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高考课标2下水文
四年级 记叙文 4020字 111人浏览 我的LJJ

【2016年新课标2】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语文学习关系到一个人的终身发展,社会整体的语文素养关系到国家的软实力和文化自信。对于我们中学生来说,语文素养的提升主要有三条途径:课堂有效教学; 课外大量阅读; 社会生活实践。

请根据材料,从自己语文学习的体会出发,比较上述三条途径,阐述你的看法和理由。

要求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套作,不得抄袭,不得泄露个人信息。

学而终致用 实践炼真知

中学生是文化的传承者与开创者,学好语文当是我们应尽之责。如何学好?课外大量阅读开源头活水;课堂有效教学送强力助推;社会生活实践致终极质变:三者缺一不可。但在中国现行教育体制中,三者并非平分秋色。我希望“社会生活实践”这一途径能得到重视与开拓。

课外阅读可以打开视野,但实践介入却可以打开脑洞,促成阅读质的提升。背了多年的古文古诗,只有当你真的放松身心聆听自然,你才会领悟“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的俏皮生机;只有当你真的目送长江入海,你才会懂得“落霞孤鹜、秋水长天”的壮阔绚丽;只有当你真的站在生离死别的节点,你才会体会到“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的痛楚落魄;只有当你真的与梦想擦肩而过,你才会明了“一樽还酹江月”那挣扎之后的旷达……社会生活实践让阅读积淀的一切都有了灵魂与生命。

课上学习可以构建体系,但实践介入却可以融化所有要素,促成课堂学习质的改变。课上老师的讲解固然清晰明了,让人时而感到酣畅淋漓,时而感到茅塞顿开。但是“绝知此事要躬行”。一次诗歌鉴赏六大题型命题的尝试可以使笔记上的零散点迅速成为一个共同呼吸的整体;一次百日誓师大会的策划与实施可以使我们生出主动学习文案写作的愿望,并因此大大提高学习写作的效率。社会生活实践往往更能让我们主动求索、自动调用各种知识与能力,更能让我们印象深刻。

回看现行的常规教育,“课堂高效教学”在三者中可谓独霸天下。阅读,没有时间;实践,偶尔表演。失去阅读这股源头活水,我们的思维渐渐干涸;失去实践这块点金之石,我们的知识越学越死。二者之中,社会生活实践更是重灾区。实践缺失,我们的语文正渐渐失去情感、失去活力、失去血色。

当然,这三条途径本该构成一个良性循环的回路。社会生活实践也离不开阅读带来的视野、格局,离不开课堂构建的知能体系,但它目前的薄弱状态已经严重妨碍了这一回路的形成。

对这一现状,我们不仅要看到,更要面对,要呼吁关注,要推动变革,相信“社会生活实践”迈着正步走进基础教育的那一天,就是三种途径各展所长、有效融合的那一天,就是校园学习制度发生质变的那一天,就是我们语文素养狂野生长的那一天。

开源拓流 百川成海

对于语文素养的提升来说,课外大量阅读是“开源”,课堂有效教学是“拓流”,“社会生活实践”是“百川成海”。三者各有侧重,而又缺一不可;各有所长,需要有效结合。

我理解的语文素养是在听说读写四大基础能力的培养中逐渐提升的形象思维与逻辑思维水平,以及在此过程中逐渐具备的理解人生、理解世界的情怀和改造人生、温暖世界的能力。

对于这种素养的提升来说,课外大量阅读就是源头活水。一本好书可以帮助我们放松身心、开拓视野、丰富人生、提升智慧、增长才干……一篇《道德经》会给我们透视纷纭世事的眼睛,一部《巨人传》会给我们强力抗挫的心脏,一部《时间简史》会给我们囊括宇宙的格局,一部《史记》会给我们民族语言的典范。“读好书,就是与最出色的人同行。”这些最出色的人的思想、理念、方法乃至人生意境具有极强的渗透力,犹如一股股源头活水,会使我们的语文素养无形中得以积聚,并具有极强的爆发力。

这样的汩汩源泉尤其需要畅通的河道。课堂高效教学对于语文素养提升来说就是疏浚拓流。四十分钟的《林黛玉进贾府》精讲详解,对于四年多的《红楼梦》阅读来说,那是点铁成金;十分钟的诗歌鉴赏手法思维导图展示,对于十多年各种手法混乱杂解来说,那是“妙手回春”;课上一篇作文的详批精改对于多年的随意写作来说,那是画龙点睛。课堂高效教学以其专业性和系统性疏通瘀堵的知识体系,调整错位的学习方法,指示前行的有效路径。对于素养积累贫瘠者,课堂高效教学几乎是救命稻草;对于素养积累丰厚者,课堂高效教学更会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可使我们语文素养之流河道畅通。

我们的语文素养最终要像海一样精深、博大、气势磅礴,那就需要社会生活实践的熔融来促进前期学习的质变。“行万里路”可以让我们产生“读万卷书”的强劲动力,更可以让已读的万卷书落地生根、乃至开花结果。一次班会策划,会让我们的思辨能力迅速升格;一次生离死别会让我们的创作欲望瞬间井喷;一次大漠西行会使心中的长河落日、瀚海阑干、青海长云都获得魂魄。社会生活实践能全面盘活我们累积的学识素养,使其呈现浩瀚之势,进入自我更新、自我促进良性循环。

中学生是文化的传承者与开拓者,提升语文素养是我们应尽之责。三管齐下,会使我们生出一副铁肩,不惧文化发展任重道远。

各有千秋 合力至上

我理解的语文素养是在听说读写四大基础能力的培养中逐渐提升的思维水平,以及逐渐具备的关注人生与世界的情怀。若想提升这种素养,离不开课外广泛阅读量的积累,离不开课堂高效教学力的助推,也离不开社会生活实践质的提升。三条途径,各有千秋。

若论“快”,课堂高效教学当属第一。与其它两条途径相比,它确实有些死板,无论怎样的课型和模式都会受到受众较多、任务较重的制约。但是,其知识的系统性和训练的专业性却远远强于另外两种途径。八十分钟的《祝福》解析,就可以使我们全面了解小说阅读的基础知识体系;八节课的作文思维训练,就可以帮我们快速提升写作的思维水平。若想同样得到这一杯水,阅读需要掘一口井,社会实践需要长足跋涉,都不如在老师知识能力的河流里直接取一杯来得快。基础教育阶段说短不短,但说长也不长,“速度”是提升语文素养不可忽视的要点。

若论“润”,课外大量阅读当仁不让。不可否认,课外阅读的随意性会产生阅读质量良莠不齐的现象。但是,开卷有益,长期的阅读会使我们逐渐具备较高的鉴赏水平以及开阔的视野与胸襟、出众的思维与能力。品读过《红楼梦》一眼就会看出《花千骨》的粗糙,浏览过《史记》自然会懂得“性格即命运”的内涵,翻阅过《外国人眼中的中国》当然就明白了碰撞中的文化成长方式。这个过程是润物无声的,这个过程中的成长是自然而然的,既不会有课堂教学的催迫感,也不会有社会生活的焦渴感,因而对素养提升来说也是最易接受的,“浸润度”就是课外阅读的名片。

若论“活”,社会生活实践当占鳌头。虽然这条途径的实现方式较为零散、若论体系也是颇为繁杂,实现所需的时间成本、精力成本较高。但是,它鲜明的目的、强大的驱动、真实的情境、细腻的体验、快速的反馈都使它成为不可替代的成长方式,尤其是它对语文能力的综合调用更使它成为提升语文素养不可或缺的路径。一趟江南行,会深度激活我们心中的“鸟雀呼晴”“芭蕉夜雨”“西子西湖”,会使这一切化为我们的创作欲望和创作能力;一场辩论会,会全面盘活我们脑中的论点论据论证的知识体系。虽然现行教育体制下,这条路径若隐若现,没能与其它两条路径平分秋色,但是,提升语文素养,若少了社会生活实践的“灵活度”就会少了很多活力。

三条路径,各有千秋;在提升语文素养的过程中理应平分秋色,各展所长,合力至上,使民族文化传承的种子在我们每个人语文素养的土壤中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德国总理默克尔以她的低调、朴素、谦和、平易近人等品格给国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她以实际行动为中国人上了一堂活生生的政治课,比其他外国政要在北大、清华的演讲,更具震撼力和教育意义!

默克尔抵达南京后,获安排入住市内“索菲特银河大酒店”顶楼的四百多平方米、可以看到南京全景的总统套房。但默克尔认为这个安排过于奢华,坚持要入住七十多平方米的普通商务客房,房价一千八百元,只是总统套房的二十份之一。这种平实、朴素的作风,令国人耳目一新。

早在一个月前,德国方面的先遣人员已到南京对酒店进行了一番考察。因为总统套房面积达400多平米,总理觉得太奢华,而普通豪华套房面积仅是总统套房面积的六分之一,约70平方米。每层都有两间,内设卧室、客厅和卫生间。德方先遣人员反馈给酒店的意见是,总理称:“普通豪华套间条件已经足够好了”。看来,默克尔总理出访入住普通房间已经成为习惯了。

据了解,在索菲特银河住房部里这样的房间有30多套,每一层都有。入住价格每夜为1700多元人民币,加上服务费不到1800元; 而总统套房入住一晚,要3万多元,连同服务费则要近4万元,价格相差20多倍。

第二天早上,酒店本来准备了两套方案,房内用餐或是在只为贵宾服务的46楼行政楼层索菲特会所用餐,但默克尔谢绝去专门为其准备的私密性强的索菲特会所,坚持和一般住店客人一样到7楼西餐厅吃自助早餐。而且不进VIP 包间,和随行的德国工作人员一道在大厅吃自助早餐。她也谢绝了工作人员的服务,坚持自己到自助餐台取食物,并自己动手切法式长棍面包。

此时,发生了一件小插曲。在取一种燕麦面包时,默克尔不小心将一片面包落到了地上,按照惯例,酒店的工作人员会帮客人捡起来换一个,而默克尔却拒绝了服务人员,并弯身捡起掉在地上的那片面包,并放进自己的餐盘里。 默克尔总理的早餐很简单,煎鸡蛋卷、奶酪饼、西瓜、面包,也包括掉到地上的那两片麦片面包。

对德国人来说,这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他们这个平民化女总理,平时就经常到超级市场购物,而且跟其他“师奶”(大婶) 一样乖乖的排队,绝没什么特权。但对中国公众而言,默克尔的作为实在太震撼了,当她这些故事被中国传媒报导出来,立即在网上被广为传颂,为她喝采,更有不少网民以反讽方式表达对中国官’僚铺张浪费的不满。

的确,堂堂一个国家总理,而且是当今最富裕的工业国家之一德国的总理,居然像“乞丐”那样捡掉在地下的面包来吃,实在超出中国人的想像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