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在记忆深处的花朵》
初一 记叙文 1915字 110人浏览 廖庆钊

当阳市第一高级中学高一(1)班姜欣荣

那些事,如同开在记忆深处的花朵,经岁月的冲刷,却依然,娇艳如昔。

———题记

盛夏的阳光透过浓密的树枝,留下了点点光斑,微风拂过,树影婆娑,无数个灵动的点汇成了一条星河,我循着记忆的河流,任思绪飞跃到那再纯真不过的年代。

入夏,火辣辣的阳光烤晒着大地,一切花儿都失去了灿烂的笑脸,无力地耷拉着脑袋,仔细一看,远处的一片树林却是绿意葱茏,隔着远处向人们招手,在那翡翠般的叶子中间,点缀着一颗颗硕大的“白玉”,微风轻拂,一阵清香袭来,因此得美名曰:“玉兰花”。在我们这群孩子心里,这片树林,就是快乐的天堂。

小时候的我,虽说是个女孩子,一点儿也不比男孩差。爬起树来得心应手,对于每颗树,就像再熟悉不过的伙伴,哪里有分枝,哪里有丫杈,早已深深的印在心上,并研究出了几套爬树的方法。一到夏天,便扎进林子里“练功”。母亲害怕我贪玩,认为爬树不是女孩子应做的事,,每一次我一回家便要检查我的手指,因为玉兰花的汁水粘在手上时间一长就会变成暗黄色,怎么也冲不掉。可即使是这样,我总是能逃过母亲鹰一样的眼睛,因为我有几个“帮手”兼“徒弟”啊!于是夏日的每一天都能看见我们这群孩子窜上窜下的身影和爽朗的笑声,而我,因为“功力深厚”而成了这一带响当当的“孩子王”。

金黄的树叶和着秋韵翩翩起舞,宛若一只只金色的蝴蝶,带着硕果丰收的满足投向大地的怀抱,为诗意的秋画上了一个再完美不过的句号。冬,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来临了。寒风呼啸,吹得电线“呜呜”的响,我们这些孩子自然是不会甘心呆在家里的,于是这家抬小桌,那家搬长凳,七拼八凑,居然凑成了一张乒乓球桌,中间再放几块碎砖当作界线,,心的一轮“乒乓球争霸赛”就这样开始了,球拍是我们偷偷扣下饭钱积攒买来的,质量不好,由于使用时间过长上面早已是坑坑洼洼的,而却被我们视为珍宝。

球赛开始了,气氛顿时紧张起来,连飞过的鸟儿也加入观众的行列,站在玉兰乌黑的枝干上,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我们。经过漫长的煎熬,终于到了总决赛,双方镇定自若,一边是胸有成竹,一边是胜券在握,,开始发球了,甲方先将白色的球高高抛起,再轻轻地一磕,球便贴着桌面蹦跳这跃过边界线,这是甲方惯用的发球伎俩,将球打得十分低,一般人要在这么低的位置将球打回去必然会碰到界线,我们为乙捏了一把汗。谁料乙也不是好惹的,“啪”的一声,白色的弧线划过,重重的落在桌沿上,好一个漂亮的“挂面球”!甲也不甘示弱,从容不迫的接球,但每次都暗藏“杀机”,只要乙方稍一偏,便会犯规……十比十,我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只剩一个球了,这次归乙方发球,只见他从容不迫地走到离台两米处,将球高高抛起,使劲一击,球便如同一匹脱缰之马,飞速靠近球桌,那动作之快是无法比拟的,那力道之猛是无法言尽的,那时间之短是无法描述的,当我们大为惊讶这莫非就是传说的“长坂坡”时,那球早已伴随着两声清脆的叩击声落到了惊讶得张大嘴巴的甲方嘴里!

奖品很简单,只有两三颗再廉价不过的水果糖,这是我们瞒着家长偷偷省钱买来的,虽然不多,但我们每个孩子都为口袋里赢得的水果糖而自豪,舍不得吃,捧再手心里,直到握在手心里化为糖水。

直到现在,虽然我吃过不下三十余种糖与巧克力,但我不得不承认,童年是被闪亮的花花绿绿的纸包过的水果糖,它们曾经夜夜走进我的梦里,是那样的让我留恋。

一棵……两棵……,我数着玉兰进入梦乡,一年……两年……时光如流水在指缝溜走。 长大后的我,总爱坐在玉兰树下,欣赏那洁白如玉的花儿,边读一些诗歌最先读的是《林徽因诗选》,当我读到“你就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时,不禁拍案叫绝,在它们的熏陶下,傻傻的我便有了自己的第一首诗:

我的梦想很简单

我的梦想很简单/只想永远生活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

闻着泥土的香味/唱着属于这片土地的歌

听着夏日蛐蛐的演唱会/望着冬天那雪之精灵飞舞的世界

哼着充满香草味的春之歌/品着秋天硕果压满枝头的喜悦

走过被神秘包裹的白桦林/去寻找爱的小溪

走进童话中的大森林/去寻觅那会仙法的女神

请她在受灾难折磨的人心里面/悄悄地埋下一颗希望的种子

写下这首诗的我,激动不已,至今回想起来仿佛还历历在目,我依旧清楚记得,那天微风拂过玉兰树,发出沙沙的响声,像是在拼命为我鼓掌。后来我又陆陆续续写下了几首短诗,少则两三句,多则二三十句,由于时间太久,早已遗忘得差不多,只有零星的几首,散落在记忆中,发出耀眼的光芒,诉说着一个女孩的心事。

有些事情,虽然平凡,铭记一生;有些快乐,尽管平凡,难忘一生。

悠悠的风吹来,拉回了我的思绪,我回过头,又是一片绿意葱茏,那翠绿的叶子中间,点缀着一颗颗硕大的白玉,娇艳如昔。

2011年7月28日

夏 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