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书中华
初一 散文 803字 834人浏览 郑州九鼎装饰22

诗书中华

官商角徽羽,琴棋书画唱,龙民是图腾,汉字是胎记。

一题记 “武亦姝站在那里气定神闲的样子,诗意就出来了,这就是所谓的“腹有诗书气自华’。这是蒙曼数授对武亦殊的评价。这种由内面外散发的诗意,是不可模仿的。因为。那是中华民族灵魂上的烙印,不被时间磨灭,为铁骑蹂璃,早已险入血肉。

那句句诗书,跨过千年历史长河,传承自今,自是有它不一样的风采,如果说各种机械组成了现代化的社会,那么,诗词便构建了精神的家园,是我们灵魂的一部分。

听,那句句诗书中,有战士的怒吼,那是他们对国家的忠贞。

“南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这是我国第一位爱国诗人陆游临终前对儿子的嘱托,“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福祸趋避之”。这是千年后林则徐销烟的决心; 还有那“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样,楚词中独立汨罗江畔的一袭白衣,那是他对国家的热爱,对民族的守护,千言万语,皆化为诗司,口口相传。在历史的长河中,沉积了千年,仍熠熠生辉,明灭可见。

看,那句句诗书中,有少女的柔情,那是她们缠绵的爱情。

那诗书,是王昭君入塞前满眼的泪水;是虞姬自刎时染血的宝剑;是贵妃马嵬上无声的惜别。是古代千百年来无数封建女子泪水的融合,这种爱不会转化为恨,更不会转化为伤害。“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谁说那细雨不滂沱,不然怎的湿了整件衣裳;谁说那感情不壮烈,不然怎的铺满了整条幽径。

观,那句句诗书中,有政客的悲伤,那是他们从底层挖出的宝藏。

“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的杜甫抱着湿透的铁衾,心中想得却不是自己。一路贬,一路歌的五柳先生,乐观开朗地写人民的苦难,屈于时运的苏东坡,同样留下抹不掉的印记,“仰天大笑出门去, 我辈岂是蓬蒿人”的太白诗仙难道就不是吗?他们在政途的失意,在生活中的困苦,都唯诗解忧,

谁说诗书无用,它只是藏得太深,深入了中华儿女的骨肉,透过灵魂。才得相见。

这就是诗书,民族的图腾,灵魂的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