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枝头吐新绿
初一 日记 1335字 238人浏览 雯盖茨1992

又见枝头吐新绿

郯城实验中学九年级三班 刘畅

淡淡的浅寒之中,又迎来了爷爷的忌日。

爷爷逝在余冬之中,最荒凉萧索的季节。我随家人驱车回到了久违的老家。正值初春,家乡独有的香椿树并非如往年那般枝繁叶茂,只是淡淡地泛着新绿。然而这难得的生机来得并不合时宜,迈出车门的那一刹,猛烈的悲伤和沉重混着湿冷的空气向我袭来。人们沉默着伫立在墓前,断断续续的呜咽在寂静之中格外刺耳,我的心脏揪紧了,揉搓着酸胀的双眼,可热滚滚的泪水还是情不自禁地滑落了。鼻尖弥漫着淡淡的香椿芽的清香,我湿着眼眶看着那树上可爱的新叶,这蓬勃的新芽只会将死气沉沉的祭礼衬托得更加悲伤。

颔首低眉,我的泪水顺着脖颈流下。阳光躲在厚重的积雨云身后,空气中混杂了雨后泥土的浓重腥气,我看着那杂草丛生的坟头,心绪又悲伤地飘回了数年前爷爷还在的、静好的时光。

年少的我十分顽劣,屡教不改,是慈爱温柔的爷爷感化

了我顽固的心。记得也是一个飘雨的日子,放学后我像往常

一样,在同学家等爷爷来给我送饭,可是等啊等,爷爷就是

不来,漫长的等待过后,爷爷佝偻的身躯终于缓缓出现在了

大门前。天空早就下起了小雨,小雨珠密密麻麻的沾在他的

额角,蜿蜒地顺着他深沟般的皱纹淌下。他都顾不上去拭一

把,只是焦急的凑到我跟前,口中不住说:“囡囡,等急了吧,

等急了吧?爷爷来了,来了。”委屈的我见了爷爷就哇地嚎啕

大哭了起来:“爷爷坏!我等你好久了,囡囡都饿坏了!”爷爷不知所措地用手背擦去我夺眶而出的眼泪,无奈又自责地说:“唉,你奶奶突然病了,可把我急

坏了,送你奶奶去了医院,我就光想着来看你跑远了没,也忘了做饭,看我这记性啊„„别急别急,爷爷这就回去给你做饭啊!”也不知我是饿糊涂了还是被爷爷宠溺坏了,我冲着他小跑的身影厉声喊道:“你走!我再也不要吃你做的饭了!”爷爷怔住了,在雨幕中缓缓转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叹口气,然后又脚步匆匆地赶回去给我做饭了。

多年后的我懊悔不已,总是责怪自己的任性, 总忘不了雨中爷爷匆匆又无奈的背影。而如今,我却只能望着爷爷的坟自责内疚。爷爷那沟壑纵横却温柔无限的脸,那略微佝偻却为我撑起保护伞的脊梁,那被白霜浸染却精神矍铄的白发„„越飞越高,逐渐化成了回忆中的一条暗暗的痂痕。

我别过脸去,努力将这悲痛驱散。那新鲜的枝头上,一片可爱的香椿叶冲我微笑,我仔细观察——这是一棵新生的香椿芽,它的旁边坐着一桩又老又矮的树墩,阳光不知何时明媚了起来,将新叶衬托得光鲜无比。那轻轻浅浅的嫩绿,刚从温暖的芽苞中挣脱出来,散发了一股通透的清新,它的四周有层薄薄的光晕,稚嫩有蓬勃。

我的心不知为何平静了下来,静静地看着这两棵挨在一起的树, 一棵新,一棵旧,枯树支撑着新树,新芽又仿佛搀扶着它,我似乎看见了枯树的一生,也仿佛预见了新芽的未来。原来爷爷的爱从未消失,他的爱像这枯木逢春的绿,满满的传载给了新芽,爷爷的爱得到了延续,他带着爱与寄托,躲藏在我身后这茂密

的椿树林中,看着我成长。

我的眼眶又绷紧了,莫名的泪水滑落,砸到

了那棵孱弱的新木上,我身后那密不插针的椿树林

早已枝繁叶茂了,为我撑起了一块浓郁安静的荫

庇,那些新叶与枯叶反映折射着阳光,刻满了我的

泪水与欢笑。我心想:终有一日,它们也一定会像

我一样挺拔,闪闪发着光,又美丽,又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