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读书笔记
初二 读后感 3034字 2890人浏览 isahoo

《目送》读书笔记

✧ 龙应台,这支亚洲最犀利的一支笔,也会有最柔软和难以言尽的时候。

✧ 龙应台是一位优秀并且清醒的女人,明确地知道自己在人生的每个阶段有着怎样的责任,知道生命的意义,不仅仅是事业的成功和虚浮的掌声,所有的精彩,在繁华落尽时,也许留下的不过是永远无法弥补的一份遗憾。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她这样清楚地获知生命的本象。昔日为了孩子,她辞去文化局长的官职,抛开博士高官的美丽光环,毅然离开,重归学者作家的生活,仅仅是因为她突然之间的反思:‚会不会你赢得了全世界,但你失去了你的孩子? ‛在此之前我读过她的《孩子,你慢慢来》、《亲爱的安德烈》,都是用尽了深沉和喜悦的笔锋,写尽了一个母亲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的点滴惊叹和感慨。而《目送》却是思考着生与死的人生大问题,在写父亲的逝去、母亲的垂老、儿子的远离、朋友的牵挂、兄弟的携手共进的同时还写失意、失败、脆弱和放手,这是一本生死笔记,深邃、忧伤、美丽。

✧ 目送,以目光相送。‚所谓的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这是龙应台在送别自己儿子之后留下的感叹,可怜天下父母心,似乎在亲情里,父母永远都在扮演着默默付出的角色,只有父母在感叹时间的易逝,害怕子女的离去。而子女,只会留下一个背影,好像是在告诉父母,不用送。可是,怎么会不送呢?作为一个母亲,当自己的孩子华安,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所带来的那种惊喜感,想必是任何事物所不能代替的,血浓于水的感觉在手指相触的那一瞬,被放大了万分。‚小小的手,圈在爸爸的、妈妈的手里,怯怯的眼神,打量着周遭。‛此时的母亲便是孩子华安的世

界了,但是,生的规则又是那般的残酷,‚一件事的毕业,永远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启。‛龙应台用了非常具象化的语言,来描绘儿子一点点长大以后对于母亲的疏远,从机场送儿子出国时,他‚闪入一扇门,倏乎不见‛,我‚一直等候他消失前的回头一瞥,但是没有,一次都没有‛,到后来大学时,形同陌路的尴尬,龙应台将母亲心底那份无从言说的寂寞和无奈表现了出来,看着自己养育的孩子渐行渐远的‚背影‛,逐渐地脱离自己,走向那个属于自己的世界中。人生几十载,为人父母最遗憾的事情不就是不能陪自己的子女走到最后吗? 时间匆匆,自己永远都是要先走的那位,所以只能拼命的追逐着子女的背影。

✧ 这让我不禁想起自己的母亲。曾经小小的我,也是将母亲视为世上最最美丽,最最伟大的人,总是赖在母亲的怀里撒着娇,后来渐渐长大,眼中的世界也不再只有母亲一人。叛逆的眼睛挑剔着母亲的种种不足,不停追逐着眼中的繁华美景,将母亲慈爱的目光忘却在身后。忘记了母亲的付出,忘记了读书时每天早晨母亲早起做的早餐,忘记了母亲送我出门时的千叮咛万嘱咐,对我的殷殷期盼。如今再回首,惊觉她已粗糙的手掌,眼角的皱纹,已微微臃肿的身躯,逐渐严重的腰椎病和渐渐疼痛的膝盖。随即开始悔恨自己的无知与不成熟,开始希望自己能快些长大,体谅她的艰辛,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来稍微回报她的付出,换得她笑容。

✧ 龙应台在这本散文集里,写了许多她的心情故事,字里行间那种不急不缓,不轻不重的告白,像一个极尽才华的舞者,在舞台上尽情的演绎着自己故事里的悲与伤,欢与乐。每一篇中都有些对时光流逝的不舍,与其说是龙应台对自己生活的回顾与反省,倒不如说是照出了我们每个人的成长历程,照出了我们生活中所忽略的最珍贵的事物。书以第一篇文章《目送》命名,文中描写作者目送儿子踏入各种不同的门,儿子的背影,

愈来愈高大,但却从来都没有犹豫,没有回头,这种落寞感,使她回忆起当年父亲用廉价的小货车载着她去大学报到,父亲因觉得女儿会嫌弃小货车太穷酸,便在校门口放下她和行李转头就走,留下一团黑烟和背影。多年后慈爱的父亲过世,作者又在细雨中,目送着父亲的灵柩慢慢滑入火葬的炉门,消失在火焰中。

✧ 当阅读《雨儿》一文时,我不禁被作者所记录的一点一滴所感动,每天,作者都给妈妈打一通电话,电话那头,年迈的母亲已经糊涂的像一个可爱的孩子,思维不够清晰地说着‚雨儿,我只有一个雨儿。‛……当作者来到妈妈的身边,妈妈怀疑地说着‚你好像我的雨儿! ‛, 而作者像哄孩子一样地确定着:‚妈,千真万确,我就是你的女儿‛,‚你的女儿要看见你笑。‛。作者伴妈妈睡、陪妈妈聊天、带妈妈洗温泉、坐公交车,让妈妈享受着有女儿陪伴的分分秒秒,这应该是人世间最朴实的幸福吧。所以,为人父母以后,不管工作多么忙碌,都应该抽出时间带着孩子来到父母亲的家中,做一顿母亲爱吃的饭菜,听一听父母家长里短的唠叨,然后不住地点头应和。

✧ 龙的母亲是个爱美的女人,在年轻的时候都是打扮得体而且十分要强的女人。但是到了老年,时间将她的记忆都抹去了,她变得需要人照顾,变得邋遢,变得谁都认不清了,只是会一直嚷着要回家的老太太。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迟暮的人都是这样的,但是当人老了的时候,总会忘记一些事情,总是会看到那些与自己同辈的人走了,总是会看着年轻一辈而想起当年自己是如何如何。可是,却回不去了。属于自己的那个年代早已走远,在这个年代里,自己好像就是个旁观者,无所谓自己的健康,也无所谓自己的想法,什么都想着,自己老了,也该为自己的子孙着想了,人老了,太多情感好似都可以忽略,但是唯独自己为子女的那份情,不

会随时间消逝。

✧ 书中另一篇写龙母亲的《回家》中,为了母亲,子女们陪母亲回她的家乡看看,可是母亲却总嚷着要回家,可是这里就是他们最初的家啊,母亲却忘了。‚她走近墙边,抬头看照片,从左到右一张一张的看过去。半响,回过头来看着‚我‛,眼里说不出是悲伤还是空洞。‛这是母亲在回到家乡时的一个场景,也许母亲想起了一些过往,不知是悲伤还是空洞。我想,应该是空洞多一些吧,想起了自己的一些往事,可是却不知如何面对,都把这些事忘记了那么久了,久到似乎并不是自己的回忆,所以眼里只有空洞,不知是该悲伤时间的伤害,还是该高兴自己想起了以前的事情。空洞的,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也许想询问更多,却不知如何开口,不知为什么原因,也不知在那个自己辉煌的年代里,女儿是否也陪她一起走过。在回台湾的路上,母亲在深夜的火车上又再一次的说要回家,可是这一次做儿女的都知道,母亲想回的家,不是一个明确地址,也不是一个邮差可以找到的地方,而是一段时间,母亲想回到那段时间里,在那里,也许是在某个新年,母亲还在为团圆饭而忙东忙西,而外面,自己的子女还是像豆丁那么大,吵着嚷着要发鞭炮,要吃饺子。‚妈妈是个搭了‘时光机器’来到这里但是再也找不到回程车的旅人‛。

✧ 忽然联想到她写的另一篇文章《寒色》,作者自认为是对‚千里江山寒色远,芦花深处泊孤舟‛早有体会的人,可是当别人问她‚家,是什么? ‛的时候,她却突然支吾,不知所云。接着,作者又帮我们历数了一个个叫做‚家‛的地方:作为被人呵护的儿女时,父母在的地方,就是家,和人做终身的伴侣时,两个人在哪里,哪里就是家。

在作者清新细腻的文字里穿梭,我读懂了太多关于爱的信息。《散步》一文中,她们为母亲发明的‚大字报‛; 《为谁》一文中安德烈让妈妈学做的‚西餐‛时,儿子睁大了眼睛看着‚我‛,认认真真地说:‚我不是要你做给我吃。你还不明白吗?我是要你学会以后做给你自己吃。‛也无不浸透着真挚浓郁的爱。在《寻找》、《忧郁》的文字里,我也读懂了作者伤春悲秋的情怀,就像秦观的《踏莎行》里的句子‚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