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岁月
初二 散文 2501字 212人浏览 玥草儿

独自漫步于林间小路,金黄的叶子飞舞于身边,或缭绕于足下,冷风吹过,沙沙地作响,一息滋润的水气,摩挲着我的颜面,轻绕着我的肩腰,我的思想和头顶的青空一般宁谧而清旷。灵魂舞蹈着快乐.与大自然同在一个脉搏里跳动,同在一个音波里起伏,同在一个神奇的宇宙里自得.胸襟自然跟着漫长的山径开拓,思绪飘入妩媚的波光粼粼的河流.岁月的长河无止境的悠悠的流逝。滑过我们生命的年轮。

这一段时间,我总是牵挂美丽的小姨,想流连在山水间变换忧伤的心情。小姨是母亲最疼爱的小妹妹,外婆在55岁之后没想到还会怀孕,意外的一个惊喜和惊吓生的小姨,在我的记忆里,小姨生活条件优越,一张非常漂亮的脸白皙红润。眼睛略凹,大大的泛着微蓝,清澈无比,鼻子高高的和光洁的额头连成一条美妙的曲线,十分精致挺拔,嘴巴长得十分娇美,两边嘴角微微一翘,就会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身材婀娜苗条,一百六十五厘米高,既丰韵又灵巧。是个充满魅力人见人爱的姑娘,在外公单位和家附近小姨那是出名的美人,上学的时候有众多的追求者,学校有名的校花。外公在我的记忆里总喜欢穿着大靴子,或着手拿一把镰刀,或着一把青草,又或者牵着几只雪白的羊,一年四季的勤劳没见他清闲过,外公年龄大,小姨心疼外公也就跟着外公忙活很辛苦。经常陪着外公种很多的地,有时挑水浇地从清晨挑到日落西山,外公总是哄小姨说,丫头爹给你买好吃的,小姨就会说爹咱回家吧,我不吃我好累。外公总是要把活干完,日落西山才会回家的。记得小时候去外婆家,外婆非常不喜欢我们家的孩子,父母亲结婚的事,外婆不同意,可母亲自己背个小包走了,以至到我们这些小孩都长很大的时候,外婆也不肯原谅母亲,许多孩子在外婆家吃饭的时候,外婆的嘴角一撇一撇用她的眼睛斜着我们,那次母亲领我们回娘家,离开的时候哭得很伤心,记得外公去火车站送我们的时候也哭了,母亲是外公最喜欢的孩子,是外公六个孩子里最勤快聪明的孩子,从那次之后母亲有十几年没回过外婆家,小姨在上中学放暑假的时候,来过我们很贫穷的家,还依稀记得她在我们家象个小大人似的忙碌的欢快样子,每天经管我们三个调皮捣蛋的孩子,记不清什么原因,小姨打哥哥,情急之下随手把自己脚上的一只鞋飞出去好远,没打着哥哥,她自己在地上单腿跳了好远才穿上飞出去的鞋,小姨给我们全部起了外号,以至后来我们姊妹之间偶有争吵,就互相叫外号,那是小姨唯一在我家住的最久的一次。我在十四岁那年的暑假,被三姨带到外婆家的那时侯,见到小姨已是个大肚子的孕妇,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很少看见小姨幸福的笑,美丽的眼睛里总藏着深深的忧郁,这婚姻是外婆闯墙要死要活逼出来的,小姨不同意,外婆就用自己的头不断的闯水泥墙,头上闯出很大的青胞,誓死如归的样子,小姨泪流满面的同意了,就在一瞬间由外婆决定了她一生的命运。没有任何退路,她的心飘到大海上无所依托,她的人生在瞬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让她心难过的婚姻,面对自己讨厌的人,小姨知道必须放下自己喜欢的人,那个和自己朝夕相处多年的同学,那些花前月下将朦胧在记忆里,象瞬既逝的一颗流星,陨落了。她任凭伤感的心里杂草丛生,忧伤和心痛竟跟随她一生。外婆像鬼迷心窍的看上了小姨夫,自私的以为能好好照顾孝顺她,小姨是个孝顺的人,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有的牛粪会给鲜花养份,使鲜花越来越鲜艳,可她偏偏找了又臭又硬的让她越来越枯萎越来越凋零。小姨夫从小是个带弟的孩子,因为他的生身父母养不起太多的孩子,把他送给一家妻子不生育的人家,自从他去了之后,他养母陆续生了3个弟弟,养父母也很疼爱他的,只是孩子太多,他很早就不念书小学文就上班了,好在他学了一手好木匠活,下班之后做些家具活赚些钱,他很勤快又会处事,经常帮外婆家做点椅子小板凳之类的活,他去外婆家的时候,小姨从没正眼看过他。我想那时心高气傲的小姨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嫁给相差这么悬殊的男人。我不知道小姨是怎样的心情嫁给姨夫的。

我见到她时快生表弟了,还和外公我们几个人去离家很远的河里割苇子,每天清晨不到4点钟,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外公就把我们全喊起来,推上大大的车去河边,我们到的时候天刚好全亮。河上一片幽静雾气弥漫,柳树互相纠结婆娑在河床上,到处长满长长高高的苇子,它们都朝一边弯着腰,后面的苇子似乎掂起脚尖,竭力伸着脖子,苇子上结满了白色的小花,象白云疑聚在静止不动的苇子上,睡意正浓,只要太阳把它晒暖就散发一阵阵浓郁的香气,象花之云上随风吹散。鸟耳鸣唱,野鸭子扑棱棱的从苇荡里飞向远方.我们走进微凉的河水里.每人手里一把镰刀,唰唰的声音响在寂静的河面上,苇子翻卷一片片的倒下,那时让我最记忆犹新的是大肚子的小姨,站在河水里白如玉脂的美腿,我最爱看小姨上下眼皮都很双的大眼睛.她的眼光,她的声音,她独自默默的忧伤,在那时都镂刻进我的记忆,挥之不去。当美丽的夕阳渲染天边的时候,富态的外公就带领我们,推拉好大好大一车苇子草回家,大舅家的小表哥唱那首古老的歌谣,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家归。我们都有点凯旋而归的感觉,那个暑假我过得好疲惫,每天回外公家饭都不想吃,就想躺下来休息,累的真想长眠不起才是最幸福的。特别盼望下雨天,就可以清闲懒散的呆在家里。那个时候我能体谅同情可怜的小姨,我们是偶尔来辛苦一段时间,她是那么多的日日月月年年的辛劳,那个暑假我回家的时候,外公送给我今生他唯一送给我的礼物,一双红色大格拉带鞋,我在学校里美了很多日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秋天的雨很苦很悲凉,挟带着冷的风。树上的叶匆匆由绿黄,被猛烈的风袭击着,一直坚持到它们终于无奈地飘落,然后雨打在地上的枯叶间,发出迷蒙而凄切的响声,这是个伤感凋零的秋季。我漫无目的向前,将地上一片片浸透着雨水的枯黄的叶踩出凄切的响声。感知那遥远而朦胧充满无可挽救的忧伤。岁月象漫上来的海水一片没了一片,小姨走过了太长的路,牵扯着丝丝屡屡的线,磕磕绊绊穿越着岁月,她累了,其实生命是为最终降临的死亡所做的准备而已。我祈盼小姨在幸福的幻觉里,天国之门开启后闪光的景象,成群美丽的天使掀动翩然的翅膀,她飘荡起闪亮的裙裾象流星般陨落。再也不能目睹这多彩的四季,而四季是永远不会为谁的生命终结停止它美丽的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