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姥姥
六年级 记叙文 1717字 1236人浏览 yang20111116

我的姥姥

“拉大锯,扯大锯,姥姥门前唱大戏,接闺女,娶媳妇,小外甥也要去,姥姥煮个大鸡蛋,煮也煮不熟,烧也烧不烂,急的小外甥儿一帽头子汗„„”童年的歌谣时不时讲给自己的孩子听,而歌谣背后的故事却在心中打了一个紧紧的结,现在能跟母亲回娘家常去看望一下姥姥是一种盼望,这种盼望一直牵扯着内心最敏感的弦,让自己一直以来难以释怀。

姥姥八十几岁了,小小的个子,身体还算硬朗,腰不弯背不驼,走起路来还是“蹬、蹬、蹬”快的像风一样。在我的记忆里,从记事开始,几十年的光阴,见她的面应该不超过10次,姥姥多子多女,可就我一个外甥,所以对我会多一些宠爱和牵绊。背上行囊离开家的那一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回去,几年回一次故乡,不知道耄耋之年的她还能活多少年,老人家不容易,在回去一定去看望他。

以前家里穷,要强的母亲很少回次娘家,即使回去次也是来去匆匆,受家庭教育的影响,小时候很少在外面吃饭,只能在每年春节拜年的时才去姥姥家一次,去了也不吃饭,拜完年就回家,这件事一直让姥姥家人不舒服,不复返的时光,就让它随风轻轻的翻过这一页。

姥爷去世的早,姥姥大概50多岁就一个人生活,坚强的个性很难和子女生活在一起,两间低矮的土房,很大很大的院子,1米多高的土围墙,就是姥姥生活的地方。北方的天气特别的冷,那时候的窗子都是木楞做的框架,用纸糊成的窗子,无柴烧一个人到山上拾柴,总是把房间烧的暖暖的,土炕热热的,就是在这间温暖的小房子里留着一段美好的回忆。

我是一个容易怀旧的人,所以往事总是记忆的深刻一些。小时候穿的衣服都是姐姐的旧衣服小了,母亲改一改给我穿,鞋子都是纳的千层底,缝的方口鞋面,听妈妈讲很多是姥姥缝的,可能当时太小,穿姥姥做的鞋的日子都已慢慢淡忘了,而那一次却至今记忆犹新。大概那时的我5、6岁,母亲带我去看望姥姥,就是在那大院子低矮的房子里,花白头发的姥姥拿出一双青布鞋面白边千层底方口布鞋,笑呵呵的让我试穿,我拿过来就往脚上蹬,可怎么蹬也蹬不进去,姥姥和妈妈帮忙穿,可怎么穿也穿不上,用鞋前头往窗台上(炕靠窗子)踢, 仍无济于事,当时姥姥着急了,口里不停的念叨“小外甥的脚长大了,鞋子做小了„„”,脸上带着深深的自责,把鞋脱下来,一看才知道,把做完鞋剩下的碎布放在了鞋里

前头,为了把鞋头顶起来,穿起来舒服些,结果忘了拿出来了,这是姥姥脸上才露出笑容,说道:“看起来自己真的老了,真老了„„”

可能是姥姥一个人太苦了,人岁数越来越大,后来她改嫁到了近100公里以外的地方,那个时候交通还不方便,所以见姥姥一面是很难得的事情,年龄一点点长大,在到姥姥曾经住过的那个院子,门和窗都用木板封了起来,院子里长满了很深的荒草,曾经满园青菜的景象都变成了回忆。那个院子荒废了好久,不知后来有没有人在住过,现在早就变了样子吧,可那个荒废破败的院子和悲凉的场景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当时我大概10多岁,记不清姥姥大概在哪里住过多少年,只是存下了一个磨不灭记满姥姥吃苦日子的映像。

在见姥姥是2008年,回老家结婚,由于时间比较匆忙,没来得及和姥姥聊聊天,匆忙的我记不清姥姥是否真的回去过,如果是幻想那么就当是美好的臆想吧。

2011年春节,老婆回老家生子,回到家带上老婆陪同母亲和大姨去看望了姥姥,姥姥头发还是花白色,腰依然未弯,只是脸上的皱纹更深更明显,耳朵更背了,匆忙吃过饭,离开的时候,姥姥哭着跟着车后跟出去很远,车上的妈妈难过的大哭了好久,可能真的是母女同心吧。

2011年7月,母亲过来广东给我们带孩子,母亲拿出来了几双鞋垫,手纳的垫上面绣着花,说是姥姥给外甥做的,现在写出来的时候我都会掉眼泪,纳那几双鞋垫,绣花的时候,那双昏黄的双眼要绣多久„„

2012年,双亲返乡,姥姥让母亲给我带了好多她亲自做的咸菜疙瘩,就是因为我爱吃,她却一直记挂着这些小事,让我内心一阵阵绞痛,作为晚辈,自己做了些什么呢?

几千里外,带来的不仅仅是几双鞋垫,不是一大堆咸菜疙瘩,是80多岁老人一颗牵念的心,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的一份期望,小辈们不能用感动来诠释,因为“感动”这个词看起来是那么的轻。

时刻感受着,一个老人每天都在盼,每天都在念,每天都在瞭望,这就是牵念,牵念中有暗香在浮动„„

我的姥姥58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