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翅膀
初二 其它 2793字 150人浏览 xu2c

“我的中国梦,争做最美浙江人”浙江省大中学生读书征文

比赛作品登记表

隐形的翅膀

浙江师范大学,法政学院,思想政治教育101班,姚怡倩 天使该是有翅膀的吧。可是落入凡间的天使呢?

很久很久了吧,已经忘了有多久,可是我却清楚地记得见到启智幼儿园里的小孩子们第一眼的场景。金华市残联大楼的六楼,从下往上看去,盘旋而上的楼梯似乎是通往天堂的神圣阶梯,铁门将世界分隔成两半,走廊的两边分设着教室、活动室、食堂,小小的但是井然有序,正是下课时分,孩子们散落在园内的各个地方,就那么小小的个子倚在门旁,眼神胆怯中带着疏离,有些笑的灿烂似在迎接我们的到来,却能明显看到嘴角流下的口水和没有焦距的眼神,有些暴躁得横冲直撞,面对障碍物拳打脚踢。不得不说,给我的视觉冲击很大,以前只是在电视报纸上看到过这样的孩子,在现实生活中这么近距离还是第一次,但是我很快调整了心态,这是我们志愿者大队在校外的基地,是我在这个即将求学四年的第二故乡最应该去的地方,20多年来,父母、朋友的爱溢满了我们的心房,而这是我们回报爱的地方。与启智的情缘就此结下,直至现在。

启智,顾名思义是启发智慧的意思,这里的小孩子们,我该如何去形容他们呢,说他们患有唐氏综合症所以是智障儿童?说他们自闭所以不应该浪费时间与他们沟通交流?错了,在我的眼里,他们是散落在凡间的天使,断了翅膀,却单纯得宛如新生,美的让人想倾尽所有的爱去呵护他们。在我们志愿者的眼中,他们的疏离与自闭是因为他们失去了能够带着他们遨游天地的翅膀,所以他们只能孤伶伶地在原地徘徊,而我们要做的就是为他们再生一对“隐形的翅膀”,它的力量不用很强大,只需要能够带着他们慢慢接触这个对他们来说完全陌生的世界,不能长途跋涉看遍所有风景,那就走走停停,先看看周围的世界,只要能离开原地,哪怕只是一小步。

在启智,我们的主要工作就是陪护,陪他们上课,做游戏,陪他们说话,给他们爱的抱抱,给他们鼓励的言语,即使大部分的时间我们被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但是当你看到小孩子努力地想要表达他心中所想,张着嘴巴,口中断断续续发出简单的音节,眼神中透露着雀跃与兴奋,脸庞光彩奕奕,似要与你分享什么极好的东西时,你就会发现,一切都是值得的,你努力地让他们接受了你,接受之后他们就会毫无保留、甚至肆无忌惮,表现出只有在最亲的人面前才会露出的神情,他们也在很努力地成长呢。

我第一个带的孩子是一名小男孩,我没有去问老师他的名字,而只是叫他“宝宝”,他患有唐氏综合症,是幼儿园里智障程度比较高的,之所以选择他是因为当其他志愿者在选择今后陪护的小朋友时,他一个人站在门边就这样看着我们,我读不懂他眼神想要传达的信息,心却猛然抽动了一下,难以分辨当时的情绪,只是觉得自己被需要,然后我过去把他的小手包进我的手里,轻声说:宝宝,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你啦。我不知道他是否听懂了我的话,他只是很安静地任由我牵着走到这里,走到那里,那天幼儿园安排了小孩子们去楼下小区的小体育场活动,他只是一味地低着头,只有我蹲下来看着他时,他才会抬起头,直直地望进我的眼中,很多活泼的小孩子在玩篮球、在荡秋千,而他只是静静地站在我身边,看着周围的一切,也许在他那颗还没有破壳而出的心里,他是想玩的,这是属于孩子童年应有的记忆,而他却因为一些原因失去了这宝贵的机会。

轻轻吸了一口气,把眼泪逼回眼眶,我知道这样不好,但是一开始的我总是那么容易对他们产生怜悯、同情,即使我知道这些情感对他们来说毫无帮助。我坐在凳子上,把他抱在腿上给他讲故事,有些故事情节错乱,甚至张冠李戴,但是我不管,我就一直不停地讲着,他偶尔会回头看看我,我把这当做是他的回应,我也低头看看他,差不多一个小时以后,我试着把他带到荡秋千的地方,他依然很温顺,当秋千开始晃动的时候,他的嘴巴里断断续续

发出了一些声音,声音低哑、口齿含糊不清,我试着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他此刻的心情,却看到了一张灵动的小脸。原来,他们的快乐很简单,很纯粹,将人类的天性完全表露无遗,再想想这世上大部分的人,已经不会发自内心微笑了,因为岁月的尘埃已经掩盖了跳动的心房,细微的触动已经无法引发太深的悸动。跟孩子们在一起,仿佛自己也成了一个孩子,剥开层层外壳,唤出最真实的自己。

长期的接触之后,宝宝很快就能在人群中找到我,以前的被动变为了主动,我握着他的手教他画画,虽然一笔一划都很艰难;我教他吹气球,虽然经常呼出的气体又被吸进他自己的嘴巴里;我教他识别数字,虽然手指头掰来掰去还只停留在“1”的阶段。属于我们两的记忆还有很多很多。故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因为故事的两个主人公都还没有离开,他们仍然在如梭的时光中享受属于他们的安静片段。

其实,每个志愿者与自己陪护的孩子的点点滴滴都能写成一部充满浪漫色彩的童话故事,故事很简单,但却很励志。可喜的是,有一小部分小孩子已经可以离开启智去上正常的幼儿园了,虽然离过上正常的生活还有一段距离,但是至少生活没有亏待我们的努力,没有亏待所有启智老师,家长,我们志愿者,还有他们自己的努力。

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这期间,我们的队伍不断在完善、扩大、更新,一届又一届的学姐学长离开校园,却总是放心不下启智里的孩子,而一批又一批新的志愿者加入我们,握着上一届的接力棒,续写新的奇幻童话故事。是的,启智的活动不应该断,也不会断,因为孩子们已经习惯了我们的存在,习惯了我们的陪护,在他们的内心深处一定已经接纳了我们走进他们的世界,如果说一开始我们是他们那个世界的访客,那么现在就是那个单纯美好世界的守护者、描绘者,纯白的世界开始变得彩色、灵动。

去年,我们又接手了一个新的基地,也是隶属于于金华市残联的聋儿康复中心,这里的孩子有着中度或者重度的听力障碍,我相信他们一定竖起了耳朵想要抓住缠绕在他们耳朵周围那飘渺的,似有似无的声音,而我们仍然将怀着最初的虔诚与谦卑,用干净纯粹的怀抱容纳每一个孩子,轻轻在他们的耳边描绘声音的样子,将世界的美好声音带进他们的世界,帮助他们张开嘴巴,大声说出心中所想,一字一句终将汇成语言的海洋。

我相信每一个家庭都希望自己的家庭成员身体健康、智力正常,每一个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聪明过人;但从每一个生命个体来说,每个人的生命都是有尊严的,任何生命的到来,都有其充分的理由,经历母体280天的孕育,从小小的受精卵长成小婴儿,他顽强地靠着一根小小的脐带联结生的希望,所以生命那么脆弱,又那么地顽强,我们不得不为这份顽强而鼓掌。

如果说,我真的有梦,那就是看到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加入我们的行列,用自己的真心换取小孩子的真心,用心打造“隐形的翅膀”;如果说,我真的有梦,那就是看到社会各界能够更加关注这些特殊儿童的成长,社会大家庭的爱护与容纳才是他们今后成长最需要的;如果说,我真的有梦,那就是希望看到这些落入凡间的天使的折翼的部位伤口结痂、愈合,忘了疼痛,开心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