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永不下岗周璐
初二 记叙文 1288字 84人浏览 可爱的木子乖

亲情永不下岗

是谁陪我栉风淋雨,静看春华秋实?是谁,为我驱寒散热却独自承受坎坷?是谁忙里忙外,脚步匆匆?是谁日渐苍老,为我面容憔悴?我感觉到了,那是我的妈妈——我慷慨的母亲,慷慨到把母爱化成光环,永无终点。

春风吹散了嫣红翠绿,却扯不断绵绵往昔。那是一个初春的晚上,虽比寒冬腊月里暖和,却也让人颤动。窗外寒风呼啸,震颤着树枝,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屋檐上冰凌滑落啪啪的清脆声音依稀听见。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一动不动看着高悬天际的月亮,思绪却不知飞到哪去了„„

忽然,听见摩擦声音,一热乎乎的东西蹭过脸颊,顿时感到粗糙。“又蹬被子了!”啊,那是母亲!又是那只手,又是那夜。双手与被子摩擦的瞬间发出的清晰声音。母亲弯下腰用那苍老,满覆伤疤的手小心翼翼给我掖着被子,呼出的热气在月光的照耀下泛着白光;缓缓的喘息声,轻巧的动作流入冻彻心扉。

夜是那么黑,那么暖,那么静,暖到心底,似乎每一处血液都要迸发。自始至终,家中灯没有亮一下,也没有发出什么声,只有母亲那踮起的脚尖,一步步踩在我心头,皎洁的月光映照在母亲脸上。

似乎母亲披着单薄的外衣,头上凌乱的头发,两鬓的根根白发熠熠生辉,眼神中流露出淡淡的疲惫,布布满红红的血色,脸上又多了几丝皱纹。看着母亲离去的背影,那弯弯驼背,似乎背负着千斤重担。母亲踮起脚尖,轻轻走着,时不时向后望,生怕惊醒我。

此时,泪早已模糊。想起母亲的累与苦,如投影仪般不断闪现:我因母亲没有去开家长会又一次责骂,因母亲一次次唠叨说道:“你烦死了,别管我!”,放学回家后,因母亲没有给我做饭,又一次责骂,一次次叛逆,一次次出言不逊„„我似乎隐隐约约看到:母亲满头白发,驼着背,拄着拐杖,步履蹒跚的似乎在村口等待着远方的我快快回家:孩子快快回到母亲的怀抱吧!

岁月斑驳了朱门高墙,却抹不掉那份深沉的爱。那年旧村改造,我家从风景独好的小二楼,搬到了一套小得可怜的房子。虽然狭小但自得其乐。母亲从原先的全职太太,变成了每天早出晚归,寻找工作,累得筋疲力尽,顾不上梳洗打扮。皱纹也在悄无声息的岁月中,深了,多了。而我却不理解,认为妈妈变了,变得不再爱我了。

母亲仍然保持着每天都洗一次澡的习惯,在狭小的浴室里,用温水冲洗着疲惫的身躯,母亲觉得那是一件快乐而又惬意的事。以前洗澡时,母亲总是等着我洗完以后再洗。可是母亲变了。现在母亲总是第一个洗。我问母亲:“妈,你为什么总是第一个洗?”母亲怔住了,脸上闪过一丝复杂难言的表情:“在外面跑了一天怪累的,不洗一下挺难受的。”望着母亲远去的背影,我心里空空的,原来,我失去的并不只是那大房子,还有母亲对我的爱。一瞬间,委屈、怨恨交织在

一起,泪,悄无声息的滑落„„

母亲走后,我收拾房间,我无意中看到母亲的日记:璐璐爸爸问我,为什么总是第一个洗澡。我没敢说实话,我怕璐璐知道了会难过。我洗过澡之后,浴室温度就会升高1-2摄氏度。在这寒冷的季节里,我能为璐璐做的只有这一点„„我泪如雨下,即便这寒冬再漫长,再酷冷难耐,我也会很暖,很暖„„

母亲的爱,如古井深处的泉眼,永不枯竭;母亲的爱,如西北大漠的胡杨,永不凋零;母亲的爱,如战守边疆的战士,永不下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