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时光又匆匆
初一 记叙文 1423字 304人浏览 东昱制造部

奈何时光又匆匆——重温旧梦

时间大抵也就是这样,你身在其中,感觉像度日如年;你蓦然回首,却又如白驹过隙,匆匆而已。也许初中时光也会如滔滔江水一般一去不复返。

在这所学生熙熙攘攘,日日喧嚣的学校里,我不过是个初来乍到的新生,在初二、初三的学哥学姐们看来,我们算是辈分最低,年龄最小的小朋友。也许是本着照顾高年级学生上晚自习的缘故吧,七年级的教室在教学楼的最顶端,每每攀爬完五节“百龙天梯”之后,哪个学生不是气喘吁吁,筋疲力尽?从那以后我更盼望着长大,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少爬一层楼,享受学校的福利。但是转念一想,即便如此,那又可以享受多久?我又何尝不是这里的一个匆匆过客?三分之一的时光已经悄然溜去,这个地方,我还能停留多久?

如果一个字来概括初中这一年的生活,请允许我如此轻易地说“爱”。然而本身也就是这样,我敢肯定,你没有办法待班里三年而对周围的一切都无动于衷,因为你只要稍微给自己的心门开一个小小的缝隙,我们班的那些同学就会乘虚而入。这与成绩无关,这与老师的态度无关,这与你的过往也无关,只要你愿意融入,没有一个人会不愿意去接纳你。

清晨,当你走进教室的时候,就会有纯洁可爱,全班人最爱的小机灵鬼A 蹦蹦跳跳着迎接你,给你一个温暖的拥抱。然后又悄悄使诈,变出一个超级奇怪的题目让你来解决;课间,在短短

的走道上,你又会接受数以万计的笑容,瞧,那是我们班大名鼎鼎如雷贯耳的淘气鬼,看见你,他的捣蛋行为却也有所停顿,露出一个古灵精怪的笑容;瞧,那是美丽得不可方物,魅力无比,360°无死角的班花小姐,偶然的瞥见,依旧是一个温柔而又含蓄的笑容;哦,那是最令你头昏脑涨,任性倔强,斤斤计较的同桌,日日的冤家戏码总会上演,奇怪之处是,你们的关系总是那么铁,那么铁;那是班里最神秘的一个男生,你喜欢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看他,却总是搜索不到一丝泄露他内心的痕迹·······

当然,这里还有很多很多幸福的小秘密,就像一朵朵神秘的曼陀罗盛开在每个人心间,可是这只限于心间,我们总会颇具默契地一点一点地把它咀嚼进了肚子里。

“班头来了!”那个鬼马男生刚刚走出班级,便跌跌撞撞,神色夸张地回到了教室,刚才还在为鸡毛蒜皮的小事斗嘴的同桌冤家们;刚才还在自由自在地看言情小说的才子才女们;刚才还在以管纪律为由嚣张跋扈欺负男生的女生们。立马在几秒钟回到自己位上,安安分分地坐下,将数学书飞快地摆上桌子,一副严谨求学,十年苦读的样子。当然,这换来的是班头在讲台上一脸得意的微笑,仿佛那神情就是在宣告“哈哈,我的威信终于征服了你们所有人啦。”然而可爱的小间谍们行动不总是顺利的,曾有个悲催的同学上课时间出门刺探情报,被姗姗而来的班头抓了个正着,被请到办公室里喝绿茶,就再也没有回来······。

也许有的小秘密并不是那么充满喜剧色彩,也许有一点儿灰暗,也许有一点儿忧伤。可是不用担心,没有什么是同学们化解不了的。同学们按照性格爱好往往分成很多帮派,他们称兄道弟。可为了秘密,他们互相守口如瓶,不动声色地去守护着当事人,不惜得罪了班头大人。也许友情的表达方式也有很多种,可你无需置疑,这些都是爱。因为这些秘密,我们的班级并没有变得死气沉沉,反之,因为它们,每个同学之间才被刷上了超强的黏力胶水,再也无法分开。

奈何时光又匆匆,这个夏天过后,我们的教室不在是顶层了,那些初入学校的新鲜也飞到了天涯海角,我们在改变,可是不是有些东西真的又不会改变了?也许它就像手中的风筝,偶尔几番风起,便又回到了那年。