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信物
初一 记叙文 4字 276人浏览 xfhju

秘密信物

另维

1.

你持着篮球在一群少年的簇拥间缓慢下楼,额前严重违反校纪校规的刘海一抖一抖,配上时而坏笑时而掳唇的青草味的表情,在心脏最柔软的部分轻轻浅浅来回行径。依旧是早饭时间,黑压压的人群像一只蠕动的大虫占满了每一条通往食堂的路,你们嬉笑前行,运两下球追打几步,最终悠闲地停在教学楼前红绿相间的塑胶篮球场。

在站定的一瞬跳起之后,你抛球远射,篮球牵着你的目光划出漂亮的弧然后擦板而飞,这已是你连续第13天失手了。

可动作却比昨天又潇洒了一点儿呵。

你在同伴的笑谑里郁闷的吐了吐舌,时间是惊人准确的7:35,你每天都是这样。 我也是。

春分前夕的清晨7:35,阳光淡金色的芒还包裹在细密而无垠的浅蓝里,透明白在头顶蹑手蹑脚缓慢踱步,我站在教室正对篮球场的后窗前,瞭望以你为圆心的广阔风景。每每有人一边问着“在看什么呀”一边好奇不已地扑上来有意无意地经过,我便皱起眉头摆出一副沉思到忘我的表情,念念有词:当k 大于零时,y 随x 增大而减小;当k 小于零时,y 随x 增大而增大…….

2.

我并不认识你,除却知道你在二年级教学楼里上课,喜欢拖着鞋走路,爱穿草绿色的T-shirt 爱打球,每天悠悠闲闲似乎有些不太用功外,我对你的了解也所剩无几。

连交集都只有一次。

在一个数百人一齐照常拥挤在狭小小卖部的第二节课间,我呈汉堡状高举两块钱呐喊着“一个番茄面包”,正郁闷于无人回应的时候,站在柜台后我前边的你突然回头,眼花缭乱和人头攒动里,你那张灿烂的大脸笑靥如花,你看也不看便一把塞给我我要的,一句的别扭的普通话版“先拿我的走”之后,又转回去重新呐喊起“番茄面包”。

就在那唯一一次的交集里,我握着两块钱的手孤零零地伸在半空,周围的嘈杂和拥挤一下子不存在了,全世界只剩下你的“番茄面包,哎,再拿一个番茄面包”。你被挤的歪七扭八的细瘦的背影,以及我重金属节奏般的心跳。

土里吧唧的方言被你讲得很MAN 很玩味,就连出店后那些又圆又懊恼的“靠不会吧我没看清给错了”和“不可能要回来太丢人了”也是一样。

3.

嗯,似乎就是从那天起,有什么开始不一样了。

我在每个课前张望着你的必经之路盼望你出现,课间总要在操场里转上两圈试着遇见你,一晚饭点远远俯视你的时候,心底那份坚韧的、把全部生活涂上色彩的小期待和小紧张,莫名其妙的清晰明确。

我看见你走来心脏会跳得近乎麻痹,会佯装镇静缓缓竖起书本然后收回视线朗读课文,抑或拍拍同桌关羽熙说两句“你看树又绿了”“今天天好蓝”的囵话;好容易遇见你了又生怕被看出什么,连忙挺胸抬头瞄也不瞄你便大步走过。这些被你完全操纵的哀愁与欢喜,清晰明确的莫名其妙。

可是你知道吗,虽然越来越爱幻想如果哪天你冲上来要我还你面包顺便要个QQ 号会怎样,我却并不急于认识你,我喜欢我日记本里关于爱而不得的煽情忧伤的句子,我的青春简直像小说一样闪亮,我享受着你带来的酸涩苦痛与欢喜,活像一个纯情的小变态。

即使是这样,相遇依旧快的让人措手不及。

下课不久,你和你的小团体竟停在了我教室门口,我顿时如坐针毡了,耳朵嗡嗡作响,大

脑运转停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