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优美的比喻句
六年级 记叙文 1811字 874人浏览 wsy501314

美妙的比喻句

2015-7-3

---------读《我坦言我曾历尽沧桑》

我毫无能力评判自己的第一篇作品,便拿去给父母看。他们都在饭厅里,正在全神贯注地低声交谈,这种谈话比一条河更无情地把小孩和大人的世界分隔开来。我把那张有横格的纸递给他们,浑身仍然因为缪斯的第一次造访而颤抖。我父亲漫不经心地把那张纸拿在手里,漫不经心地看了看,又漫不经心地还给我,说:

“你这是哪儿抄来的?”

说完继续低声同我母亲谈他们那重要而遥远的事情去了。

我仿佛记得,我的第一首诗就是这样诞生的,也是这样第一次收获漫不经心的文学评论。

必须把爱伦堡这首热爱法国的诗中所表达的柔情,像一朵秘密的花儿那样保护起来。

那个湖—乌拉尔山脉的儿子和眼睛—的深度,从来无法确定。在两千米深处可以采集到一些奇特的鱼—从它黑夜般的深渊里捕获的盲鱼。我当即胃口大开,问科学家们我可不可以在吃饭时品尝几条这种奇特的鱼。我是世界上品尝过深渊生长的鱼并佐以上好的西伯利亚伏特加酒的少数几个人之一。

在乌兰巴托度过的时光何等美好!对于生活在美丽名字中的我,更是如此。生活在它们中间,如同生活在它们为我构筑的梦幻般的华厦中。我曾在新加坡的名字中,在撒马尔罕的名字中度过这样的时光,吟味着每一个音节。我希望,我死后能埋葬在一个名字里,埋葬在某个精心挑选的响亮的名字里,这样它的音节便能在我海边的骨骼上方歌唱。

中国人是世界上最爱笑的人。他们笑着经历过无情的殖民主义,经历过革命、饥饿和屠杀,没有任何一个民族比他们更懂得笑。中国孩子的笑是这个人口大国收获的最美的稻谷。

我开始荒谬地觉得,自己对它的遗失负有责任。那两道黑色的寒光几乎使我相信,我就是个偷窃珠宝的贼。

他们一见如故。开头几天,他举行仪式似的拿一根绳子套在羊羔脖子上—看着就像绶带,牵着它到处走。羊羔不停地吃,牧羊人也是如此。他们俩走遍整座宅子,也走进我的房间。他们彼此情投意合,简直像是由一根大地母亲的脐带连在一起,像是由人的权威指令连在一起。这样过了好几个月。牧羊人和羊羔的体形都变圆了,尤其是那只羊,它的个头都快赶上它那胖墩墩的牧羊人了。他们有时不慌不忙地走进我的房间,无动于衷地看看我就又走了,在地板上给我留下一串黑色小念珠。

我和貘的奇遇则是另一回事。埃里温动物园是少数拥有一只亚马孙貘的动物园之一;这种奇怪的动物身躯像牛,脸上鼻子很长,眼睛很小。我应该承认,貘长得很像我。这不是什么秘密。

埃里温那只貘睡在它紧挨池塘的圈里。它一见到我,就向我投来理解的一瞥,也许我们

在巴西曾有一面之缘。动物园园长问我想不想看它游水,我答道,我走遍世界就因为喜欢看貘游水。他们给貘打开一扇小门;它高兴地看我一眼,就跳进水里去,像海马又像长毛的蝾螈那样吁吁喘气。它把整个身体浮出水面;它猛地潜入水中,掀起一阵激浪;它浮出水面,高兴得如醉如痴,喷着响鼻,喘着粗气,随后就以飞快的速度表演起它那不可思议的游泳特技来了。

可是我要保住这个读者,维护他,像对奇花异草那样灌溉他„„弗雷泽,你是理解我的。 有些评论家像葫芦科攀缘植物,伸出茎和卷须寻找最时髦的气息,生怕失去它。但是,他们的根仍然浸泡在过去的时光里。

我要继续以我所拥有的素材和我之所以为我的素材进行写作。我是杂食动物,吞食感情、生物、书籍、事件和争斗。我真想把整个大地吞下;我真想把大海喝干。

浅色的小花消失,到处又布满了盛开的紫色花朵。春天的心由黄色转为蓝色,然后又转为红色。无数不知名的小花是怎样由一种取代另一种的呢?风抖落一种颜色,第二天又抖落另一种颜色,像是在荒凉的山冈间更换着春天的国旗,像是不同的共和国在炫耀它们入侵的旗帜。

这时节,海岸上盛开仙人掌花。在远离这个地区的安第斯山山梁上,布满凹纹和尖刺的仙人掌巨人般挺立着,如同一根根充满敌意的柱子。海岸上的仙人掌却又小又圆。早先我看见它们顶端挤着二十个绯红的花苞,仿佛一只手献出滴滴血珠作为热情的致敬。转眼之间花苞盛放。千百棵仙人掌面对翻腾着滚滚白色泡沫的大海,被怒放的花朵烧得一片火红。

我家那棵老龙舌兰,

这是一种有锯齿尖叶的凤梨科植物。它像一堆绿火在道路上冒出来,像插满神秘的翡翠色宝剑的武器架。然而,从它腰部突兀地长出单独一枝总状花序的大花,像一朵巨大的、足有一人高的绿玫瑰。这枝孤零零的花由许多小花攒集在一起,聚成一座绿色的大教堂,顶上是金色的花粉,在大海的辉映下闪烁。这是我见过的唯一一种绿色巨花,是孤独的海浪纪念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