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能见度呼格吉勒图死刑文稿
初一 记叙文 7917字 314人浏览 狮子Aries9

社会能见度《呼格吉勒图死刑》2011-3-31 节目文稿

解说:两个月,从拘留到执行死刑。

同期:我儿子自报案到死我们家里人没见上一面,

解说:事隔十年,真凶落网

同期:赵志红开庭,中院没有开下去,他说这个案子是他所作的

解说:为儿子讨一个清白的说法,他们奔走了6年

同期:我们没有多大的要求,就是还给我儿子清白,还给我们个公正,

片名:呼格吉勒图死刑

串1:2005年10月23日晚上,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的民警持枪冲入一所幼儿园内,将通缉犯赵志红轻松擒获。至此,震惊全国的"2·25" 系列强奸、抢劫、杀人案落下帷幕。 然而,归案后的赵志红主动交待的第一次犯罪却是10年前的一起强奸杀人案,这在当地引起了震动,因为这是已经被当地警方宣布侦破的案子,当年只有18岁的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凶手,并且在2个月内执行了死刑。那么,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凶手?十五年之后,还能不能重审翻案呢?

解说:这起公厕强奸杀人案在当年被称为"4·9" 命案,在案发当月,警方就宣布了破案。凶手名叫呼格吉勒图,蒙古族人,1996年案发当时,他只有18岁,是呼和浩特市一家卷烟厂的职工,在案发后两个月就被执行了死刑。

他们是呼格吉勒图的父母,多年来,他们四处奔走,试图拼凑出1996年4月9日,案发当天的种种细节。他们坚信,儿子当天只是意外在公厕中发现了女尸,不可能是凶手。

记者:1996年4月9号,您儿子是怎么在厕所里面发现女尸的?

嘉宾:我儿子上中班,他那个晚上12点下班。他们上班那个地方离我们家200来米吧,他这个吃饭时间回家取钥匙,走的一个胡同,因为路过这个胡同,他是回我们家路过这个厕所,必定走过这个地方。具体咋发生这个事情,我儿子自报案到死我们家里人没见上一面,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发现这个死者,

记者:这个过程你是听谁说的?

嘉宾:听闫峰说的,跟他那个同事,他一直跟这个同事,在一块儿上班,烟厂,就这个中间,两个人出来吃饭,

记者:儿子通常晚饭的时间是几点?

呼爸:也就是8点来钟出来,他去这个饭馆里头,他从厂子里头出来后,又去饭馆,他们俩简单单单要了个米饭,还要了两瓶啤酒,要了一个小菜,就吃这么点东西,可能他们吃完饭他们就快九点了,

解说:尚爱云所说的闫峰是呼格吉勒图的好朋友,他是案件的重要人证之一,案发当天,他和呼格吉勒图一起上下午班,晚上8点左右,他们俩一起外出吃晚饭

电话采闫峰:

吃完饭回来的路上就说,到哪去买上两块泡泡糖,然后我就进车间了,进车间可能大概就是

10多分钟左右,他啥也没说就叫我出去,然后还挺着急的,然后我就跟着出去了,出去了以后呢,然后到了出事那个厕所跟前了,他就站在外头跟我说,我刚才回家取钥匙,路过那个厕所,听见厕所里面有人喊,然后说咱们俩进去看看,

解说:这就是当年公厕所在的位置,紧挨着内蒙古第一毛纺厂宿舍,而公厕前的这条小巷是当时呼格吉勒图回家的必经之路,当晚,这条昏暗的小巷里没有路灯,厕所里也没有灯,四周漆黑一片。

闫峰:正好有两个老太太,也正好也是进去上厕所,然后两个人进去了,我们俩就在外头站着,然后两个老太太进去没多长时间,就出来了,出来就走了,然后我就跟呼格吉勒图说,她们进了,没事,咱们走吧,他说不行,非要进去看看,然后我们俩就到那个女厕所那个门口,喊了几声没敢进去,就站在门口拿打火机点了一下,看到那有个女的,半裸着下身,厕所跟厕所不是有那个矮墙,就在那个上面躺着,看不见上半身,能看见裸露的下身。我们俩吓得就是转身就跑,

记者:这个公厕有多大,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厕?

嘉宾:一个公厕不太大,就过去那平房那种公厕,现在不是在小胡同还有,北边是男的,南边是女的,女厕所。

呼母:他们就到我们那儿那个,一个十字路口有个治安岗亭,他进那个治安岗亭报案,拉着人家那个警察说是那儿发生了事了好像是,据他那个同事说。后来那个警察说了,说是不可能吧。他说就是,你不相信你去看一看,拉着人家那个警察的手就要叫人家去看,人家说我不能去看,我给你报案吧。

解说:那时,闫峰已经自己先回工厂上班,呼格吉勒图则在报案后,又被带到呼市公安局新城分局做笔录。而他的父母直到晚上12点多才得知消息

记者:您儿子出事的消息,您是怎么得知的?

呼爸:4月9号晚上,我的弟弟也是在烟厂,和我这个儿子是一个车间,12点以后,我这个弟弟去了我家,跟我说是,呼格吉勒图回来了没,我们都以为是出了事故了,我问咋了,他说被那警察带走了,

记者:您当时判断事情是什么样的?

嘉宾:当时我们也懵了,这我着急地和我这个弟弟就往公安分局走,去了碰见这个警察,我说我儿子在哪呢,在这呢,我们问问话,就说这么两句,没让我们进,也没让啥。

解说:经当地媒体报道,当晚遇害的是附近饭馆的女服务员,只有25岁,死亡原因是被凶手扼颈窒息,当场死亡。然而让老两口没有想到的是,明明作为报案人去协助破案的儿子到了公安局就一直没有回来,还竟然在两天后被认定为凶手

记者:在你儿子被新城分局送到拘留所之后,你们有没有接到过任何的,比如说有关拘留的一些证据?

嘉宾:什么也没给过,拘留证也没给过。

记者:有通知你们吗?

嘉宾:第五天,他们说让我们去兴城分局一趟,我们两人就去了。去了,一进门我就问

这个警察,我说你们给我,把儿子弄错了,弄到哪儿去了。他们说送到看守所了,你儿子承认了。就让我们拿我儿子的腰带,不让他系腰带,后来连双鞋都没给穿。其中有一个警察说你儿子没穿鞋,你去看守所给送一双鞋吧。

记者:在你们和兴城分局的这些公安人员接触的过程当中,他们有没有向你们说明情况?

嘉宾:啥都不说,就去了问问,跟他刚才说的那个话,他就把他的那些案卷,翻出来哗哗翻,这不是你儿子承认了,都摁着手印,手印也摁上来了。就说了一句这个

记者:你们相信公安的话吗?

嘉宾:当时就不相信,我们就说你肯定给我们弄错了,我自己的儿子我自己了解,他都平常人杀个鸡他都不敢看,他哪还敢去杀人。

解说:两位老人说,儿子呼格吉勒图当时只有18岁,在三个儿子中排老二,只有初中文化,在卷烟厂工作不到一年,一向老实本分,他们想不到任何会引起警方怀疑的理由。

记者:你儿子在之前有过任何的不良的记录吗?

嘉宾:没有,我儿子太善良了,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小孩,可乖了,虽然是个男孩,就像那女孩的性格。从来除了上班,下了班回家,就是看书,看看电视。他活到18岁了,我们附近的人,有三分之一的人都没见过我儿子,有些人都不认得。

嘉宾:我在毛纺厂呆了二十七八年。

记者:像你们那的邻居街坊,对你儿子的印象是什么样的?

嘉宾:对我儿子的印象都挺好的,那里头有他们给做了证明的东西。

记者:你儿子之前确实没有过任何的不良记录导致警方怀疑?

嘉宾:没有,他以前一直念书的他在学校念书。

解说:那么,是什么让警方认定呼格吉勒图就是凶手呢?在他去报案到认罪的两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P2:

解说:当晚十点多,回到车间工作的闫峰,被警方带走,他在2006年亲笔写的一份说明里写到:我和呼格吉勒图坐在一个车上被带到新城分局。进了新城分局后,我们被带到二楼,两人就被分开了,具体位置记不清了,但是两人离的不远。

记者:报案之后发生了什么呢?

呼父:他们把他们两个人带到分局以后,就一个人一个间,我儿子一个间,他一个间,回来闫峰也说了,说听见呼格吉勒图被打得喊叫了,说不是我你们拿枪崩了我,拿刀砍了我,现在就砍我,就听到这声音。他又听到说是桌椅来回动的声音了。

记者:桌椅来回咚咚的响的声音?

嘉宾:来回动,可能就是铐住了手脚,我这么想,可能铐到那个桌腿子上,把他铐上以后,刑讯逼供,可能他受不了,来回这么动,就这么个声音。

解说:在"4·9" 命案案发后的第11天,1996年4月20日,《呼和浩特晚报》上即刊发

了一篇标题为《" 四·九" 女尸案侦破记》的法制通讯,详细地报道了案件侦破过程。上面的一段描述透露了警方破案的思路:按常规,一个公厕内有具女尸,被进厕所的人发现,也许并不为奇。问题是谁先发现的?谁先报的案?而眼前这两个男的怎么会知道女厕所内有女尸?冯局长等分局领导会意地将目光一齐扫向还在自鸣得意的那两个男报案人,心里说,你俩演的戏该收场了......

采闫峰:

采闫峰:当天晚上就是有警察不断地过来问我,就是怎么回事,我对他们说了整个细节,问了很多遍,然后可能是问到晚上两点多钟,然后就把我关到一个屋子里睡觉去了,然后问我的过程当中,我就听到旁边那个关呼格吉勒图的屋,就有桌椅挪动的声音,还有人喊叫的声音,可能是被殴打那种喊叫,痛苦的声音,

解说:当晚,闫峰被审问到凌晨2点,第二天上午就回了家。之后,他又数次被叫到公安局问话,其中有一次他意外见到了审讯中的呼格吉勒图。

呼妈:警察就开开门叫他看了一下,说是,看了一下我的儿子,戴着这么大的头盔,在地下暖气上头铐着,他就可能说是,他(闫峰)说了回去了,你说了吧,说了回去。我儿子就在那儿铐着,他看见,从这以后,闫峰就放出来了。他再也没出来。

解说:法院的卷宗上提到,呼格吉勒图对案件" 供认不讳" 。但我们辗转得到一份15年前呼格吉勒图的审讯笔录,该笔录显示,他在被枪决前一个月,接受呼市检察院检察官的询问,曾坚称自己是无辜的

" 我今天讲的都是真的,在公安局一开始讲的也是真的,后来,他们认为有很多疑点我讲不通,他们告诉我那女的没死,而且我当时尿急,他们说我讲完就可上厕所,可以回去,所以我就那样讲了,讲的全是假的。

知情者:检察院审查的,审查呼格吉勒图的当初,呼格吉勒图曾经推翻过这个案子。 记者:在检察院阶段曾经翻供?

知情者:曾经翻供,翻供的时候有翻供的笔录,那个我见过那个笔录,后来之后,检察院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往下查。

记者:确定你儿子是杀人犯,这个过程当中,除了你儿子自己的口供之外,有没有其它的物证?

嘉宾:啥都没有,他们当年取出分泌物,他们没做DNA 鉴定,就严刑逼供靠逼供,我儿子的口供,定为杀人犯的。

记者:您怎么知道没有做DNA 的鉴定?

嘉宾:我们后来,可多的那个警察也说了,现在那个高院的人也说,当时取出分泌物,没做DNA 鉴定。

解说:在法院的一审判决书上,检方以" 流氓罪" 和" 故意杀人罪" 两项罪名对呼格吉勒图提起公诉,提交的证据包括" 证人证言、公安机关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物证检验报告、尸体检验报告以及现场勘查笔录" 。而《" 四·九" 女尸案侦破记》上提到了定罪的关键证据:呼格吉勒图指缝余留血样与被害者咽喉被掐破处的血样完全吻合。

知情者:它当时的话,我们内蒙的条件很差,就没有做DNA ,就做了一个血型的测试。

记者:在当时1996年的时候,仅凭这种血型的比对就能够作为这个物证吗?

知情者:在这之前都是这样,因为我们内蒙比较落后不是,DNA 还没有推广。

解说:检方根据这些证据复原的案情是:4月9日晚20点40分,呼格吉勒图" 酒后到第一毛纺厂宿舍院公厕外窥测后" ,进入女厕所,对死者" 采取了捂嘴、扼颈等暴力手段" ,将她" 按在便坑的隔墙上" ,进行" 流氓猥亵" ,听到外面有动静后逃离作案现场

而根据闫峰的回忆,当晚他和呼格吉勒图从工厂分开的时间只有十分钟左右。

记者:这个公厕距离你们家有多远,距离烟厂有多远?

嘉宾:就是个200来米, 离烟厂。距这个公厕离我们家100米,离那个烟厂100米,就这么个中间的距离,是这个中间,

他一直跟着同事,在一块儿上班,烟厂,就这个中间,两个人出来吃饭,相差开七八分钟这个时间

那这七八分钟是不是就是警方怀疑的根据呢?

嘉宾:就是这七八分钟,你说不清楚了,中间就没有证人,就是你七八分钟时间去作案,他这个七八分钟他还得跑到烟厂叫他同事,你看走过来再跑出去,哪有作案的时间,时间也不够啊,我们当时这个疑点给他提出来,七八分钟能弄死一个人吗?

解说:呼格吉勒图的父母说,儿子认罪后便被关押在看守所里,老两口的见面要求一直被拒绝,案件审理期间他们先后请过两名律师,律师曾在看守所里见过呼格吉勒图。

记者:儿子有没有托律师给你们带什么话?

嘉宾:就是说是,跟律师说,我没去杀人,那个律师出来说,他说是太可怜了那个小孩。 记者:律师有没有向你形容,他看到的你儿子在看守所里是什么样子?

嘉宾:就哭,我的儿子就哭了,我儿子从小到大不爱说话,他不咋爱说话。

解说:呼格吉勒图案一审开庭是1996年5月23日,父亲李三仁和母亲尚爱云记得很清楚,庭审时间并不长,检方宣读公诉意见,律师张娣起初为呼格吉勒图做的是无罪辩护,最后却以他" 认罪态度好、是少数民族、年轻" 为由,在法庭上做出求情陈述,

记者:开庭那天见到儿子了?

嘉宾:中院开庭的时候把他拉过来,他就是带着那个,走路哗啦哗啦的,这么粗的铁链子他的腰都直不起来,我看我儿子眼神,就是多么渴望说妈妈你救救我,我就往过走,他就出来了,一出来那个警察就把他脖链子拉住,又把他拉进去。

记者:开庭的过程有多久?

嘉宾:不长时间,半个多小时,他们就宣布了休庭,休庭出来啥话也没问,就宣布了死刑。

记者:你儿子有为自己进行辩护吗?

嘉宾:没有,就是他们问啥他说啥。

记者:儿子为什么没有在法庭上为自己喊冤,说人不是他杀的?

嘉宾:没有喊,那时候已经把他整成个,整的半死不拉活了,整得他也不知道干这

些事情哪错了,已经皮包骨,瘦得

解说:一审当天法庭认定呼格吉勒图犯故意杀人罪和流氓罪,决定执行死刑。1996年6月5日内蒙古高院二审裁定" 维持原判" ,而这也意味着呼格吉勒图再没有申诉的机会了。1996年6月10日,是呼格吉勒图被执行死刑的日子。

嘉宾:那一天人真多,楼上楼下人满满的,人满了不让进,那个警察拦住,我说今天判死刑,有我儿子,你让我进去吧,我求求你,人也多,他挤到后边去了,他没进去了,我进了。可刚进去人家说一楼满了你上二楼吧,正往二楼这个楼梯走的时候,他们四个人,执行死刑四个人,正好在这个楼梯后的地下放着,四个人那站着,后来我看到我儿子,我儿子就哭,问那个警察说给我我一根烟抽吧,警察给他点着一根烟,他看着看着,最后我哭着站在那,后来他扭过头往那走了,啥话也没说,这个事在我脑海中永远抹不掉。

解说:当天,李三仁和尚爱云就收到一张领尸单,儿子呼格吉勒图头中两枪,当场死亡。从案件发生到执行死刑,只隔了62天。

P3:

解说:李三仁和尚爱云原来是内蒙古第一毛纺厂的工人,儿子被枪毙后,李三仁几乎一夜白头,家里出了个杀人犯,成了全家人心里抹不去的阴霾。

记者:那也会有人不了解你们的家庭情况,会对你们比如说背后指指点点吗?

嘉宾:指指点点的难免的,前脚我俩前脚走过,后脚人家就说,他们家的老二执行死刑了,天天弄得我两个小儿子,那个大儿子也是在毛纺厂上班,天天也是硬着头皮去上,我的三儿子跟那个老二一个学校念书,承受不了这个打击,他16岁,连正经高中都没考下来,承受不了这个打击,把老三简直弄得,一头头发都掉得光溜溜的。

解说:这样的日子李家人过了十年,2005年10月,赵志红落网并主动交代了女厕内强奸杀人的经过。

记者:你们是怎么得知这个消息的?

嘉宾:正好那个他,我们老头做那个胆结石手术,那个时候我们不在,一个礼拜出了院,院里的人就去跟我们说,说是你们知道一件事不,我说不知道,啥事啊,后来说是那天有一个警车,拉着一个重刑犯,带着铁链手铐,拉着一个重刑犯,去那指认那个地方了。

解说:2005年10月30日下午,赵志红被两辆警车带到山丹小区,和1996年比起来,这里早就变了模样。当年的公厕早已拆除,很多当地的住户都已不记得具体的位置。然而那一天,赵志红十分肯定地指了出来。杨承勋是公安部的刑侦专家,他曾亲自对赵志红进行测谎。

杨承勋(测谎专家):因为我们测谎,测他的生理指标是,大概一共有五项,其中一个问题就是说,那个女的被杀害是你干的吗?最后他的评分呢,他的生理反应的得分都是在诚实的范围内。

记者:那么一般来讲,我们这个测谎的准确率怎么能够考量?

杨承勋:判断这个人是诚实的这个准确率那是非常高的,几乎是98%、99%的样子。

解说:随后,呼格吉勒图的案子陆续被媒体曝光,然而在人们的热议中,案件并没有实质性进展。而赵志红案2006年11月28日进行了不公开庭审,令人们讶异的是,检方在起诉意见中,并未提及"4·9" 公厕杀人案。

记者:根据公安机关办案的结果,赵志红他前前后后一共杀了多少人?

嘉宾:10条人命,作了27起案子。

记者:为什么在公厕的这一条没有被算进去?

嘉宾:赵志红开庭,中院没开下去,他说这个案子是他所做的,后来2007年的1月1号,不是死刑复核权最高法院收回来了,必须得查清我儿子这个案子,赵志红才能判死刑,最后就停下,到现在再没开过庭,赵志红一直在那放着。

00:54:44

记者:赵志红现在人在哪?

嘉宾:在看守所,看守所里头。

解说:而更戏剧性的是,庭审结束后,赵志红在监狱里用借来的圆珠笔,在一张卫生纸上写了一份《偿命申请书》,他再次交待,1996年他曾在赛罕区公厕内强奸杀害了一名年轻女子。要求法院重查此案。

记者:赵志红的口供始终没有被相信,但是你儿子凭了一份口供就被判了死刑,你怎么看呢? 嘉宾:我看他就是太草率了,这个案子办起来,现在你说赵志红他真凶落网了,他不给我解决这个事情,有点是法律你说咋说的,现在法律是公正的,咱们这个国家是讲法律的,你说到现在也不给我个明确的答复。

记者:你们去问过检察院吗,或者是说法院,赵志红的案子为什么始终不能判,为什么不能给你儿子翻案?

嘉宾:问过,他们都答复说是,这个里头不是上头批示过,上头查清了,查清了事实才能给你做出来决定,是他是你,才能做出来决定,

解说:据媒体报道,当年"4·9" 案的迅速侦破使得四名警察荣立二等功,且大都已经升迁或调离。而真凶的出现让李家人再次看到了希望,虽然警方从未就此案再联系过他们。李三仁和尚爱云从2005年开始四处奔走,为儿子讨说法。

记者:但是自从真凶出现一直到现在,已经有6年的时间了,事情没有任何的改变? 嘉宾:因为这个阻力太大了。

记者:阻力来自于哪些方面呢?

嘉宾:原来那办案人员都,有升迁的,有退休的,有升了的,你是个普通老百姓,你是小腿,人家有权,人家是大腿,你不如人家的力量大呀,但是我们打到我们老两口死,我也得讨回来这个公道。

记者:上访这些年过程艰难吗?

嘉宾:艰难,这个路太走得艰难了,不是一般的艰难真的,6年的上访,我白天黑夜,夜夜白天黑夜的,我数着这个日子过,就坐在那,总有一天,明天会有奇迹发生,快快把我这事情给我这个解决,我全家人就默默这么等待,等待得太艰难太苦了,上访的路走得我真不容易,我鞋底子都磨坏几双了。

解说:如今,老两口在北京请了两位律师,但迟迟没能拿到中院和高院的卷宗。而案件的提审、再审乃至抗诉程序更是无从启动。

记者:你希望这件事情最终是用什么样的方法来解决?

嘉宾:我没有多大的要求,就是还给我儿子清白,还给我们个公正,一去高院回来,我的小孙女就第一句话,一进门,奶奶高院警察打你了吗,我说没有打奶奶,已经这个事情影响到我第三代人了。

记者:你相信有一天你儿子能够还他清白吗?

嘉宾2:我有这个信心,我有这个信心,他迟早得还我儿子一个清白。

串2:有人将呼格吉勒图称为内蒙版聂树斌,因为这两人的遭遇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他们都在严打期间被判" 故意杀人罪" ,在短时间内执行枪决。如果不是" 真凶" 的出现并主动供述,也许真相就永远随他们一起死去。自2007年1月1日起,死刑核准权已收归最高人民法院统一行使。我们期待," 聂树斌案" 和" 呼格吉勒图案" 的重审不会一直这样停滞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