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征文
初一 议论文 1466字 47人浏览 我是狼人H

多少年后我才会明白你

涟源市湄江中学 班级:102 姓名:李佳璐 指导老师:邱香兰 大家都认为你是全校最严厉的老师,把学生一个个管得死死的。你像影子般无处不在,让学生连大气都不敢出,这哪是人过的日子?小学时,我像一根自由生长的野草,无忧无虑。但一进初中,我就无比倒霉地成为了你的学生,这完全像是从天堂坠入了地狱,没有理由喜欢你,没有理由不讨厌你。

最讨厌你制定的班规。早晨六点钟,天刚蒙蒙亮,就要准备上早自习,如果迟到,扣300分。作为中年妇女,大概因为缺乏保养而导致身材肥胖,你走路跟灌了铅一样沉重,爬起楼梯跟爬珠穆朗玛峰一样。一大早你来到教室门口,处罚迟到者。明明是一副睡眼惺松的样子,偏要没事找事,又事事亲力亲为,害得你的学生一个个那么苦,想同情你的心都没有了。大概早餐都没有吃,你就慢腾腾地坐在监控室,开始了一天的监控。上课讲点小话,吃点小零食,甚至坐姿稍有点不端正,也要被你整得死去活来。记得有一次我上课时忙里偷闲画点漫画,你就批评我,说上课不能紧跟老师,不适合去读高中。为此,你又加了一条新班规:上课画漫画,扣50分。我简直肺都要气炸了,在你的层层监控下,上课我是完全不能动了,那个活蹦乱跳的可爱的小女生完全被你禁锢成了一具木乃伊。幸亏课余时间打篮球、乒乓球,你从不反对,我才能苟延残喘至今。 对你的控诉,简直像一部血泪史,两年了,一点一滴三天三夜说不完。玩手机,登QQ ,早恋,玩英雄联盟,这些新鲜的事物都是我

的最爱,但都被你扼杀在了萌芽状态。你24小时跟踪我,我完全无所遁形。除了严重的人身控制,你还对我们实施了可怕的“精神摧残”。不参与跑操,或者跑操时偷懒的男生,你把他们评为“娇滴滴的男生”。你说娇滴滴的男生,太不阳光,太不像男子汉。幸亏他们后来跑操态度有所改善,你才给他们删除了这个很耻辱的称号。

你给我们念《我有一个梦想》,用你那乡音浓厚的普通话讲一些遥不可及的道理:如果没有行动,懒惰就会生根发芽;没有梦想,堕落就会生根发芽,时间越长,根就越深。所以,我们之间为什么有代沟呢,梦想在天边,我们需要愉快而充满娱乐的生活。你却一次一次告诉我们,学习的危机,将来生存的危机,我一天天地感觉“鸭梨山大”,每天都像踏着激流漩涡在跳跃,如果不向前,就会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寒假了,你也不放过我,带我去参观广州中山大学。美丽的椰子树,湖光衬月色,百年建筑古色古香。头发灰白的教授们,手捧书本健步如飞的未来精英,名人碑,名人亭,知识的美流动在校园每个角落。南园的名校的端庄文静之势让我很茫然,又有点震撼。我们站在中山先生的遗训 “笃学、明辨、慎思、 審问、博学”前,久久徘徊。

这次南国之旅,耗掉了你几个月的工资。你辛辛苦苦,早出晚归,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拖着你疲倦的脚,用你嘶哑的嗓音,苦口婆心,在那山区中学一点点,一点点地去感染和教化那群厌学的孩子,大概只有到油尽了灯枯了,你才会停止吧。而此刻,将微薄的工资花在我

身上的气度,又是如此慷慨而从容。望着在灿烂的阳光下面带愁容的你,面对根根白发异年突起映照着岁月沧桑的你,我脑海中跳过语文书上的句子,“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我突然觉得,觉得欠了你什么,虽然你从没向我索取过什么。 两年前,你很坚定地要亲自当我的班主任,要亲自来一点一点地改造你的女儿,你既是我的母亲又是我的老师。作为学生,要过多少年才能明白我的老师——您?作为女儿,要过多少年才能明白我的母亲——您?也许很漫长很漫长,但至少现在,我没有理由不喜欢你,没有理由再讨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