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水流年
初一 散文 1014字 42人浏览 lkj515

八月的天空,高蓝悠远,有洁白的云彩零星地点缀。空气里,夏天的气息丝丝渗透。这可爱的八月夏日,仍旧一如往常热烈、绚烂,可许多故事,却永远没有重头再来。许多人生记忆,已然过眼云烟。

偶有机会和爱心志愿者去张家坝做环保,满心欢快。能尽自己绵薄之力为家乡做些什么,我是极其乐意的。一路上,大山重重叠叠,人家稀稀落落。熟悉的大山巍巍,熟悉的小村气息,隔离很久后再一次走近,我的心中仍感到亲切无比。终点处,风儿拂动野草,成片成片的小花开着:这是最简单的山野小景。然而这不起眼的景色,这看似卑微的花草生命,竟让我失了神。心中涌出的,是一发不可收的浓烈想念。那片刻,隔离了小城的喧嚣,面对着绵亘的大山,一眼望不尽的荒野,还有那荒野上野放的牛羊,我的时光,仿佛穿梭回到了那段难以忘却的年少岁月。

小时候,父母外乡工作,常回老家。每次回老家,总把我寄养在关系亲近的田大伯家里。他家有个比我年纪稍大的男孩,我便理所当然地每天叫“哥”。闲暇时候,哥负责上山去放家中喂养来补贴家用的羊。那时的我调皮,很喜欢一天满山野,大伯看不住,便把我交付给放羊的哥。顺其自然地,我成了哥的小跟班、放羊伴,一起上学,一起放羊。逢着周末,吃好早饭的我们就揣着伯娘备好的玉米花,一起乐呵呵地去山上学习放羊功课。哥负责放羊,我爱偷懒,只负责跟在他的后面四处玩,满山跑。很多个夏日里,我们轻小的脚印遍布大山,稚嫩轻快的笑声回荡满山谷。接近傍晚,哥会把还没吃完的玉米花抓给我一半,边吃

边玩游戏。我是个捣蛋鬼,最喜欢的游戏就是把羊群赶得远远的,然后跑回来呆在大树下,嬉皮笑脸地等待哥把羊群追回来。每次哥都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好在他也从不因此生气。 那些年,他常常会带我去掏山上最可口的野果,会提着绳索带我去松林里荡秋千,会背着干粮带我去爬那座远山、去冒险„„

再后来的记忆,是父亲的调动,是我的离开。身为客人的我,还是要与那份心之所属的土地告别。离别之日,看着车窗外倒退的熟悉风景,看着成长十二载的土地消失在视野里,我终于读懂了无数古诗中的游子情思。那其中,蕴含着怎样的忧伤难过呵,情境之中的我,终于懂得。 陌生的县城里,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一切都很好,唯独偶尔心中空荡,没有故土,没有故人,觉得有些无处可依。今昔之景,忍不住想起了那记忆山色,想起你,哥。好些年了,愿你都好。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我情不自禁地轻声默念,任眼泪悄然流下,随风滴落。此后,只有托浮云与落日,送来我的情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