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雪心情
初一 散文 2字 375人浏览 z13482181807

我听到了初雪的声音。

是夜半吧,一直清醒的耳朵就听到有沙沙的声音拂过。就象一片叶子在风中打着转,任意舒展蜷翻着枯黄的脉络;就象一朵花绽开时伸展着毛茸茸的嫩瓣。所有的感官在这一刻都清醒了,不仅仅是听觉,还有味觉,嗅觉,还有,还有从心底伸出的那只触摸的手。 想起二十岁那年的初雪夜。

和自以为最喜欢的人,裹着厚厚的棉衣,围绕着不大的城市走了一圈一圈又一圈。生涩与青嫩都在初吻中颤抖着,初雪就那样地飘呀飘呀地落下,河边静静地,听得见雪落在河面的声音,年轻的心燃烧着。许许多多的话,想说,却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那样,初雪的晶莹剔透,纯真与甜蜜凝固在二十岁的青春中。

想起二十五岁那年的初雪。

那是一个处处烙着鲜艳喜庆红色的日子,我和亲爱的人手牵着手接受着祝福。红色,到处是热腾腾的红色,一生的幸福似乎都在那一刻被透支。那晚,初雪静静地落下,没有声音,只有相同纯美的白色在那个夜里弥漫开来。女人啊,生活从此被固定成格式,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中消磨,侵蚀,直到青春不再,直到温柔多情的心被世事杀死,不变的,应该是那两只相牵的手,从二十五岁的那个红色的初雪日子直牵到老暮。

还有今夜,三十岁的初雪。

我听着初雪的声音,狂嗓激动的心慢慢地随着那声音平静。喝从未喝过的酒,唱无谓的多情的歌,把冲动与后悔都淹没在酒精里。坐在不属于自己的地方,清冷冷地夜寓言着这个冬天第一场雪的来临。许许多多的话不知道从何说起,却任由自己的嘴巴一刻不停地说着无关紧要的东西。是酒精的原因吗?还是因为知道横亘的那么多无法跨越的鸿沟。初雪,一刻不停地落下,明天又会是另一番白皑皑的世界了吧。

我终于是成长了,不再是那个为了感觉初雪的温度,抬起脸在天空下旋转的小女孩了。泪,不知不觉流下,如雪一般,晶莹剔透,纯白洁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