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方——夏末的萨克斯手
初二 散文 1129字 186人浏览 ganyanliebe

曹方,其实在我的心中带点神秘的色彩。

第一次看见这个名字,还是在介绍其他歌手时提到了这个神奇的名字。我一开始以为他是个男生,而且声音有点像老狼那般沧桑的质感。

很不幸,在后来上网对她的检索中,发现我对她的猜想没有一个命中,这也使得我愈发迫切的想要知道她这个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在我身边各大音像店里徘徊,想要找到她的专辑,可是结果,都是只有几张保留碟或是根本就没有,当买到专辑那一刻真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迫不及待的拆开包装,反面写着一个唱片公司小小的字:在浮躁的时代·做真诚的音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小到浮躁的人可能根本看不见。

独立音乐人里面几乎都是用木吉他做音乐,纵然干净、单纯,但听多了多少会有点发腻。早在水木年华时期,慢慢音乐市场上被所谓的主流音乐占据,独立音乐更发孤独,曲调也都变得越发简单,十首歌可能曲调都一样,甚至歌词都差不了多少。而曹方从不这样,她极少有歌只有吉他做声音,甚至大多数的歌都不需要人去演奏,她在大自然中搜集素材。蝉鸣,鸟啼,犬吠,水拍打上岸边的声音,很原始的淳朴的乡民说的自己的家乡话……她都能很用心的把这些声音灌注到自己的音乐中来。于是,她这个独立音乐人便不再是那些独立音乐人所谓的孤单的唱着歌。

放进光驱,读碟,播放。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好干净的声音,没有过多的花音修饰,也不做作,就是那么自然的唱出来,把自己最真实的声音全部展现出来,透明到不忍心和她一起哼唱。

和她共处的日子,周围一切都变得轻巧灵便、随性自然了。在这个闷热烦躁的夏天,少了那些嘈杂的事情,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显得尤为重要,一朵小花的垂头离去灰身子,红眼睛的蝉一只只的死亡,天气渐渐凉,城市里空调声音渐渐小都悄悄宣告着夏天即将逝去。无处不带着伤感的气氛,像极了那萨克斯。而她的所有歌中,记忆最深的是那些夏天的歌曲。例如《夏末的萨克斯手》冗杂的蝉鸣,假法文,慵懒的音调构成了这一曲。

可能社会上的生活给了人们太多的压力,可能无法呼吸,那些漫长的没有结果的游戏和奔跑,最终使你明白于它之间的规则。知道有些门不能碰,有些地方不能抵达,有些期望无法占有,有些问题没有答案。有些对峙无法占据主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有些人一辈子也不会回来,有些答案永远也别去想,有些事情永远也别去承担,有些执着、天真永远别忘了。有些话没说完的话,就算了吧。谢谢所有人的聆听让我知道我永远不是一个人,放眼未来,该忘的就让它如卷进高速运的风扇的声音一般把它撕裂扔进永远也找不回来的空气中吧。

夏末,依旧闷热,循环播放着某首歌曲。这个夏天,感谢一个人,她带我走过了我最不喜欢的季节,内心温暖,潮湿的像一汪水藏在心中。

一望无际的稻田里,一颗斜斜的肩头上站着麻雀的稻草人,一个人倚着它慢慢的吹着萨克斯,她轻轻的唱着,唱尽曲折坎坷。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