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五年级 记叙文 1576字 138人浏览 小水珠是我

回家

西安市铁一中学 高一M2-10班 王乐音

他垂下了头。

不忍再看镜子里的自己。四十岁么,还正当年;而镜中的那个容颜苍老、面容憔悴的家伙,可怜兮兮的瞅着他——他浑身发冷。

再回头看看即将告别的房间,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老子还真混不下去了。”提起行李,撕下墙上狰狞的商务曲线图,甩进肮脏的洗漱池。

“阿麦瑞肯先生,出租车已经到楼下了。”房东在门外催促着他。

他无精打采的应了一句,挪出了房门。坐上出租车,他软在座位上,双眼紧闭。他不断的回想着这十五年来自己付出的汗水和命运对自己的嘲讽。他二十五岁来到美国打拼,开了自己的公司。前几年公司运转不错,他享受了一段时间;可后来他的公司渐渐走向了衰亡。他想不通美国人为何比他更加精明,偌大的美国为何容不下一个小小的他„„

“先生,到机场了。”

“姓名?”

“阿麦瑞肯。”

“什么?”工作人员皱了一下眉头,又仔细地低头看了一眼,“这是你的证件吗?” 他猛地一拍头:“哦,不,林超。”

“年龄?”

“四„„四十。”

“走吧。”工作人员将证件递还给他。他抚摸着证件上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感慨万千。 他还记得,初来美国的时候,他深感生存的压力。他告诉自己,不要担心,不要怕。 我是一个美国人!无论过去、现在或是将来!我和他们一样,我不会失败!

于是,他化名阿麦瑞肯(American )——美国人。渐渐地,他忘记了自己原本的国籍。

上午十点整。中国。陕西,西安。

他回来了。

整整十五年,他没有接触任何家乡的事物。看着周围似曾相识的一切,他好像回到了从前的那些日子。

那时,在他心里,一切都是美好的。尤其使他永远难以忘怀的,是古城的小吃。那些特色的面食,在美国是少之又少的。特别是要想吃到三秦正宗风味的油泼面,更是难于上青天。

他曾经去过一家高档餐馆,想去回味一下家乡的味道。他和厨师边比划边解释,折腾了半天,厨师才勉强听懂“油泼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端了上来,却没放辣子。林超去找侍者要加辣,侍者却只是放了一勺辣椒粉。毕竟,美国人是不懂油泼辣子的;他们更不会懂得,林超作为一个西安人在异乡的心情。

林超叹了口气,仔细端详这个碗。它是那么小,对于一个关中汉子来说,简直连塞牙缝也不够„„

而现在,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吃一碗绝对正宗的油泼面。

一筷子抄起来,连氤氲的热气一并吞下去,林超痛快极了。„„

回到家,林超推开油漆脱落的院门,爹娘停下手中的活,缓缓站起身来望着他,好像不敢相信似的。良久,林超叫了一声爹,又叫了一声娘。

他爹笑得露出发黄的牙齿:“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他娘走上前来抚了抚他的脸颊,仔细端详着,泪水在眼里不停地打转。

他又是吃到了熟悉的锅盔馍,是那种金白的颜色,正如照耀着关中平原的太阳。他脱下了别扭的西装,蹲在门口,享受着。„„

“哎——哎嗨嗨——哎嗨哎嗨——哟——”远处突然传来人的歌声。

林超一激灵,站起来,呆呆的看着声音的来源处。

两个老头慢慢地走近,走近„„

随着声音越来越大,林超的记忆也慢慢被唤醒。他听了十五年的莫扎特,听了十五年的布鲁斯。这一刻,他感觉生命又被注入了新的能量。

秦腔啊秦腔。那是灵魂的共振,是厚实黄土上关中大汉的吼声;那是民族的呐喊,是十三朝古都历史的绝唱。 秦腔一声吼。

林超热血沸腾。他眼前的,是古老文明永久的传承者——一群小伙子,声嘶力竭的吼唱着那依稀可辨的唱词: “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

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

金疙瘩银疙瘩还嫌不够——

天在上地在下你娃甭牛——”

林超一下子愣住了。

是啊。那几年,自己怀中揣满“金银疙瘩”却仍想越捞越多。结果呢?

世上没有永远成功的人。就算有再大的本领,上有天,下有地,你算老几?无须得意!而风水轮流转,山重水复也总会有路。从头来吧。

林超告诉自己,我是一中国人!是关中汉子!我叫林超!我,就是我!

他狠狠地挥一挥手,好像劈开了一块坚不可摧的巨石„„

他昂起了头。

回家86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