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是会呼吸的痛
初二 散文 845字 89人浏览 装酷装到呕吐

曾经,我问朋友,怎样才能忘记一件事一个人或者说是一段记忆。朋友告诉我,其一,选择性失忆症,忘掉不愿记起的那段时光,刻意去忘记,医学称失忆,根本不可能的。其二,心死或者人死,世上没有真正的忘记。就拿忘字而言,亡心,即死心。所以只要人活着,记忆就在,疼痛依然。多么无奈的记忆。时光飞逝,有的事似乎过了很久很久了,可记忆犹新。记忆郁同一把把刀片,割剐着寸心断肠,滴滴暗血留成河。而我在这血河里呻吟挣扎,有谁看见我心血在滴。一声声无言的泪水苦水只能和着呼吸吞下,只因人还活着,只因生命尚不属于自己。被这看不见的疼痛折磨,呼吸都不畅了,严重感觉缺氧了。无数个寂静的黑夜,从梦中惊醒,无数个醒来的夜里,枕边拭泪。更可悲的是,醒来后还得装,强颜欢笑,无法哭,无法闹,成年人了,不是么,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谁要这惨痛的记忆,我宁愿消失,宁愿跳过某个时刻,某个人,某段记忆,然一切皆无果,痛还在,只因心在跳。寒霜飘至,北风刺骨,浑然不觉冷。也许心已经和这个冬季一样的了,混混沉沉已好久了。晨起跑步依然,河面一缕雾气渺渺,习惯了拿起手机追拍,岸边晨练的人们声声惊呼,才发觉我的脚已在河水里,早已湿透了。一个冷战,天啊,我究竟在干什么,我退回河岸,呆了许久许久,神情恍惚,一切在眼前晃,这还是曾经的冷血么,以前是多麽的快乐,多麽的单纯,为什么我的生活你要打破,为什么你要闯入我的生活,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要这些,不须要,我要曾经的我,可我迷路了,回不去了。如果人生注定要经过这段痛,这段伤,我认了,可这段经历不是我要的,也不是我主动的,是你要硬生生的闯入,是你的苦苦哀求,等到冷血异化,然后无情离去。这算什么,我究竟错在了哪里?只因自己的心软,只因自己的善良,才活生生的被剥夺了快乐,无心,这世上还有什么值得信奈的么。我真的累了累了,我要怎么去忘掉这一切,无数次的失眠,周而复始,疼痛吞噬着身躯,我不要这样的自己,我想长睡不醒,我想逃,我想跳过。不想再说无情的世界现实的人生,只怪自己心在跳,呼吸依然,疼痛犹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