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冬天雪还不下
初二 散文 845字 805人浏览 smile小巍

这个冬天雪还不下

文:天上人间

突然想起了一首老歌,词记不全了,只记得好像是张楚的《姐姐》,开头便是“这个冬天雪还不下,站在路上眼睛不眨”。不知怎的,那个年代里我曾经无端的迷恋过这个句子,现在还能品味那种感觉,但却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了。

那是上世纪90年代,刚从学校毕业,分到一所大山深处的乡村学校。工资不高,物质也很贫乏,日常生活中能与外界沟通的仿佛就只有一本自己订阅的《通俗歌曲》。单调枯寂的日子里,我见到了这首歌的这句歌词。

阴冷的西北风在深山里呼啸,低沉的、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歌声响起在自己的耳鼓,四周山环水绕,天上浓云低锁。心中的愁绪像脱缰的野马,驰骋在心的旷野上;而年轻的心啊,天涯游子一般,无所皈依。

姐姐,在中国独有的伦理文化中,以其美丽、贤淑、亲近、慈爱、包容、纯洁等品质,温暖着多少少年儿郎的孤独。“哦姐姐,我要回家!”当张楚唱出这个短句,我不知道他为何要把思乡念家的情感寄托给姐姐,但至少却唤起了我深埋在心头的哀愁。

我没有亲姐妹,甚至连家中唯一的女性——我的苦难深重的母亲,也在我刚读初二时突然去世。从此,我就在只有男性公民而且极

其贫困的家庭里抑郁成长。表面上我十分坚强,然而骨子里,我多么渴望母性的柔性的关怀!或许当时我并不明白心之所需,就像李义山“只是当时已惘然”那样。

我生活在南方,冬天即使干冷,也少有下雪天气。当北方早已“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时候,南方的我们竟然连雪花的影子都没见着。于是就常常的希望下雪,就像孩提时候渴望着过年一样。这不完全是因为喜爱雪花,喜爱白雪世界的浪漫与渺远,而是像在该回到亲人怀抱时对亲人的思念那样渴望着雪花,渴望她天使一般舞落人间。

原来,雪花也能牵动乡思!

人心中的想法很怪异,也不能随时随地的记录她,而且有时也无从去记录,就像是流星划过天际,也像是阳光下的雪地微痕。瞬间闪过的思绪,我们甚至连她的尾巴都不能抓住!

于是,多思的人用一句话,就像是“这个冬天雪还不下”一样的话,神奇地漾起我们心海里那一圈涟漪,荡漾开去,荡漾开去,直到又归于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