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悠悠
初一 议论文 971字 154人浏览 夜闯寡妇村6688

往事悠悠

小学一年级,父亲每天上工前牵着我的小手送我去上学,上学前,常跟我梳辫子,因他老是反方向编,我不满意,但又不敢说,就边走

边撅着嘴,有时还会偷偷抹眼泪,他没空时,就母亲梳。

我从没有过快乐的童年,每当月光如水的夜晚,邻居小孩在坪里玩游戏玩得疯起来,我也只能偷偷站在门口过眼瘾。有一次,我在写作业,他们在做一个游戏,不停地喊“请芦柴,请茅柴,请个老头老妈过来!”,我被震耳欲聋的叫声和笑声所吸引,趁父母出去开会之际,偷偷溜出去玩,哪知还没玩到几分钟,我小妹象丢了魂似的在门口拍着巴掌叫:姐姐,我也要去玩!(那时她只有几岁)。正好被我父母听见了,父亲象拎小鸡似的,把我抓回来狠狠地打了一顿。第二天,我不理我小妹,她不停地讨好我,又是送她喜欢的东西,又是把她的衣服给我擦鼻涕。

我的少年是孤独的。老家的山都是丘岭,产茅柴不产硬柴,而茅柴很不经烧。小时候,父亲常半夜三更去山里砍柴兜,母亲早晨去路上接。我稍大些时,也要去砍柴。一大家有好几个比我大的姑姑,她们每天去山里砍些很漂亮的硬柴,看到她们挑着担子,迈着大步,上下晃悠着美丽弧线,我很羡慕,课余跟她们去砍。可她们总躲着我,不知她们是否事先商量好了,她们一到山岔口,就象闪电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也有反应慢没躲赢的,我就紧跟她不放,跟得久了,她就不耐烦,直截了当地说:不要跟了,等下你父母又要罗罗嗦嗦!当时我并不明白她说的父母罗嗦指什么,仍然跟。到最后,她们往往妥

协或不去大山里而在附近山上砍了。有一次,实在没伴,就跟着一个堂叔去山里砍了,可能是怕蛇和坟,他到哪砍我跟到哪,一不小心,砍到我手腕了,血流如注。

我家有头弯角牛,父亲第一天交给我口述一遍怎样骑牛的技术后,就把牛绳往我手上一塞。我战战兢兢地走到牛身边,怯怯地伸出左腿,父亲吆喝一声:送角!牛就乖乖地把我送起来,坐到背上后我非常害怕,父亲就说:抓住牛毛!可光光的没几根毛。放牛的伴也基本没有,我总是在离家近的河边放。凉凉的微风常让我情不自禁地在牛背睡着,有一次,我从高高的牛背上掉到河里去了,幸好是掉在河沿。

读初一时,我十一岁不到,父亲就让我参加生产队劳动,与我同工的是一群比我大几岁,身体非常强壮的女孩。有一次定额割稻谷,我被她们远远地甩在后面,我看见她们拼命往前割,稻子撒了一地,时任生产队长的父亲看见了,不但不说,反回家骂我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