自己在拥有“高学历”的同时,也拥有“高能力”,在中国当代社会“学历与能力通常不成正比关系”,但“学历与能力的正比关系是教育发展的方向和终极追求”。2、本科生的就业优劣势 就业优势:

1)随着中国市场化程度的进一步推进,由“重学历”到“重能力”是必然的趋势,如果中国的高等教育体质不进行改革,高学历在就业中的竞争优势将越来越少。本科毕业,在企业积累3年的工作经验与在高校读3年研究生相比,对学生自身的能力积累而言,前者远大于后者。况且,本科生毕业的年龄阶段23-25岁相对于研究生毕业的年龄阶段26-28岁而言,可塑性与培养潜力更强一些,这也是很多企业的HR 所看重的。

2)整体而言,相对于研究生而言,本科生的就业期望更合理一些,更符合企业对“人力”的市场估值。且中国当前、以及今后的“精英”或“高管”来源趋势是“经验背后的能力”而非“理论背后的学历”,通过2011年国家公务员规定的调整(重视一线工作经验)可见端倪,在企业界更是早已如此. 就业劣势:

1)整体高校毕业生数量“供大于求”,此时如果不能适时调整就业期望,很可能“毕业等于失业”。2011年,全国高校毕业生的数量是650万。2012年,全国高校毕业生的数量是680万。近几年的毕业生数量相对于中国经济增长速度(9-11%)所带来的就业岗位数量而言是远远超出的。所以,高校毕业生的“灵活就业”与“先就业,再择业”的就业趋势是必须的。2)在重视学历的传统就业领域,如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就业竞争处于劣势;3)在侧重于学术或技术研究的就业领域,本科学历所积累的理论知识稍显不足,故在竞争前期与高学历者相比处于竞争劣势。1. 关键岗位提拔人才,其他条件一致时,显然研究生更具优势。2. 知名企业(尤其外企)更加看重毕业生的出身,名校研究生更受青睐。3. 总有一天你会走上领导岗位,这是学历是提拔的关键因素之一。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的领导人去读在职研究生的原因。举个例子:中信银行(广州)投资交易分析部,明确要求毕业生必须是211重点高校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学历;中国建设银行总部(北京)金融交易与分析部(博士站点),明确表示只招收国内985,211高校博士生,海外博士生必须有海外工作经历。

腾讯-麦可思2011届大学毕业生流向月度跟踪调查”以2011届硕士、本科及高职毕业生为调查对象,从2010年9月开始,通过跟踪调查实时了解其求职与进一步发展计划.1. 腾讯-麦可思调查显示,从2010年9月

26日到12月24日,6.5%的被调查的2011届本科毕业生计划在国内就读研究生. 调查发现,在被调查的计划国内读研的2011届本科毕业生中,排名第一的读研理由是为了“就业前景好”(36%);其次为“想去更好的大学”(25%);“职业发展需要”这一理由排名第三(19%)。超过半数的被调查者选择继续在国内读研的理由与就业期待相关。就业期待成为读研的主要原动力。专家观点

正如“是金子总会闪光”,但假如不幸是粒“沙子”,自然只能被大浪淘去,不能企望贴上个“金子”标签,便获得金子的待遇。基于以上视点,硕士生就业率不及本科,或许不必大而化之的全盘否定研究生教育的意义与价值。但由此也暴露出的研究生培养中的问题,最起码,无论是从教育的责任,还是大学的使命和学术声誉出发,“研究生教育”都不应穷得只剩“一纸文凭”。 硕士生就业率的持续低下,背后折射的却是高等教育本身的困境。而对此困境,我们需要思考的更多, 做的更多. 尽管高校毕业生就业率“注水”早已不是新闻,社会并不相信就业率的统计数字,但“研究生就业率不如本科生”的消息还是被大肆传播,其背后暴露出研究生培养的问题值得深思。

不可否认,单纯的比较就业率数据,也许未必科学。对于研究生而言,除了就业,仍然有出国以及继续深造等诸多路径可选,就业之外的更多的选择,这些也的确可能影响到就业率数据本身,并引发误读。既然如此,仅仅因为研究生就业率不及本科生,便否定研究生教育的意义与价值,或许不无偏颇之处。然而,无论是研究生就业数据的尴尬,还是大学教师对于研究生就业前景的担忧,即便不必委身屈就与本科生PK ,研究生就业问题,至少已不容回避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还提到一点:不同的学校和不同的学科就业情况差别相当大。一些重点高校,尤其是“985”、“211”高校的研究生,其培养质量相对较高,就业问题并不突出,但是在宏观统计中,由于地方院校“占大头”,可能会拉了整个研究生就业率的后腿,毕竟,地方院校在研究生培养质量上相对较差,结构性的问题可能更突出。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副教授李长安此前他看过一个有关教育收益率的调查,即每增加一年受教育年限收入增长的幅度。结果显示,本科生月薪大多分布在2500~3500元,平均为2767元;而66.2%的硕士生的起薪集中在3500~5500元,平均月薪为4317元。研究生就业收入要远远高于本科生。他不明白的是,收入这一重要的就业指标竟未放入一些研究生与本科生的就业情况对比之中。在李长安看来,考研升学已成为当下本科生毕业后的重要“出路”,乃至造就了本科生较高的就业率,人们对此并非不了解,而一旦谈及具体的就业率时,更多地只看整体,却很少细究其中工作签约的比率。

一直以来,高校就业率统计的科学性备受诟病,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高校对外公开的就业率往往是一个整体的数字,通过有限的信息,人们很难说清楚这个数字到底包含哪些具体的指标,其中的隐性就业和所谓的灵活就业,即“暂时找不到工作”的又占有多大比例。

教育部全国高等学校学生信息咨询与就业指导中心编著的《全国高校毕业生就业状况(2009~2010)》一书中的数据则显示,2009年的博士生、硕士生的就业率分别是79.9%和81.2%,均高于本科生的79.6%。与媒体所称“2009~2010年,硕士生的就业率甚至不及本科生”的说法也不相符。

在互联网上搜索发现,凡是提及“自2009年起,研究生的就业率连续3年不如本科生”的报道,大多是泛泛而谈,仅有少数提及了具体的就业率。

2011年9月发布的《河北省高校毕业生就业情况调查报告》是其中一份。但是并不足以成为“硕士生的就业率不及本科生”在全国范围内成立的有力证明。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的就业统计从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发布的《2011年高校毕业生就业情况分析调查报告》来看,2011年高校毕业生就业落实率呈现出“两头高中间低”的特点:本科生为68.7%;博士生的落实率最高,为83.0%;硕士生为75.3%。这份来自北京大学教育学院的就业统计就与“研究生就业率不如本科生”的论断存在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