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外婆
初二 其它 4398字 382人浏览 jndx28

1 怀 念 外 婆

深秋的一个下午,我来到了六十年代初读书生活过的地方——晋江龙湖大埔村外婆家。

外婆亲手建造的五间条石平屋房依然屹立。只是紧靠老房子旁边的厨房被拆掉延伸建成一幢三层楼房。与舅舅稍座片刻,我便独自在外婆的老房子里面徘徊。慢慢地,思绪便随着眼前的景物奔向了往事的浩瀚海洋空间……

依然是宽大的房间和走廊,依然是老式的家俱和日常用品,依然是小方块红泥土地砖和木结构小半楼屋顶。一切还是那么熟悉,一切都令人难以忘怀。只是时光流逝,物是人非。睹物生情,让人伤感!蓦然,我心中升起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这是外婆家,外婆呢?我放学回来了,外婆在哪里?脚步身不由己地走遍房间,但是依然见不到外婆健壮熟悉的身影,只是看到外婆和外公的遗像高高地挂在大厅的右墙上方。哦,外婆在这里,方圆的面庞后面还是扎着长长的头发;饱经沧桑的脸容正看着我慈祥地微笑……外婆,您的外孙啰熹回来了,外婆,我知道您会在家,在守护着自己的家,等着亲人们回家相聚团圆……

外婆陈玉盏,祖藉惠安,抗战时期下嫁外公王宏天来到此地。婚后不久,外公因生计所迫,远渡重洋到菲律宾谋生。因舍不得新婚妻子,不久便重返家乡。后被外公的母亲劝说便发誓不成事业决不回家,于是一去二十几年。直到衣锦还乡时却不幸病逝在半途。可怜的外婆,与丈夫结婚还不到一年的时光便独守空门,孤苦伶丁地过着寡居的惨淡生活。在那阴霾密布、饥寒交困的日子里,外婆不畏艰难,顶天立地,含辛茹苦、既要照顾老人和家人,又要带着未曾见过亲生父亲的独生女儿(我的母亲),独自撑起养家糊口的重任。这就是外婆的悲哀,这就是外婆母女俩的悲惨命运。与其说外公的命薄、母亲的命苦,不如说外婆的命运更加凄切惨痛来得真实。

走进外婆的卧室,那淡淡的阳光透过破旧的木窗,似乎我又听到到清晨时节外婆大声吆喝着姐弟俩起床穿衣吃饭上学的声音。因六岁在石狮城里上不了学,我便随着转学的姐姐来到外婆家入读。无论是晴天还是刮风下雨,外婆总是陪着我俩从村尾走到村头去读书,然后急匆匆地赶回生产队出工下地干农活挣工分。记忆犹深的一次是半途下雨,外婆背着我,又脱掉外衣披在我的后背上,回家后她却因受凉感冒发烧,吓得我哭了好几回。

2 桌面上微弱的光芒恰似寂静山村夜晚的昏暗煤油灯。姐弟俩围在桌边写字读书做作业,紧靠着外婆在旁边忙着做针线活。外婆虽不识字,但会扳起指头教我做算术。看我费劲地念着拼音,外婆会帮我排忧解难,自创音标教我发音。在课堂上我跟着老师学汉语,回家后跟着外婆学外语,小学一年级便成就了我土洋结合的拼音天才。

破衣橱的抽屉里紧锁着外婆的私人文件,从海外寄来的书信是老姐妹委托看护大宅子的重要凭证。长大后外婆会经常叫我帮写回信,详细报告交办事项和费用支出情况。

门边常放着几根扁担,有木头的,也有毛竹的。木头的是用来生产队下农田干活用的,毛竹的是用来为石狮城里女儿一家送地瓜蔬菜和食物用的。

褐棕色的大瓷缸紧盖着木板,里面全是外婆省吃俭用为外孙们备用的高级食品。小学四年后我便又转学到城里读书。后来每逢我骑着单车从城里来到这里,外婆便会风风火火地从山上赶回家为我煮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粉干,鸡蛋鱼干炒花生常使我淘尽碗底。看着我像饿狼似地吃完,外婆会很开心地说,你妈穷,没钱买好东西给你们吃,经常来外婆家会有好东西吃的。

红砖墙上挂着许多退色发白的委任书和奖状。委任书有大队村委会、有计生委员会、有妇女联合会、有人民调解委员会。外婆虽然不是共产党员,但却身兼数职。她会经常参加各种各样的会议。她的工作热情和公正无私却是村民们信任和评选出来的好干部。十几张奖状记载着外婆的辉煌人生。有晋江县的、有龙湖公社的、有新丰大队的,其中最耀眼的一张是晋江县1958年兴修水利先进工作者。还有1960年大跃进三面红旗优秀旗手。在大生产大炼钢时期,外婆贡献出家中的铁锅硬件,只剩下瓷锅烧水做饭。还有龙湖公社妇女先进工作者、优秀社员、计生模范等等。

外婆吃苦耐劳、富有爱心。她经常帮助照顾村里的孤寡老人,为她们插秧种地分地瓜。她常说做人要正直、做事要实在。邻里乡亲有疑难事总爱找她商量帮忙。夫妻吵架她会把人接到家里,然后相互劝说调解。生产队干农活她从不计较脏苦累活,方便先让别人,困难自己承担。她经常与年轻人一道往城里挑肥料,到海边挑海水。双抢季节她会让出房间烧水做饭提供方便。

外婆有山一样的情感,海一样的胸怀。她像天上的太阳把阳光和温暖送给别人。她更像星空的月亮把快乐和微笑留给人间。她总是记住别人的好,不计较别人的错,有帮忙付出也不图别人回报。在计生工作中,一

3 村民骂她是个不会生蛋的老母鸡,外婆诙谐地说,我只生一个女儿,是计生家庭。村里一流氓知道外婆为节省煤油摸黑干活的习惯,便摸进家里欺负她,结果反被强壮的外婆挣脱,并操起菜刀一路追杀。一时间外婆名气大增,成为众口赞誉的杀敌英雄。

旧相框里发黄的相片记载着全家不同年代的人生。有外婆与老姐妹的合影,有母亲和儿女们的婚照,有外孙们快乐的成长过程。时光冉冉,岁月无情。重温过去,感受时光的伤痛和无奈。

大门后面的顶上方雕刻着一块白底蓝字的横匾,上面是父亲为纪念外公的生平和老房子落成所写的文字篇章。里面详细记述着外公发奋图强,出洋谋生的艰辛岁月;记述着外婆独挑重担的艰难日子。以及旅菲同乡们收集外公的财物寄回后外婆建造房子的全过程。

大厅的高高门坎是小孩子玩耍的好地方。只要一块床板,便可当翘翘板又可当滑滑梯。有一次我连人连板下滑发出巨大的声响,吵醒了正在午休的刺绣姑娘们。为维护十几位干女儿的合法权益,外婆气势汹汹抡起竹竿奋勇直追,把淘气鬼们赶得四处逃窜,无影无踪。

村里为了扩大就业从外地引进老师,外婆免费提供宽敞的大厅作为刺绣学习的场所,并把给城里女儿一家留住的东南房间腾出来让老师和学生住宿。刺绣老师和姑娘们享受着食宿全包的高级侍遇。白天学习,晚上唱歌,多少日子老屋子上空飘荡着热情漾溢的革命歌曲,成为村里年轻人向往的乐园。外婆的真诚待人感动了十几位姑娘,让她们深感到家的温暖,并共同拜认了这位情意深重的干娘。这种母女般的情结一直延伸到外婆去世。这就是人世间情感人生的真实写照。

大厅隔壁房间门紧锁着。因婆媳关系不和,舅舅一家搬到原来的旧房子去住了。国家需要独立,女性喜欢自由,外婆成全了她们。清官难断家务事,无可奈何花落去。舅舅是后来外婆抱养的,人很实在,但是作不了主,也苦了外婆。

西南房间是外婆的家禽养殖生产基地,也是我们一家高级营养食品的重要来源。每天清晨,这里便会发出雄鸡报更的声音。天亮后鸡鸭便成群峰涌而出,四处觅食。两只母羊像外婆的忠实护卫跟进随出,偶然还会拖儿带女伴着外婆进出山地拴养。几十只兔子和竹鼠可谓四世同堂,男女老少喜蹦乱跳,热闹非常。外婆一收工回来,它们便会成群结队围着外婆翩翩起舞。因为外婆为它们带来了丰富的绿色食品。一段时日,外婆便会大搞卫生,把残渣佘孽挑到山上种瓜浇菜。每当重要节日,小动物们便会踊跃冲出牢笼,为人类生命工程的建设带来舌尖上的中国美食。

4 外婆勤劳节俭,克己待人,好吃好穿的总是让给我们。家禽养的再多外婆也未曾独享一只。海外亲戚寄来的衣服布料总先给我们穿用。记得一双袜子我已穿破了指头丢掉不穿,可过后不久却发现穿在外婆的脚上。母亲有困难就哭找外婆。外婆的无私资助解脱了我们一家的困境。否则父亲每月几十元工资怎可养活八口之家,怎可解决六个孩子的穿衣上学,还要修建立身之所?逢年过节,外婆便杀鸡宰鸭,蒸糕炸饼,天还没亮就顶着寒风挑着大箩筐走了五公里山路在城里叫喊家门。还在睡梦中的孩子们听到外婆的声音便会鱼贯而出,拥抱着外婆欢呼雀跃。炎夏寒冬,母亲便会收拾行装携家带口到外婆家住上几日。这期间便是外婆最开心的日子,也是孩子们最快乐的日子。外婆会现场请人宰猪倒羊、充分做好长假的后勤保障工作,盛情招待远方来的客人。

大门口两侧红砖墙上的铅笔痕迹和人物肖像依稀可见,随着岁月的轮换和更新淡然模糊。这是姐弟俩放学回家等外婆收工在此做作业时留下的历史巨作。悠悠岁月,如泣如歌,使人叹息!

老房子右侧的厨房虽已拆掉,但我好像看到上空飘着阵阵烟雾,那是我帮外婆做饭时堵灭了灶火。外婆性格开朗,胸怀坦荡,长期劳动使她身强体壮,家里家外干活一把好手。外婆煮完饭后总是一个个叫着吃。餐桌上摆满了香喷喷的饭菜,而等我们吃完留给外婆的却常是残羹剩肴。

养猪棚的石板屋顶上面是夏夜乘凉的好去处。许多夜晚,姐弟俩会跟着外婆在上面看着洁白的月亮,数着闪烁的星星,听着外婆讲那过去的事情。外婆还会说民谣,讲小白兔和嫦娥奔月的故事,讲牛郎和织女在鹊桥相会的故事。夜深人静,等我从睡梦中醒来时已经躺在外婆的床上。

屋子后面几棵粗壮干裂的相思树是外婆护理培植的。树如人生。人生如树!相思树历经寒冬烈日,仍然繁技茂叶,傲立苍穹。这象征着外婆豁达艰辛的人生。相思树寄托着人生。相思树蕴含着丰富的情感。小时候每当我放学回家,便会爬到树干上唱歌,抓知了,晃荡着树技,寻找着适合做弹弓的小树叉。有时候外婆会过来乘凉,与我一起玩要,帮我摇晃树技,开心说着笑话。

老房子左边华侨的大宅子似乎还演绎着外婆五十大寿宴请宾客的热闹景象。外婆为答谢亲戚好友多年的关照,借此机会设宴致谢。也向世人昭示了自已不畏艰难、自强自立的不平凡一生。

旁边的一条小路崎岖不平地通向村里。这条小路外婆走了几十年,从强壮的身体到步履蹒跚的步伐。外婆临终前几年,我常见到她佝偻的身体艰难地迈动着沉重的双腿从邻居家走回来。只要我见到她老人家银发斑白、

5 满脸皱纹地耸拉着脑袋,孑然一身地坐在门口打瞌睡的时候,心中便油然升起一种深深的内疚和伤痛!敬爱的外婆,壮年时您为我们倾尽了无比的关怀和快乐,而当您年老孤独的时候我们却不能为您提供舒适的养老生活环境,我们是否太自私,太对不起您老人家了?您处处为别人着想,以至生命的临终时刻还告诫我们不要担心,不要影响工作,不要常来看您。敬爱的外婆,您是天底下最善良的女性,您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可敬最伟大的母亲!

秋阳夕照,秋意袭人。秋风扫荡着落叶,给大地增添了几分寒气。外婆虽然离我们远去了,但是她的精神与音容却常留人间,永远伴着我们生活。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时光虽逝,记忆永存!许多年来,我一直想把对外婆的思念整理成文字,让兄弟姐妹们以各自不同的经历怀念我们敬爱的外婆,让世人共同缅怀和发扬中国伟大女性的高尚情怀,以慰藉她老人家的在天之灵。

外婆,我们已经过了春秋年华,我们也在慢慢变老。当我们慢慢老去的那一天,我们还会再去找您,还会沐浴在您的阳光雨露之下,与您再叙别离之情,再享亲人的团聚欢。

敬爱的外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悼念外婆二首

荒山野岭宿孤魂,残烛冷香伴地冥。

老屋故人何处去,秋风落叶扫无情!

外婆西上九重天,悠悠故事在人间。

毕生倾尽情与爱,抚育之恩大无疆。

外孙:林国熹 2016年10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